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爷孙

千户待嫁 +A -A

  一老一少吃好便离开。

  走到快进老窝的时候,两人快速跑进一条暗巷。

  那速度,堪称飞毛腿。

  可惜这世上还有一种比飞毛腿还要快的本领,叫轻功。

  一前一后,罗恭与玉拾分别堵在暗巷的两端,慢慢走向被两人堵在暗巷中间的一老一少。

  就像撒下了,现在就是收的时候。

  不紧不慢,不着不急,就那样缓缓渡步。

  两人不急,却是急死了一老一少。

  老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留着花白的山胡须,脸皱肤黑,粗衣黑巾,微佝偻着腰,步伐却是轻盈,方才突然跑将起来,罗恭与玉拾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飞快的脚步可半点不输给少的。

  少的年岁不过十岁左右,是老头的孙儿,瘦瘦巴巴,一双眼睛不大,却是滴溜溜地转,精神得很,他身上衣袍短小不合身,一看便知是没钱买衫袍,身子长开了也没能够买新的,一双褐色布鞋都穿破了,直露出两个脚趾头来。

  少的紧靠在老的身侧,悄声问:

  “爷爷,怎么办啊?”

  低低的,带着如火的焦急。

  老的轻拍两下少的手背,安抚道:

  “没事,有爷爷在呢!”

  话很有胆气,声音却抖得像筛子,直接出卖了老头心头的惧意。

  玉拾将一老一少的对话尽收耳里,如走在自家园子般的悠闲模样:

  “做什么不好?非得当贼?”

  说着,还掸了两下腰际的紫玉腰带。

  什么不好偷,竟然顺手牵起她的诸桃玉佩。

  要知道,诸桃玉佩可是她家里那不省心的妹妹送给她的。

  偷走钱袋,便也罢了,她是不会与这爷孙俩计较的。

  但顺走她的诸桃玉佩,那便是他们的不对了。

  当然,钱袋也不是她的,她从来不带钱袋。

  也不是故意不带,就是十回总有十一回忘了带。

  罗恭今晚沐浴后,便换上了一袭玄色衣袍,腰间是同样玄色系的黑宝石腰带,外罩一件黑薄外纱,翩翩然自另一端走向一老一少,月光洒在他后头,背着光,谁也没能看清他脸上的神色。

  只觉得月光下,犹如嫡仙般的人物,好似突然化身为恶魔,正从十八层地狱里踏魂而来。

  一身肃杀。

  玉拾知道,这是罗恭特意散发出来的杀气。

  其实也没真想拿一老一少怎么样,就是想给这爷孙俩一个震慑,让两人待会好老老实实地回话。

  像这种时候,她很是乐意当好人。

  罗恭半个字未出,却足够让自作镇定的一老一少破了功。

  爷孙俩的脚步同时拼了命地往玉拾那边移,总觉得那一身白衣蓝带的玉拾要比那一身玄色衣袍的罗恭安全得多。

  直到移无可移,爷孙俩苦哈着脸,满眼祈求地看着玉拾。

  玉拾不觉好笑道:“拿来。”

  看着眼前白白嫩嫩、指指修长的手,少的赶紧掏出怀里的宝贝往玉拾手上放。

  很迅速,不带迟疑的。

  虽然如此,但眼中还是满满的不舍。

  玉拾收好诸桃玉佩,又掏出十两银子来,在少的眼前晃:

  “倘若能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不仅偷我玉佩的事情不追究了,答完之后,这十两银子还能归了你们,如何?”

  少的很眼馋,但时常听爷爷说,世上没有无端的好事,所以犹豫着看向老的。

  老的也是十分犹豫。

  按以往偷了东西后,补抓包的情况来说,这会爷孙俩不是被打断两条腿,便得被送到衙门吃一顿板子。

  但眼前这位俊极的公子却说,只要回答问题便能不追究,还能给养活爷孙俩、及家中一窝萝卜头整整三年的十两银子!

  不可否认的,他心动了,心动得不得了。

  可他又怕,这是一个陷阱,指不定会没命的。

  他没命不要紧,但他不能让他的孙儿也跟着没命。

  何况他要是死了,那他的孙儿与家里的萝卜头们该怎么办?

  没了他养活他们,他们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很纠结,真的很纠结。

  罗恭这会开口了:“我们说话算话,问你们的问题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只要你们如实回答,钱袋再加上这银锭子也是你们的了。”

  足足一百两的银锭子。

  出手真是阔绰。

  玉拾不禁多看了罗恭两眼,心知他大概也是因着瞧出这一老一少的困境,又想以厚利诱人,出手方如此大方。

  一老一少大概要沦陷了。

  眸一转,看向一老一少,果然见爷孙俩的眼睛同时发着光,在光线暗昏的暗巷中亮得吓人。

  爷孙俩对看一眼――豁出去了!

  老的叫老柯,少的叫柯大。

  老柯是柯大的亲爷爷,两人是亲血脉的爷孙。

  柯大人小,却叫了这么个不小的名字,是因为家里还有五个萝卜头,个个都比柯大小。

  玉拾听明白了,敢情柯大有这个名儿,只是因为他在家中排行老大,其余萝卜头也按大小排下去,叫柯二、柯三、柯四、柯五、柯六。

  一排溜过去,从一到六,一个不少。

  一个毫无劳作能力的老头要养着六个娃儿,最大的一个十二岁,最小的那个仅五岁,吃不饱穿不暖,怪不得柯大明明十二岁了,看起来却只有九、十岁的瘦弱模样。

  暗巷不是说话的地方,四人移步到柯老与柯大的遮头瓦去。

  黄泥土夯的矮房,屋外小院是用稀稀疏疏围成的篱笆,间隔的缝隙足够让一只大白鹅从中悠然渡步而过,高也不过腰,院门也是三五块烂木板拼凑而成的木板门,连个门闩都没有,仅用一条细长的铁丝随意勾着,在里在外都能轻易地勾出来,丝毫没有任何把门的作用。

  屋里被分成两小间房,走进门便是一间,正中摆着四方桌,两张木凳,其中一张木凳还缺了个腿儿,已然坐不得。

  桌上摆着一个破旧的水壶,七个缺口方位各不相同的小瓷杯,颜色图样更是五花八样,显然不是不同人施舍来的,就是前后不一捡回来洗干净用的。

  再望,便没有什么旁的摆设物什,可谓家徒四壁。

  另外一间房可算得上是寝屋,里面也只摆了一张黑抹抹的大板床,被褥发出一阵发霉的味道,五个小萝卜头全缩在板床上,睁大了眼怯怯地瞧着家中难得来的客人――罗恭与玉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