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话术

千户待嫁 +A -A

  程和亮领受钟清池诸多恩惠,然与钟清池却仅仅只有一面之缘,那一面是初见,更是最后一面。

  在那个夜晚里,钟清池像交代后事般交代程和亮在他死后要办的事情,然后再没有出现过,直到程和亮听到他被刺杀身亡的死讯。

  与钟小李一知半解的情况相同,方掌柜对于钟小李与程和亮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而程和亮对钟小李与方掌柜的事情,却是出乎意料的了如指掌。

  虽然在三人之中,程和亮仅仅只真正地见过钟清池一面,但他知道的事情却是三人中最多的,更是三人中最得钟清池信任并委以重任的人。

  所以那用钟清池的性命换来的两本帐册,是钟清池在意识到自已活不长久之际,亲手交到程和亮手中的。

  钟清池要程和亮替他保管着两本至关重要的帐册,也要程和亮在他非正常死亡之后,将帐册交到来彻查他死因的可靠主官手中。

  这是程和亮的任务,更是钟清池以性命相托的情份。

  同样的,程和亮也有可能为此付出性命的代价。

  所以,程和亮在受了钟清池所托之后,他便安排了家人离开楚京,为了便是等到这一日的来临而可能面对的危险,不连累到他的家人。

  这样的危险,程和亮与钟小李、方掌柜两人一样,他深深明白这是随时会没命的险境,也与两人一样,他只担心家人会不会受他所累,而已身性命却早已让他抛之脑后。

  钟小李被打成重伤,方掌柜已付出性命,只有程和亮这会还好好的,除了被连城有技巧地揍成一个猪头,他基本安然无恙,甚至还住在锦衣卫衙门里。

  这个时候,哪一方的势力想进锦衣卫衙门灭程和亮的口,都得先掂一掂自已的份量能不能与狼狗嘶杀。

  玉拾问过程和亮怕不怕死?

  程和亮说,他怕死,但更怕死得一文不值。

  玉拾那会便笑着跟程和亮说,那他不必怕了,倘若他真死了,必然不会再是一文不值,就他替钟清池保存的那两本帐册,他的价值已是不菲。

  而程和亮吞吞吐吐许久,神情十分别扭地说,他才不想死呢!

  罗恭那会就站在玉拾身侧,将两人一来一往的问答听得清楚,最后看着玉拾浅淡的笑容中透着了然,他便知道她再一次逼出人心中真正所想。

  她的话术从来不比他差,甚至有时候让罗恭有种错觉,她比他更懂得人心,只是还不大擅长掌握,就像是他已会独自行走,而她仅仅学会了爬。

  程和亮是个聪明的人,他知道若是他不说实话,那么他就真的有可能一出锦衣卫衙门便得死,玉面千户那样芝兰玉树的人物,说的可不是玩笑话。

  倘若他真的不怕死,那么玉拾还真的有可能给他一个死的机会,为的不过是想测试下他是不是真的不怕死。

  同时也在警告他,千万别企图说谎或糊弄跟前的玉面千户。

  别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因为他也不知道原因,就是该死地感觉到了,还无可奈何!

  当程和亮看着玉拾那样浅浅一笑,淡淡地说着他的价值已不菲的时候,他便莫名奇妙地这般确定,且颇为笃定。

  显然,钟清池会选了程和亮做为他最重要的暗桩,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程和亮虽然儒酸,但在看人做事方面确实不弱,他猜中了玉拾心中所想。

  罗恭也有点意外,居然除了他,还会有人看得出玉拾偶尔的恶趣味,并及时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程和亮是个聪明人,要比钟小李、方掌柜聪明得多,这一点无庸置疑。

  于是在罗恭与玉拾分头去取另一幅画卷及两本帐册的道上,也注定了不会轻松。

  钟小李与程和亮都给出了具体的位置,罗恭那边难在如何在朱蓉与木中虹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取出另一幅画卷,而玉拾这边则难在如何取得一品居的信任及云来酒馆的帮助。

  程和亮明白地告诉玉拾,钟清池只给了他保存帐册的权利,但为了避免他因事被抓而无法重得自由,或被有心人抓获在不清醒的状况下说出帐册下落的风险,钟清池在他之后,还各设了两道关卡。

  相较于另一幅画卷,钟清池几乎将两本帐册视之为命,可惜却没能保住他的性命。

  冰未不在,罗恭便只带他的亲兵前往公主府,玉拾则带了连城先赶往一品居。

  连城道:“程和亮说,他并不知道在一品居与云来酒馆里,驸马爷各自所托的是谁,大人觉得可不可信?”

  玉拾道:“你是想说,程和亮有可能说谎?”

  连城点头。

  玉拾斜睨着连城道:“你是觉得程和亮傻,还是驸马爷傻?”

  连城一怔,他不明白玉拾这话什么意思。

  一品居一如既往地不温不火。

  没有骆绎不绝的买卖,也不会冷清到拍蚊子。

  一进一品居,还没等从刚才的纳闷中缓过神来,玉拾带着连城假意看着字画,边低声与他说道:

  “外面有人跟着,你去处理下,务必干净。”

  连城也早注意到了,但玉拾一直没说,他便也按兵不动,这会一听玉拾的吩咐,十指已握成拳头,一副又可以揍人的兴奋模样。

  但在一转身,连城面上的兴奋便不见了,取而代之是闲晃的随意,转了两圈之后,他借着玉拾的掩护快速走进一品居前铺与后院相连的侧门。

  连城一进侧门,自然就会有一品居的伙计拦住他,但他一亮锦衣卫腰牌,谁还敢拦着他,何况他不过是借个道从后门走而已。

  连城是玉拾带来的人,连城一举已让机灵的伙计通告给了一品居的东家。

  不消会,伙计便毕恭毕敬地向玉拾表明,他的东家想见玉拾,请玉拾到后院小坐一聚。

  连城是锦衣卫,不难想象与连城同来的玉拾也是锦衣卫,但一品居的东家却没有出现,按理说,身为平民迎接锦衣卫没有不是亲自来迎的。

  而一品居的东家没有,这很好说明了他有所顾忌。

  这顾忌,很显然便是玉拾亲到一品居的目的。

  玉拾心情颇为愉快地跟在伙计的后面,很快进了一品居的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