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皮厚

千户待嫁 +A -A

  连出了两任知县被杀之后,珠莎县已形同虎狼之窝,更是知县墓冢。

  何况是饱读诗书苦捱了十年春秋的学士,谁不是抱着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希望,谁愿意到珠莎县赴任送死?

  林昌就在这个时候得罪了上峰,不幸落马,沦为新一任珠莎县知县。

  虽也是骇极,但林昌无权无势,再是不愿也只能摸着微凉脖子赴任。

  张更力说,林昌到任后,那是形同大家闺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足足在内衙知县宅里藏了一个月。

  也是命里该有这个死劫。

  就在林昌任期满了一个月的隔日,珠莎县甚有威望的前阁老寿辰,大宴四方来客,林昌赫然在列。

  于是到任珠莎知县一个月,林昌初次出了大门迈了二门,结果不幸。

  走着出县衙,回来却是横着。

  罗恭道:“除此之外,可还听到些什么?”

  这话是在问冰未,也是在问连城。

  玉拾也看着两人。

  两人在罗恭与玉拾的眼神下,齐齐摇了摇头。

  几乎毫无线索。

  连出三条人命,且这三条人命还都是一县之父母官,但在百姓中间却听不到半点关于叹惜、怒骂的声音,或者强烈要求将穷凶极恶的凶手揖拿归案的喊声。

  这有点奇怪。

  不,何止是有点奇怪。

  这简直就太奇怪了。

  玉拾决定自已亲自出去走走,罗恭也有此意,于是两人结伴而行。

  至于冰未与连城,则被罗恭指派去查脸上或脖子上有奇特的人去,张更力也一样发动衙门里的捕头、捕快、快手们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搜捕。

  用过晚膳,两人走在略静的街道上,玉拾道:

  “这样的搜捕,大概是没用的。”

  街上灯火通明,还有明亮的月光,将两人的身影拖个老长。

  两人皆一身常服,闲情渡步的模样。

  罗恭道:“有没有用,总是要做的,做了,至少让凶手知道,我们不仅来了,还正在大规模地搜捕。”

  玉拾道:“所以,你是想把凶手逼急了?”

  日暮时便说好了,珠莎县不比楚京,不必总大人大人的叫。

  除了在衙门外人前,还得做一些表面功夫,私底下或冰未、连城面前便不必这般拘着了,反正冰未、连城也深知两人私交甚深,没那么多讲究。

  罗恭向一家街边小吃店走去,边示意玉拾跟上,边道:

  “衙门的膳食偏淡,也不精致,自然美味不到哪里去,你晚膳用得不多,我们到那小店里边吃边聊。”

  真是体贴又善解人意。

  除去管她管太严,又偶尔气她个半死之外,玉拾觉得罗恭实在不愧为她父亲的好世侄。

  小吃店很小,也就面阔一间的店面,里面也不深,只左右摆了六张方桌便到底了。

  罗恭与玉拾挑了临街又空着的一张方桌坐下,小吃店老板即刻迎了上来,是一个三十上下的男子,肥脸大耳,一身是肉,脚步却是轻盈地很。

  店里客倌不多,想是时辰还早,晚膳刚过的缘故,也就里面一张方桌有一老一少,及罗恭与玉拾这一桌。

  小吃店老板问:“两位官倌想吃点什么?”

  罗恭望了望小店面前小柜台那里的木制吊牌,道:

  “一荤一素两笼包子,一盘蒸饺,一壶清茶,一壶好酒,再来一个你们店里的招牌小吃。”

  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句缓缓而道,犹如冰珠入盘叮铃铃的响动。

  在这炎热的六月天里,如同一道清泉涌入心田,顿时让人舒心舒肺。

  玉拾是听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同,只在心里再一次赞叹罗恭声音的好听,实在是太过顺耳了。

  倒是小吃店老板与里面一老一少的食客,三人同时看着点菜如拔弦的罗恭。

  虽着常服,也难掩罗恭与玉拾的一身贵气,再听罗恭气定神闲的声音如珠落玉盘,一时间三人皆看着倾国之貌的罗恭,看得微晃了神。

  罗恭与玉拾进店门时,小吃店老板正在后厨忙活着,出来时也只看到两人的侧容,远远只觉得新进店的两位客倌实在是身姿不凡,近了才发现自已还是低估了。

  这人不仅长得只天上有,声音更是如同啼唱的夜莺般好听。

  端详完罗恭,再看向玉拾,小吃店老板脸上的笑容不禁又黯淡了几分。

  都说人比人比死人,以前他嗤之以鼻,今儿夜里,他却是再信不过了。

  这随便进来两个客人,都能好看得人神共愤,还让不让他一普通人活了?

  里面的一老一少只看得到罗恭的侧脸,却看不到背对着他们坐着的玉拾正面,老的对少的说:

  “看到没?那必定是富贵人家里的金贵少爷!”

  那声音是刻意压低了说,沙沙哑哑的,好似有一口痰堵在喉咙眼。

  少的也有样学样地说:“爷爷,那富贵人家的少爷,我见过不少,但没一个能与这位少爷比的!我听说隔壁容江城的知府公子就生得顶好看的……”

  本来稚嫩的声音就压低了声音说,说到这里的时候,少的又将声音压低了八度:

  “爷爷,我看啊,这一位指不定就是知府大人的公子!”

  小吃店老板感叹完人生,便认命地一步两挪地滚回后厨去,那背影怎么看怎么颓废。

  里面的一老一少也因着猜侧着可能是知府公子,便也不敢再背后议论,只老实地吃着已空了一半的饺子,只两双眼睛偶尔还偷偷地瞄过来一两下,然后以为没人瞧见,迅速地又缩了回去。

  罗恭与玉拾都是习武之人,耳力不错。

  何况小吃店里统共就四个客人,除了两人外,就那一老一少了,安静得连挪个屁股都能听到响动,一老一少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其实还是让两人听了个全须全尾。

  玉拾忍着笑:“你成了知府公子了,也成了打击人心的标榜,有没有觉得很有成就感?”

  罗恭面不改变:“你也是打击人心的标榜之一,我倘若真是知府公子,那也必定是知府修了八辈子的福份。”

  脸不红,气不喘。

  还真没见过哪个人能自夸到这种程度,脸皮厚得能当被子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