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刀锋

千户待嫁 +A -A

  没有做好保护方掌柜,让他遇害是近来玉拾心上的一块病。

  自从云来酒馆出来后,玉拾脑海中浮现回响的都是肉包子的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与稚嫩的声音,她袖口暗兜里已装了两本帐册。

  来之前,玉拾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已会这般容易拿到两本帐册,特别是被藏于云来酒馆里的这一本。

  云来酒馆里,与店小二一样仍待在酒馆的老伙计将帐册捧到玉拾面前,她看着老伙计苍老的面容,听着老伙计用恳求的语气跟她说,一定要找到杀害方掌柜的凶手,一定要替逝去的钟清池讨回个公道!

  一本在一品居张东胜手里,一本在云来酒馆老伙计手里,两本帐册,玉拾都拿到了,拿到后她步不停歇地回了锦衣卫衙门,快步走进北一所大院,她将自已关进北一户里。

  另一幅画卷就藏在倚秋院里,钟小李怕被木中虹翻出来,将画卷埋在倚秋院里那一片铜钱草中。

  罗恭带着人直接进了公主府,面见了朱蓉表明来意之后,朱蓉并无抵触,对于钟小李突然被玉拾带走一事也未有提及,只让木中虹好好替她全力协助罗恭办案。

  一下午,玉拾将两本帐册看了个透,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钟清池会将这两本帐册藏得那么严,而要了钟清池性命的人为什么会那样焦急地灭口。

  户部亏空,公款私用,这两本帐册就是铁般的物证。

  一笔一笔,从何来到哪去,帐册里记录得明明白白,所牵涉官员,大大小小几乎罗了整个户部。

  倘若玉拾手中的两本帐册被公诸于众,明表上首追究的人是户部尚书钟演,实质上谁都明白真正掌户部大权的是当朝太子朱萧,真正要追究的也是这位太子爷。

  倾朝上下,无一不清楚,只要帐册被摆上明面,无论帐册内容属实与否,皆足以让皇帝朱元重新考虑朱萧的太子之位!

  玉拾不确实皇帝是否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她可以肯定,二皇子朱荨、三皇子朱荣却是非常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那么浩英公主朱蓉呢?

  驸马爷钟清池呢?

  他们夫妻二人,一个是朱萧的皇妹,一个是钟演的嫡次子,他们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么?

  朱蓉到底如何,玉拾尚且无从猜起,但钟清池的态度,她想她能料想得到。

  不想掺和,但求自保,这大概就是钟清池的心态,两本帐册便是最好的证明。

  钟清池拥有这两本足以致太子势力动摇,甚至瓦解的帐册,但他却一直将之深深藏起,没有任何想公诸于众的痕迹,也没有将帐册销毁的意思,他只想置身事外,保个安平。

  玉拾唇际扬起一抹冷然的笑,当钟清池搜集到这两本帐册的时候,他便已经失去了置身事外的资格。

  生于长于官宦之家,还娶了皇家嫡公主,已身在漩涡中钟清池怎么还能那么单纯天真地以为,只要他不动不掺和,便能保得安平?

  玉拾真不知道该赞一声钟清池的出淤泥而不染,还是该骂一句钟清池的蠢笨无救!

  手里高举着一个大馅饼,却存着不会有饿狗野狼前来抢食袭击的侥幸之心,钟清池难道没有听过“怀壁其罪”这四个字么?

  要么毁了,要么物其所用,自钟清池掌握着这两本帐册起,他便没有第三个选择,可他偏偏选了第三个选择,最后是他死。

  然钟清池真的那么天真愚蠢么?

  不,能得到方掌柜、钟小李、程和亮、张东胜,还有老伙计等人的舍命相助,只为了在他死后能为他讨回一个公道的人,钟清池怎么可能会没有想到摆在他面前的路,并没有第三条可选。

  那么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什么,钟清池在明知是一条死路的情况下,还是义无反顾地一条道走到黑?

  什么,是值得钟清池用性命守护的?

  陷入沉思中的玉拾突然被一阵拍门声打断了思路,她抬头向门那边看去,同时听到拍门人的声音:

  “大人!”

  玉拾霍然自案几后的圈椅中起身。

  是冰未!

  玉拾开门后,冰未踏入门槛的第一句话便是他所查事情的结果:

  “林烟织并非是木中虹圈养的外室,而是浩英公主的情人!”

  公主府内在前半个时辰里还是一派详和,可当罗恭自铜钱草中翻出埋在土里的另一幅画卷,带人走出倚秋院的时候,倚秋院外已围了好几圈的人。

  以木中虹为首,整个公主府的护卫都出动了,一百二十八个护卫将小小的倚秋院围成一个铁桶,谁也进不去,谁也出不来。

  罗恭没有带冰未,仅带了四个亲兵,虽然这四个亲兵的身手仅次于冰未,但要从一百二十八个训练有素的护卫剑阵中闯出去,还是颇有难度的。

  何况朱蓉就在公主府里,一旦动起手来,朱蓉必定亲临。

  然不到万不得已,罗恭不能动手。

  身为锦衣卫指挥使,是皇帝的左臂右膀,更是皇帝手中的刀,这把刀除非是皇帝亲令,否则罗恭怎么也不能将刀锋指向楚国的浩英公主。

  皇帝是主,罗恭是仆,朱蓉是小主,相当于罗恭的半个主子,从来就没有仆刀扑向主子的道理,除非是谋逆,是造反,是想死不得善终!

  罗恭与玉拾一样,很是惜命,他不会做出来这样冲动不顾后果的事情来。

  罗恭站在倚秋院院门外,袖兜里放着刚刚出土的另一幅画卷,他一手握着绣春刀的刀柄,拇指缓慢而有度地摩挲着万柄上的刻纹,锐利的双眸盯着为首的木中虹:

  “木管家,这是想在公主府练兵么?”

  木中虹早得了朱蓉的公主令,务必让罗恭将自倚秋院里找到的画卷留下:

  “指挥使大人说笑了,这公主府又不比锦衣卫衙门,还能有个专门耍枪弄棒的练武场,这些护卫不过是受了公主殿下之命,前来劝大人一句。”

  罗恭略扫过将他五人围个水泄不通的公主府护卫,刹那间眼风所到之处,无不刷一声齐齐后退了一步,他回眸看着木中虹突变得难看的脸色,勾起唇讥讽地浅笑着:

  “那么,本座便洗耳恭听了。”

  木中虹不是不知道罗恭的厉害,在罗恭锐利如刀的眼眸之下,连他也止不住地想要后退几步,可他知道他不能,众护卫可以胆怯的,他不可以!

  木中虹壮着胆子提气,将朱蓉的意思带给罗恭:

  “皇上的刀,可不是那么好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