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尸检

千户待嫁 +A -A

  罗恭与玉拾跟着张更力一踏入仵作房,顿时迎面便是一股恶臭。

  这股恶臭不是旁的,就是现任知县被害后陈列于仵作房里的尸体,因炎炎夏日而腐烂得极快的尸臭。

  一个月前结之前,皇帝在早朝听到吏部尚书启奏,珠莎县刚到任不足两月的知县再次被害一事,龙颜大怒之余便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件极其恶劣的案件,凶手不仅是对珠莎知县的杀心甚强,更是赤]裸]裸对朝廷的藐视!

  朱蓉与罗恭同同入宫当日,正是林昌这个现任珠莎知县被害的隔日。

  也就是说,林昌的尸体已在珠莎县衙的仵作房里停放了一个月,再加上正逢六月炎夏,尸身的腐坏可谓一日千里。

  珠莎县衙又不比公主府,更比不得楚京国都之地的繁荣,小小衙门里哪来的冰室可供冰冻林昌的尸身,于是呈现在罗恭与玉拾眼前的,就是一副恶臭、尸虫横生、尸水四流的尸体。

  只几眼,罗恭与玉拾便失了再看的兴致。

  实在是无法呼吸,也实在是这样的腐坏程度,已再难堪察当时被害尸体的状况,还不如直接听听珠莎县衙里的仵作说说尸检结果。

  林昌的尸身会至今未有下葬,也是当初文书下来时,里面提到的一条,说是尸身先留着,等楚京里的两位上差到了,看一看尸身状况再行定守。

  在林昌之前的两任被害知县,陈辉耀与方士均却是早已入土为安。

  三人的尸检结果一模一样,毕竟出自一人之手,那凶手也未想有什么改变,作案手法是如此一辄的相同。

  皆是一刀割的喉咙,深足一寸,几乎快将脖子给整个割断,在被割开放血的喉咙深处放有一枚铜钱,死亡时间皆是在夜深人静好梦酣睡之际的午夜时分。

  罗恭问:“除此,身上再无旁的伤痕?”

  珠莎县的仵作姓吴,衙门里的人都称之为老吴,三十多岁,相貌普通,身形偏矮偏胖,脸上总留着一撇八字的小胡须,在珠莎县衙当检尸的仵作已有十年余,检尸的手法极其老道,快又准,从未出错。

  刚说完三任知县的尸检结果,便听自楚京里来的上差这么一问,吴仵作瞬间有点飘,脚底浮虚,有种快要站不住了的感觉。

  也不怪吴仵作心里发颤,实在是在这小小的珠莎县里要见上一个大官,那机率大概一辈子也没能有几个人见上几次,就拿他来说,他来这世上三十多年,也是第一回见到除了知县之外最大的官。

  而且还是不来便不来,一来便一吓死个人的那种。

  锦衣卫啊!

  还是锦衣卫指挥使啊!

  那可是正三品的大官啊!

  素来被他奉为天的知县大人也才正七品啊!

  这得跳多少级?

  吴仵作在心里掰着手指,还没算出得跳几级,嘴里已然一个脱口而口,回罗恭的话:

  “没有,就是凶手在割喉之前,曾掐过知县大人,还有,知县大人的十指明显被凶手清洗过。”

  那大力掐出来的淤痕及指印,皆能在林昌的脖子、后颈处清晰地看到,十指也被清洗得一干二净,连半点痕迹都不留,自然也就没能验出点什么线索来。

  回话后,吴仵作揪空瞅了眼张更力,见张更力微垂着脑袋端正地站在一旁,那神色却是不畏不惧,只是一副恭恭敬敬侍奉一旁的模样,心道这有品的官儿就是不一样,虽说主薄只是正九品的官,但那浑身的气势就是与常人不同!

  再加之林昌被害之后,一直都是张更力一人在撑着整个珠莎县衙的运作,吴仵作心中对张更力的敬佩之情,越发如同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那形容,简直就是满眼发光的星星。

  这一幕,罗恭与玉拾皆看在眼中。

  玉拾暗忖着,这张更力在珠莎县衙里倒是深得人心,又想到她刚到珠莎县,不也对张更力心生了好感么,可见张更力的亲和力与拢络人心的能力皆十分强大。

  罗恭问:“林昌可是在被掐死后,方被割喉放血?”

  吴仵作赶紧敛去满眼的星星,忏愧地低下头去:

  “这个……小人无法验出。”

  罗恭又问:“那三任知县的尸体,可都是十指清洗过?”

  吴仵作道:“是!皆是用水清洗得干干净净。”

  罗恭再问:“那铜钱又是怎么回事?”

  吴仵作道:“卡在喉咙里,满满是血。”

  说着,吴仵作将一个木制小托盘端上,举到罗恭跟前。

  托盘上放着三枚铜钱,铜钱上的血渍已干,皆不同程度地染红。

  玉拾随意捏起一枚,细致地看了看,后道:

  “很普通的铜钱,随便一抓就一大把,毫无线索价值。”

  吴仵作点头道:“正如千户大人所言,这三枚铜钱除了是凶手留在凶案现场之物,也未留下旁的线索。”

  再问不出什么旁的来,罗恭与玉拾回了正光堂。

  出仵作房之前,罗恭让张更力去将林昌的尸身埋了,好好安葬。

  罗恭与玉拾一到正光堂坐下,便有衙役奉上茶来。

  玉拾坐下便道:“那掐痕无法说明凶手是将林昌先掐死,再割喉,还是只先掐晕,再割喉,但可以说明一点,当时林昌是有挣扎过的,甚至在双手去抓凶手的时候,十指可能沾到了什么,为此,凶手在行凶之后,特意清洗了林昌的十指。”

  罗恭端起描绘着风吹青竹的茶盖碗,掀了茶盖,吹了下热气腾腾的茶水,抿了一口后,方道:

  “三任知县皆是如此,可见三人在凶手身上沾上的东西极其重要,可能是直指凶手是谁的证据,所以凶手才会在凶杀现场,不顾随时会被发现的危险清理了死者的十指。”

  玉拾也端起茶盖碗轻掇一口,润了润喉道:

  “死者挣扎,以当时被凶手掐着脖子的角度猜想,死者第一反应,自然是要推开致他们于死地的凶手,而他们当时双手所及之处,大概是在凶手的脸、肩膀、脖子,或凶手的衣领、胸前衣襟、凶手两侧衣袖,还有头发。”

  罗恭道:“张更力给的案件卷宗里,三起凶杀的现场,都没有发现有被撕碎的衣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