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肉包

千户待嫁 +A -A

  连城解决尾随的人后,刚回一品居,便见到玉拾已在张东胜的相送下出了一品居。

  玉拾道:“张东家不怕么?”

  张东胜道:“小民的后院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大人放心!”

  玉拾没再说什么,转身便示意刚回的连城走人。

  连城跟着玉拾离开一品居,一同往云来酒馆走去,走了几步,他问玉拾:

  “大人,方才张东胜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家后院还请了一帮打手不成?”

  玉拾闻言以赞赏的目光看了连城一眼,着实让连城一愣,他也就是随便说的,还真说对了?

  玉拾接下来的话证实了连城的想法:“张东胜没有在后院养一大帮打手,但却比一大帮打手的战斗力还要强上百倍。”

  连城明白了:“这是重金聘高手?”

  玉拾点头。

  所以张东胜请玉拾进后院,就那样大刺刺地在天井里喝茶吃点心,说着至关重要的事情,他也无所顾忌,因为被他按在一品居里的暗处高手可不是吃素的。

  连城道:“这么说,即便我不去料理那些尾鼠,他们也无法进一品居探消息?”

  玉拾点头道:“你还是得去料理的,因为我想知道还有谁敢再派人跟踪我们的行动。”

  经冰未在公主府后门巷子中,百无禁忌地下饺子,又抛出小鱼这一个线人之后,所有原本在公主府周围盯梢的人马便都撤了。

  可一出锦衣卫,还是有人暗中跟了上了她与连城,玉拾很好奇,到底是谁会不怕臭一身的。

  连城即时汇报结果:“二皇子的人!”

  玉拾突地停下脚步:“你把他们揍一圈了?”

  连城有点愣地随之站定:“啊,对……”

  最后的肯定,连城答得相当犹疑,他实在吃不准玉拾是高兴他的胖揍行为,还是不高兴?

  随之玉拾头一扬,甚是得意地笑了出来:

  “很好!”

  看着玉拾赞了他一声后便提步继续阔步向前,连城在心中庆幸玉拾是赞同他的胖揍行为的同时,也赶紧追上已走到他前面去的玉拾,迟疑地说道:

  “大人,二皇子这样关注驸马爷被刺杀一案,不会……”

  玉拾阻断连城的话:“会不会的,暂且不知道,但若二皇子漠视驸马爷被刺杀一案,那才是真正的反常。”

  而反常必有妖,二皇子朱荨并不笨,这样明显且拙迹的尾随跟踪实在不像是朱荨的行事,连城明显也想到了:

  “在那几批盯梢公主府的人马里,好像并没有二皇子与三皇子的人……”

  一品居与云来酒馆都在品涞街上,看着不远处的云来酒馆,玉拾改变了主意:

  “云来酒馆那边我去便好,你去查查看,自附马爷出事后,咱们这两位小主到底在做些什么。”

  连城一接到命令自然二话不说便得执行,随即掏出自已的钱袋,无声地向玉拾双手奉上。

  玉拾也没废话,接过钱袋便挥手让连城离开。

  云来酒馆在方掌柜没有遇刺之前,生意丝毫不受钟清池遇害所影响,毕竟外人都不知道云来酒馆真正的幕后东家是谁,外人也纷纷猜测云来酒馆的东家其实就是程和亮这个帐房先生,不管外人如何猜测,终归酒馆生意不错。

  在方掌柜无端被杀之后,不但生意一落千丈,便是那些跟着方掌柜的伙计也走了好几个,也是酒馆实在冷清得很,最后只余下那个招呼过玉拾与罗恭的店小二,与另一个跟在方掌柜身边最久的老伙计。

  玉拾甫一跨过云来酒馆大门,店小二便如同往常般,同样在第一时间迎了上来:

  “大人!您来了!”

  玉拾被店小二的兴致高昂所染,不禁也满面笑容地应道:

  “是啊,本大人来了,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给本大人上齐了!”

  店小二高声一喊:“好咧!大人稍等!”

  整个大堂只坐了玉拾一人,店小二那足以绕梁三日的余音一直延续到后厨去,一路高唱,显然为今日的第一位客人感到十分高兴。

  听着熟悉的高声一喊,看着如昔的桌椅,唯独少了熙熙攘攘的气氛,只因为这里少了那个撑起云来酒馆整个门面的方掌柜。

  玉拾想到此,不禁叹了口气,真是景物依旧,人事已非。

  店小二的效率很高,不过在玉拾感叹的当会,他已温好了酒,并端上三样精致美味的下酒菜――香酥糖醋里脊、油炸花生仁、麻婆豆腐。

  竟然是她初次与罗恭到云来酒馆时,最后才上桌的那三样下酒菜,玉拾道:

  “你的记性倒是不错。”

  店小二拿起温好的竹叶青殷勤地给玉拾倒满酒杯,笑嘻嘻地回道:

  “大人过奖!大人请慢用!”

  玉拾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又夹了一筷子鲜嫩的里脊丢入嘴里嚼着,见店小二还在旁候着,不禁打趣道:

  “是没生意闷得慌?还是想问什么?”

  店小二被玉拾说中,不免有些不好意思,随即又甚是正经地问道:

  “大人,小的就是想问问,抓到刺杀方掌柜的人了么?”

  这时一个小脑袋自连接后院的小门伸了出来,一双璀灿如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满的好奇与求知欲,肉包子似的圆脸让玉拾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玉拾指着肉包子问店小二:“他是谁?”

  店小二随即顺着玉拾指的方向看去,便见到整个身子掩在小门后面,但整个小脑袋却露了出来的肉包子:

  “他是方掌柜的小儿。”

  玉拾道:“小儿?”

  店小二解释道:“是,方掌柜还有一个大女儿,今日方大嫂到酒馆里来收拾一些方掌柜的遗物,大女儿留在家中照看方掌柜的母亲,小儿子便跟着方大嫂一同来了。”

  原来是方掌柜的妻子与儿子。

  玉拾记得就在方掌柜遇害的当晚,她便让林冲给方掌柜的家人送去了一笔丰厚的慰问金,至于安全么,她倒是不担心,幕后人的目标是方掌柜,对于方掌柜一无所知的家人倒是没有什么威胁。

  玉拾起身走近肉包子,肉包子好像并不怕生,只是将睁得大大的眼睛随着她的靠近睁得更大了。

  还未待她开口,肉包子已然先对玉拾问起了问题:

  “你就是查我父亲案子的那位大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