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平平

千户待嫁 +A -A

  所以在死者与凶手的生死对抗中,死者并没能撕坏凶手的任何衣物,那么死者十指沾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罗恭一说,一下子便划去了玉拾话中衣物的这一项可能,而且即便十指沾到凶手衣物撕下来的衣屑,除非凶手的衣物特别到楚国独一份,否则也没到非得清洗干净不可的地步。

  同理,头发也是一样。

  且凶手是动用了水清洗,可见十指沾到之物只能用水方能洗净,而衣屑与头发显然非得用水清洗不可。

  肩膀又穿有衣物,既然没有撕碎的衣屑,那么死者的手就根本碰触不到凶手被衣袍包裹着的肩膀。

  除去肩膀,那么便只余下凶手的脸、脖子,这两样皆是人人]裸]露在外的。

  玉拾疑惑:“也不知这凶手的脸与脖子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罗恭道:“不知道。”

  应得真是干脆。

  玉拾忍不住撇过脸去,很不雅地翻了半个白眼。

  随后又听得罗恭道:“但这也不失为一个线索。”

  玉拾把脸转回来,认真道:

  “凶手特意洗去死者的十指,为的便是去掉死者留下关于凶手的任何信息,可反过来一想,凶手被死者所能触及的脸、脖子,这两处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且还是那种被抓后,容易留下证据的那种。”

  脖子很简单,没什么可深究的。

  但脸就不同了。

  脸有五官,眼睛、鼻子、嘴巴、眉毛、耳朵,还有下巴、脸颊、额头等等这么多地方。

  用手抓脖子或脸,都很容易抓破皮肉,指甲继而沾上表皮或血丝,严重一点的还可能抓下更深更骇人的血口子来,指甲里沾上的便是少许的肉屑。

  可这些都很平常,根本无法自那一丁点表皮或皮肉,便即刻能证实谁是凶手,最多也就依着抓痕找找嫌凶。

  然人海茫茫,珠莎县不大,却也足有数万人。

  在数万人中,找一个脸上或脖子上有抓痕的人,实在难找。

  何况即便有抓痕,也不足以说明那便一定是死者抓的,有多种可能可以造成脸上或脖子上的抓痕。

  总归一句话,这种平常的假设完全不可能,凶手洗净十指的用意应不是因着这平常的原因。

  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罗恭道:“我们可以从脸上或脖子上有特殊情况的人入手,往这个方向查查,顺藤摸瓜,应该能查到一些线索。”

  玉拾点头,刚还说冰未与连城怎么还未回来,便见两人连袂归来。

  两人进正光堂,各向罗恭与玉拾行完礼,冰未便道:

  “三任知县在任时期,皆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恶事没有,好事没有,实属平平。”

  换句话说,就是毫无作为。

  这倒是与罗恭、玉拾在陈辉耀、方士均、林昌三人任期期间所看到的绩效记录吻合,未有六正,亦无六邪,这也跟三人在任时间并不长,及本人不作为有关系。

  陈辉耀是第一个死者,在任期不足半年;方士均是第二个死者,在任期不足三个月;林昌更短,不过到任刚满一个月,便步了前两任知县的后尘。

  连城道:“珠莎县百姓对三任知县的了解并不深,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提起知县来,谁都是一副茫然的模样,只知道是珠莎县的父母官,不拍掌叫好,也未有埋怨不愤之色。”

  陈辉耀在任期间最长,也办过大大小小的案子,但终归珠莎县不过是一个小城,也没什么大案。

  其中有两件最大的案子。

  一是,在珠莎县数得上号的两家商户发生买卖纠纷,结果闹上公堂,请陈辉耀给说个公道,最后判了个共同经营,携手合作,可谓不偏不倚;二是,一家富商正室夫人发现夫君在外养了外室,一怒之下,趁着夜色带着家奴直接冲到夫君藏娇的金屋里去,几棍下去,便将外室身上的胎给打落了,还险些闹出一尸两命来,后来陈辉耀没治谁的罪,只让那正室夫人允了她夫君抬外室过门为妾,又让她夫君勿再追究,毕竟养外室已是有错在先,先错后错,两两相抵,这事便也了了,最终也算判了个大团圆。

  那会玉拾看着这两件算是最大案件的卷宗时,还嗤笑说,这陈辉耀倒是个老好人,也是个烂好人。

  他怎么就没有想过,倘若两家商户无法真正合法,虽碍着父母官的面子不得不表面和谐,但暗底里肯定得斗得你死我活。

  还有大团圆的案件,他让外室进门,就没想过那外室早怀恨在心,还有那外室夫人,既能带着家奴险些打死人,他就不怕外室抬进门为妾,已是形同羊入虎口,再死一次?

  便是外室化悲愤为力量,那男子的家中必定得成为第二个战场。

  至于那有敢养外室又保不住亲子的无用男子,日夜夹在正室夫人与新抬进门的妾中间,不堪其烦之际,早晚有一日,他必得再在外面养第二个如花似玉、乖巧懂事、安静温柔的外室。

  这两件案子,表面看似断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可深思下去,却是后患无穷。

  当时玉拾一分析完,便见罗恭毫不在意地说了一句话――真有真才实学,应当也不至于被杀。

  这话耐人寻味。

  细思之下,倒也甚是有理。

  方士均是在陈辉耀被害后到的任,刚到任的时候,据张更力所言,他可谓雄心壮志,意气风发,誓要将谋杀了陈辉耀的凶手揖命归案,得到国法惩治。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那方士均在任的三个月里,因着前一任知县无端被杀,珠莎县的治安似乎在一夕之间更好了,整整两月余,连件小小的案子,他都没接到,整个衙门清静得连只蚊子飞过,都得招来众无聊衙役的奋起追杀。

  虽有闲,也有志气,但事与愿违。

  方士均查着陈辉耀被杀一案,将近三个月也没查出点关于凶手的指向来。

  倒是在还剩几日便足了三个月任期的一个夜里,方士均步了前任知县陈辉耀的后尘,悄无声息地同样被割喉放血,再放上一枚有着什么象征意义的铜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