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磨镜

千户待嫁 +A -A

  画卷最终被朱蓉留下了。

  罗恭说明不了那是什么物证,里面的内容也确实无法与钟清池被刺杀一案扯上什么关系,即便真有,当着朱蓉的面,他也不能口无遮拦。

  罗恭一路心情极度郁闷地回到锦衣卫衙门,暴风雨似地狂卷一路,差些寸草不生。

  冰未本来向玉拾禀完关于林烟织的事情后,便回到了指挥司等罗恭,但见到罗恭之后,他又很快奔至北一所大院请玉拾,说指挥使大人有请。

  玉拾听着冰未用“不佳”两个字形容罗恭的心情,她便觉得甚是不妙。

  果然一踏进指使司,便重重低气压向人压来,越靠近罗恭,便越让人喘不过气来。

  冰水端上茶,便退到一旁静候着。

  玉拾行礼后,自觉地坐在罗恭下首,斟酌了几番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人,画卷没拿到?”

  罗恭阴着脸,黑沉沉的脸色似是能滴出墨来:

  “拿到了,又被半路拦截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概括了罗恭带着亲兵进公主府后大败而归的惨况,玉拾听得有点心惊胆颤,偷瞄一眼杵在罗恭左侧的冰未,见冰未僵得跟块冰似的,她不禁又暗翻了半个白眼。

  玉拾尽量放轻声音地哦了声。

  然后想了又想,没了。

  罗恭等了片刻,也不见玉拾再开口问些什么,不禁斜睨于她:

  “本座丢了画卷,你就不好好安慰安慰本座?”

  玉拾嘴角一抽:“大人节哀顺便!”

  对于玉拾的从善如流,罗恭还是颇为满意的,可听听她说的叫什么话?

  真是让人不禁气打一处来!

  又瞥了眼越发不贴心的冰未,罗恭甚是不满地轻哼了声:

  “你说林烟织是公主的情人,可确定了?”

  冰未即刻道:“确定。”

  罗恭薄唇一抿,紧紧地成一条线,看起来又是一副快要暴风雨的模样。

  玉拾与冰未齐齐一个对眼,心道这位爷真是受了浩英公主的刺激了。

  冰未问:“大人,可要搜集一些证据?”

  罗恭道:“不用,搜集到了,怕也用不上。”

  玉拾想着也是,那可是一国的嫡公主,林烟织要真是朱蓉的情人,那可就是磨镜啊,皇帝能让这种大损皇家颜面的事情见光么?

  肯定不能。

  在还未萌芽之际,大概便要先将之扼杀在土壤底下了。

  玉拾突然灵光一现,她想到了被钟小李藏起来的另一幅画卷,试着问罗恭:

  “大人,那画卷的内容,大人可有看过?”

  罗恭抬眼瞧着玉拾,颇为意外的模样:

  “看过了。”

  这模样让玉拾气有点不顺,气提得有点高:

  “那敢问大人,画卷里画的可是一位男子走街窜巷地给大户人家的夫人或小姐打磨镜子?”

  这时连城回到锦衣卫衙门,便直接找玉拾找到指挥司里来,刚到正中的罗恭办差处高挂着的牌扁“使司”之下的大门外,正麻烦守门的锦衣卫兄弟通报一声,便隐隐听到玉拾高几个调的声音,这是在问罗恭的话。

  只是连城听着不禁微愣,打磨镜子?

  还未等连城想明白,守在使司门外的罗恭亲兵锦衣卫已然入内向罗恭通报。

  得到罗恭首肯入内之后,连城大步跨进,向罗恭、玉拾行礼后,他便在罗恭的示意下坐到玉拾的下首去。

  连城这个插曲丝毫不影响罗恭与玉拾的话题,他一坐下,便见罗恭颇为赞赏地向着玉拾点了点头,显然玉拾猜对了。

  而玉拾的双眼随着罗恭这一点头,瞬间如星星般亮了,更是激动得站起身:

  “真是磨镜啊!”

  连城听着玉拾难掩激动的神态举止,再愚钝的他也察觉出好像哪里不对?

  再往冰未那边看去,见冰未素来面无表情的美脸正在一点一点龟裂,这种诚实的现象即时向连城传递了一个信息――他的感觉是对的!

  罗恭看着一双星眸褶褶生辉的玉拾,刹那间总觉得有什么堵在他心口上,堵得他胸口闷得很,不禁端正了最高统领的官架子轻斥道:

  “身为一所千户,可你看看,你这一天到晚看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

  玉拾突然被训得很是尴尬:“呵呵!”

  心里则直叫嚣着――您又不是我老父,就别专管大海了!

  连城听着玉拾干巴巴的呵笑,再看罗恭好像气得牙痒痒又无奈又胸闷的神色,他却是更糊涂了,魔镜?

  这是什么哑谜?

  为什么他听来听去总没能听懂?

  杵在罗恭左侧的冰未早查得林烟织是朱蓉的情人,所以朱蓉是磨镜,他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将眼角微斜,看了看罗恭那副要吃人的神色,他不由想起之前罗恭亲自出马到花街,将即便踏进青楼大门的玉后给抓回来时的模样,与现今的神色简直是如出一辄――嗯,大人这就是管千户大人管上瘾了。

  待冰未瞄完罗恭的神色,那边连城也想明白过来了。

  魔镜、磨镜?

  磨镜!

  浩英公主竟然是磨镜!

  玉拾道:“大人觉得这事,是否尚不到该上禀的时候?”

  上禀,指的是将朱蓉是磨镜一事禀报皇帝,让皇帝自个定夺。

  罗恭轻嗯一声,又道:

  “皇上让我们查的是驸马爷被刺杀一案,倘若公主的事情与驸马爷之死并无干系,那便不能上禀,否则……”

  否则一个弄不好,只是反惹来一身的腥。

  倘若朱蓉是磨镜一事与钟清池之死毫无干系,那便只是纯粹的皇家丑闻。

  人往往知道的事情越少,命便越长,像这种皇家秘辛,更是如此。

  玉拾摸了摸微凉的脖子,随即想起另一事来,从袖兜里掏出两本帐册上前两步,递给罗恭:

  “大人,这是程和亮说的那两本帐册。”

  罗恭接过道:“都看过了?”

  玉拾道:“看过了。”

  罗恭随意翻了两页便问:“如何?”

  玉拾凉凉道:“足够让太子喝一壶的。”

  随之,玉拾将帐册里的问题挑了较为严重,且牵涉之人官职不小的几条说了一说,听得罗恭神色渐渐凝重,连冰未与连城也听得不自觉放轻了呼吸,压抑得仿佛一个不小心便能捅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