第七十四章 嘴欠

千户待嫁 +A -A

  铜钱知县案,在珠莎县虽未闹得人心惶惶,满城风雨,但还是造成了不小的震憾。

  平民百姓不会去想的事情,那些为官的皆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珠莎县接连三任知县的下场,哪一日会不会也成为他们的下场?

  燕洪对此虽非深有体会,但身处燕世南这位盛名的前阁老庄园里,他知道比平民百姓要知道得多。

  铜钱知县并不像珠莎县表面的平静假象,那般毫无影响。

  于是燕洪对接下来所要说的事情十分谨慎,他斟酌着字句:

  “于老爷那时大概也是恼火极了,方会说出那般不顾后果的话来……”

  于克强与林昌可谓是狭路相逢。

  寿宴到一半的时候,林昌去解手,在途经一个园子的时候,遇到了有五分醉意的于克强。

  林昌端着臭官架子,于克强仗着醉意肆无忌惮,两人便这样起了冲突。

  当时园子里就他们两人,谁也不清楚是谁先起的争执,只知道互掐的两人最后是被燕洪命人强行拉开的。

  罗恭沉吟道:“当时,于克强真的说了要林昌死的话?”

  燕洪点头:“说了,不仅小人亲耳听到,当时在园子里的还有一些庄园里的下人,他们皆可证明小人所言句句是真!”

  找来当日那些庄园仆人证实燕洪所言确实非虚,又问了一些当日寿宴旁的情况后,罗恭与玉拾很快离开了四季庄园。

  没有回衙门,而是直接到了于克强家。

  在于府大门前下马车,冰未与连城这回没有跟在罗恭与玉拾在右。

  马车留着,连城受了玉拾之命去查一查于克强的为人处事,冰未则受了罗恭之命暗入于府,算是与两人形成一明一暗的趋势。

  两人在明问于克强的话,冰未则到暗处去查一查于克强。

  分好工后,四人便分成三路展开调查。

  于克强年约四十上下,如燕洪所言,确实是一个豪爽的中年商人。

  一听到罗恭与玉拾的来意之后,他虽显得有些惊慌,但也只是一刹那,便坦然地任两人盘问。

  于克强坐在下首,待仆人为上首的罗恭与玉拾彻上香茗后,他便道:

  “知县大人被杀害一事,在小民归府隔日宿醉清醒之后,方得以知晓,说句大胆的,便是小民有心,只怕那会也是无力那般做,何况那会小民尚在醉酒当中,根本就不知道知县大人在归府途中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番话是自辨,也是在向罗恭与玉拾呈现一个事实。

  至于这个事实,两人信不信,已由不得他把握。

  于克强与林昌发生争执,并带着醉意怒发之言,确实并不能说明他便是凶手,但至少暂时他是洗不清嫌疑的。

  毕竟那样怒极狠甩下的杀心,也是一种杀人动机。

  玉拾道:“不知道不代表没做,醉酒时无力做些什么,但你可以让旁人去做,根本无需你亲自动手。”

  所以,于克强这个自辨无法成立。

  太过薄弱,几乎无需玉拾费什么力,便能一语戳破。

  于克强有些丧气地垂下脑袋。

  是了,他忘了他是珠莎县首富,他并非是那些连杀手都雇佣不起的小老百姓。

  只要他一声令下,便是他醉死过去,只要有钱,谁都会替他卖命。

  可……可他真的不是凶手,他真的很冤枉!

  即便有了杀手动机,也是在燕世南寿宴当日那一场争执引起的。

  这个时候,他很懊恼。

  早知会因着那一场争执,而惹来这样解释不清的人命官司,他怎么也会压着自已的脾气,忍忍也就过去了!

  于克强颓废着,垂头丧气的,再无想要辨解的模样,大概也是不知从何说起为自已辨解。

  玉拾看向罗恭,罗恭想了想道:

  “你也无需如此,只要你是真的未曾杀人,我们总会还你一个清白,不会冤枉你的。”

  这定人心的事,还得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做得够有份量。

  罗恭这话一落,于克强便抬眼看向上首,一双比米粒大点的眼睛发出闪亮的光芒,对罗恭是感激得不得了,千恩万谢之际,倒是也没忘了玉拾。

  玉拾心下烫贴,便逐了引导于克强一下:

  “你好好想想,当日与林知县起争执,到底是因着什么事情?”

  于克强果然好好地想了一想,想了好一会,方想起了点: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

  说到这里,他极为不好意思地讪笑两声:

  “就是知县大人一到任,便一直待在衙门内衙,半步不出的,小民那时遇到知县大人,又见园子里没旁人,便借着酒意与知县大人打了声招呼!”

  于克强跟林昌打招呼,林昌却是第一回见到于克强,于克强的身份还是在寿宴上,燕洪在介绍来宾的时候,林昌方知道眼前这个粗壮的中年人竟是珠莎县首富。

  在想着将来免不了要与于克强打交道的前提下,林昌颇为曲尊降贵地回于克强一声招呼。

  本来两相招呼过后,便是各自从园过,再有其他交集。

  便是有,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至少在那会的园子里,两人是不会再多说什么的。

  何况林昌那会内急,急着去解手,根本无心闲聊,而且他见于克强浑身酒气甚重,更是无心再攀谈一二。

  当下招完招呼后,林昌便赶紧越过于克强想出园子解手去。

  于克强说到这里,颇为扭扭捏捏,看得玉拾一阵恶寒,罗恭倒是淡定自如,只挑了下眉,眸色更是一下子冷了下来。

  于克强扭捏之中见到罗恭那突然锋利如刀的眸色,一下子便坐直了腰,挺直了脊梁骨,像背书般道:

  “小民那时也是嘴欠,也是早在心中对那般形同乌龟的行径嗤之以鼻,于是脑子也不知怎么的,竟是如同瞬间烧坏般,对知县大人冲口而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不得不说,于克强这句烧坏脑子这下冲口而出的话极俱威力。

  当时林昌便一下子懵了,连内急一事都给忘得一干二净,只在原地颤了几颤后,便一个怒指于克强,大声训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