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案件

千户待嫁 +A -A

  朱蓉终究没有求得皇帝的原谅。

  朱元震怒,即便有罗恭在场,也丝毫未给朱蓉半点颜面,严词厉色中带着雷霆万丈,怒火蹈天。

  他便是千思万想,也没有想到他下御令,让锦衣卫亲查的驸马爷钟清池被刺杀一案,居然是自已唯一的嫡公主所为!

  不到半个月,钟清池被刺杀一案告破,然结局却非皇帝所乐见。

  两日后,朱蓉自尽于公主府中,遗留下一儿一女,并一封遗书。

  遗书恳言相求皇帝念在朱蓉这个不孝女的份上,接朱蓉的一儿一女入宫,养在皇后膝下。

  皇后是朱蓉的亲生母亲,痛失唯一女儿的悲伤逐以在两个外孙身上缓解,便是朱蓉没有留下这样的遗言,她也必然将朱蓉与钟清池的一儿一女纳入羽翼之下。

  掌管后宫三千,身为一国之母,皇后即便不是最聪明的,也要比旁人想得多看得透。

  或许有些事情,皇后并不想说破,却不代表她不知道,钟演不能成为钟清池的靠山,自然更无法让钟尚书府成为她两个亲外孙的庇护之所。

  皇后能想到思虑到的,皇帝哪里会不清楚?

  朱蓉自尽当日,她与钟清池的一双儿女便被孔令保亲自接入后宫,亲手将稚嫩的两个娃儿交到皇后手中。

  看着年近不惑的皇后抱着两个娃儿痛哭的情景,孔令保默默退出中宫,只是在转身退下之际,他忍不住轻拭了眼角的泪光。

  孔令保什么也不知道,即便知道些什么,他也权当不知道,他只知道自这一日起,浩英公主与钟驸马的一双儿女在宫中日后的一切,终将得看两个娃儿自已的造化了,皇后能庇护他们一时,终归庇护不了一世。

  总有一日,这楚国得改朝换代。

  自皇帝下御令,命锦衣卫指挥使罗恭彻查的那一刻起,楚京里的各方势力便都在猜测着,这一次钟清池遇害的事件中会折损哪一方的势力,却全然没有想到,到最后哪一方的势力也没有折损。

  倘若真要说有,那应该就是太子府吧。

  毕竟失了公主府这一笔不算小的财源,朱萧除了对皇妹离世的悲痛外,应当也有些许心疼这一小小的损失。

  只是除了握有两本帐册的罗恭与玉拾晓得这个事实外,再无人晓得。

  罗恭也在朱蓉自尽的隔日,亲自前往太子府,将两本帐册双手奉上还给朱萧。

  朱萧虽是惊讶,脸色却也很快恢复如常,当着罗恭的面,他便将两本帐册烧成了灰烬,再对罗恭说了一句话,便让最为倚重信任的曹允亲自送罗恭出太子府。

  经历多日,钟清池被刺杀一案对外终是没有任何结果,锦衣卫衙门更没有公布谁是凶手,甚至于锦衣卫衙门内部,也是一片茫然,只大概知道他们的头进了一趟宫回来,便即刻下令停止一切彻查关于钟清池被刺杀一案的所有行动,一副就这么结案的绝对姿态。

  不容质疑,更不容多舌。

  然罗恭能让整个锦衣卫衙门不生口舌,多生事非,锦衣卫衙门外的流言,便非他所能控制的了。

  于是在同时,外间刹时飞起各种传言。

  其中两种传言最盛,一为说锦衣卫无能者,二为说事关皇家秘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要不然堂堂浩英公主怎么会突然就自尽了呢?

  不得不说,能人尽在民间。

  这后一种传言几乎真相了。

  就在楚京因着驸马爷钟清池遇害不到半个月,及浩英公主便自尽紧随而去的情深意切,这两件相继发生的大事而沸腾之时,罗恭与玉拾两人挤在一辆马车里,前头冰未与连城各骑一马开路,一行四人缓缓出京,直往北境边陲小城而去。

  朱蓉自尽,为钟清池殉情的当日,罗恭再次被皇帝召入皇宫,让罗恭带着玉拾前往北境珠S县彻查一件极其恶劣的案件。

  晃悠在马车上的时候,玉拾一边吃着还热呼呼的粟子糕,一边对罗恭提出疑问:

  “大人,这珠S县再连失三R县官,上面不是还有知府么?再不济,再上面不是还有知州么?再再不济,这不是还可以派个钦差什么的么?怎么这案件就轮到我们锦衣卫的头上了?还得大人您亲自出马?再加上卑职这个一所千户?”

  疑问中带着满满的不解,细听之下,还有点点的微词。

  凭什么!

  凭什么啊!

  何止玉拾有微词,何止玉拾满腹抱怨啊,连城也是一肚子的闷气,一想到千里迢迢饱受风霜,就只是为了一个原本不该他们锦衣卫衙门管的案件,他便一阵胸闷。

  冰未也有不解,但他素来冷冰冰惯了,倒也瞧不出什么异样来,仿佛这一路上,就连城在生着闷气似的。

  至于玉拾,虽然对此有疑问,但其实便是罗恭不说,她大概也能猜出点什么来,可这一路上不是太闷了么,她便找找话,反正不问白不问,能知道得更清楚也是件好事。

  罗恭给玉拾倒了杯茶后,便懒洋洋地道:

  “不是心知肚明么?还明知故问?”

  玉拾一口吞下粟子糕,再一口喝了大半杯的茶水,嘿嘿笑了两声道:

  “卑职哪能像大人那般心知肚明,也就知道皇上大概是因着驸马爷一案看我们不顺眼,又没理由对我们发作,于是指名点姓地将我们发配到能多远便多远的地方去,来个眼不见为净呗!”'

  罗恭给自已也倒了一杯茶,端起抿了一口道:

  “驸马爷死了,公主也自尽了,虽在外博了个夫妻情深、生死相随的美名,但终归是皇上唯一的嫡公主,倘若说驸马爷之死,是让皇上痛惜不已,那么公主之死,便是皇上自登基以来最沉重的打击。”

  所以,皇帝才远远打发了罗恭与玉拾,并说了不许带多人,只准一人带一名锦衣卫在身边照应着,还不准两人在楚京再停留。

  领了御令,一出宫门,罗恭便回到锦衣卫衙门通知玉拾,皇帝的旨意。

  不到半刻钟,罗恭、玉拾、冰未、连城便出了锦衣卫衙门,各自归家简单地向家人交代一番,也收拾了简易的衣物盘缠。

  然后一辆马车、两匹马,一行四人在当日便即刻起程,出发北境边陲珠S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