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跑路

千户待嫁 +A -A

  连城受命查过朱荨与朱荣,自钟清池被刺杀身亡之后的情况。

  跟踪玉拾与连城到一品居的人虽然确实是二皇子朱荨的人,但却非朱荨所派,正如玉拾所料,朱荨并非是那种蠢到她已摆出阵仗,他还迎面撞上来的程度。

  连城说,是二皇子府里的一个谋士自作聪明派的人,此后被朱荨晓得,已让朱荨赶出了二皇子府,且是大阵仗地赶出,想来是特意做给玉拾看的,让她知道并非是他派的人。

  至于朱荣,向来唯朱荨的话是从。

  朱荨对朱蓉这个妹妹素来漠不关心,总不能在朱蓉丧夫之后突然热情起来,这样的意图实在惹人非议,这便是公主府周围盯梢的几批人马中并无朱荨的人的缘由。

  朱荨如此,朱荣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钟清池一死,除了太子府、钟尚书府,两府特意关注之外,便要数东厂了。

  杨柯与汪净勾结一事,正如罗恭所言,就是东厂与锦衣卫一直以来大小阵仗中的小打小闹,实在不堪拿起来一提,他不在意,孟申同样不在意。

  可当罗恭与玉拾在京郊半道成功拦截朱蓉,并促膝长谈之后,孟申已然无法不在意。

  在孟申看来,所有能打击锦衣卫的机会都是天赐良机,自朱蓉与罗恭、玉拾深谈过后,他便让人紧紧盯着公主府与锦衣卫衙门,下令只要这两个地方有个风吹草动,都得第一时间禀报于他。

  于是在朱蓉盛装自公主府出发,轻易不出东厂的孟申便接到了消息。

  命人再去探锦衣卫衙门的动静时,孟申更加知道了朱蓉并非是一个人,而是与锦衣卫指挥使罗恭几乎在同时进的宫,就像是提前约好了似的。

  孟申从不相信什么凑巧,很快地他也寻了个名目求见皇帝,然而却被司礼监掌印太监孔令保拦了下来:

  “公主殿下与罗指挥使正在里面觐见皇上,皇上也有吩咐下来,说谁也不准打扰!孟督主要么先等等,要么先回。”

  孟申望着近在咫尺的御书房,只差上个台阶走几步便能入内,可孔令保却是连通报一声都没有,便直接让他打道回府。

  他心有不甘,却也尚不能得罪这皇宫内庭第一人。

  孟申面不改色地告退,阴柔的面容连半分笑容都没有,却也丝毫不损他原有的上等相貌,斜飞入鬓的眉,细长的眼,朱润的唇,鹰勾的鼻,阴柔美丽得像个无害的女子。

  即便如此,孔令保也不会被孟申这等外表迷惑,他怎么也不忘记孟申是如何以雷霆手段,在一夜之间便将前朝遗留孽党一个不留地尽数斩杀,瞬间血流成河的场面。

  皇帝欣赏孟申,就像欣赏罗恭一样。

  孔令保知道孟申在他这里碰了个软钉子,定然会心生不悦,但他也不惧。

  他能做到今时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子,也不是全靠运气得来的,其实多少见不得光的手段与血腥,他就没少做过,何况孔令保知道,只有锦衣卫衙门在的一日,有锦衣卫指挥使罗恭在的一日,他便不会成为孟申的头一号敌人。

  因为比起孟申想将孔令保取而代之,兼任司礼监掌印太监一职,锦衣卫指挥使罗恭更是孟申的眼中钉肉中刺。

  所以只要罗恭一日不死,孔令保便一日不会与孟申正面对上。

  楚京有三美,除了锦衣卫衙门被占去两美,孟申便是余下的一美。

  只是相较于锦衣卫指挥使罗恭、北一所玉面千户玉拾两美,孟申身为东厂督主在令人感叹他的美貌的同时,更惋惜他竟是一个绝了根的人,成为不男不女的太监。

  至于孟申为何会与罗恭水火不容地对上,成为不死不休的宿敌,孔令保只听到一些风声,却不知其真正缘由。

  当然,那些风声也做不得真,两位当事人也从来拒不提起,唯一能让他们开口的皇帝却从来不感兴趣,以致于全楚京的人都对罗恭与孟申这两美不是生便是死的对抗缘由,感到万分好奇。

  孟申刚出宫门,便远远看到玉拾与连城杵在离宫门最近的地方等着,想来是等着罗恭。

  东厂与锦衣卫衙门的两个头再是宿敌,再也是私底下的,表面上两人身为皇帝的左臂右膀,无论是罗恭还是孟申,还是很乐意做个表面功夫的。

  何况孟申素来对玉拾不但没有敌意,还三番两次摆出招揽的意思,这一回也不例外。

  见到玉拾的第一时间,孟申便不管等在宫门外一侧的车驾,径自往玉拾所在街口的方向快步走去。

  玉拾与连城自罗恭随着朱蓉的车驾进入宫门起,两人便一直等在离宫门最近的街口,拐角处还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里什么都有,小小精致的矮几上有茶有点心,还有剥好切小块的水果,本来玉拾是靠坐在马车的软垫上舒舒服服地等着的,后来守在马车外街口的连城突然对她说,东厂督主孟申也进了宫!

  玉拾立马自马车上跳了出来,然后便与连城齐齐站在街口当望罗石,一直等到现在。

  岂料自连城大惊失色地嚷嚷着孟申进宫门后,到现在不过两刻钟余,便见到了孟申自宫门出来,那脸色还阴得能滴出墨水来,玉拾直觉得不妙。

  于是在见到孟申竟直直向她与连城所站街口快步走近时,玉拾脑海里立马显现出一道选择题――等还是跑?

  连城看到孟申也是一阵头皮发麻,别看孟申生得阴盛阳衰的模样,在楚京里也是挺受人欢迎的,区别只在于罗恭与玉拾受到的欢迎人群是以正常人居多,而孟申受到的欢迎人群则以不正常人居多。

  连城悄悄往玉拾那边移了两步,很是多余地提醒道:

  “大人,孟督主正在快速靠近……”

  连城还未完全提醒完毕,玉拾已选出最佳答案:

  “跑!”

  玉拾这个令一下,连城已是训练有素地往马车车驾上一坐,而玉拾则早已如狂风般卷入车厢,听着车帘外连城的一声轻斥,再鞭子地重重一挥,马车即刻跑了起来,窜出街口往来时路跑得飞快。

  饶是在这种每一遇孟申且罗恭不在场的当下,玉拾便得见一回跑一回的熟悉跑路上,连城还是微微吓出了一身冷汗,车厢里的玉拾则是拍着心口,暗道幸好跑得快!

  尚未走近便看到马车绝尘而去的孟申停下步伐,微微勾起好看的唇淡淡地笑着。

  这时孟申的车驾已赶了过来,同是千户,但却非锦衣卫,而是东厂千户的冯良走近孟申,恭恭敬敬地问:

  “督主,可有追一追玉千户?”

  孟申道:“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