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转移

千户待嫁 +A -A

  在程和亮面前,罗恭是先威后恩,也让他有了可下的台阶,民不与官斗的道理,他再儒酸,心里也时刻亮堂着。

  在锦衣卫衙门至高统领指挥使大人及北一所的玉面千户两人面前,程和亮能坚持那一刻钟的威压实在已是了不起,而他仗的也不过是钟清池早早托付于他的那个秘密。

  程和亮更明白,这个秘密于那些大人物而言至关重要,而于他而言,却是一把悬于他头顶的利刃,随时都可落下砍掉他脑袋的大闸刀!

  他能自持,却不能自持太久,否则无需头顶的大闸刀落下,他的小命也得丢了,刚过易折,程和亮看得很是透彻。

  既然玉拾与罗恭已表态,并奉上最大限度的诚意,他再拿乔,那便是他自寻死路。

  于是连城一出北一户自罚去,程和亮也重重跪了下去,向上首两位大人表忠心,何况这并没有违背钟清池对他的交代,反而是正中他的下怀,就是委屈了连城那个耿直的汉子了。

  对此,程和亮那会对连城是有一定的愧疚之心的。

  玉拾拿捏的正好是程和亮的这一点心软。

  连程和亮都知道了委屈了连城,玉拾自然也十分清楚,她从不会亏待下属这一条铁律,更不会因着一个程和亮便有所改变。

  便是要揍人,那也得等想要的情报到手之后,再将人揍成猪头。

  罗恭十分了解玉拾的性格,早知她定然会有此后招,不然也不会那样当面责难连城,让连城自动请罚退场。

  玉拾如此做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好让程和亮消掉心中最后仅余的火气,诚心实意地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尽数告知两人,省得有谎报或少报情报的状况发生。

  这也是玉拾自钟小李与方掌柜均有所隐瞒的事上,延伸出来的一种防范手段。

  结果显而易见,十分显著。

  两人不仅得到了不少至关重要的情报,其中更有事关太子朱萧财况不佳的罪证。

  倘若程和亮所言属实,那罪证便足够让朱萧脱一层皮的了。

  连城专挑脸,把程和亮揍成一个猪头之后,再去吃饱喝足一番,便去执行玉拾交待下来的任务。

  半个时辰后,在程和亮所居住的那一条街上,赫然出现了两个身材魁梧,容貌十分惊人的女子。

  这两个女子一个叫洪烈,一个叫林冲。

  两人穿着女子的艳丽衫裙,打扮得像是青楼里的姑娘们站在街上挥着小手帕,两目无神,四肢僵硬,那被迫执行挥挥小手帕的粗式小手像是举手投降般晃动着,丑陋的面容再配上生无可恋的神色,所经路人无不指指点点。

  林冲要哭了,洪烈则是气得杀人的心都有了!

  身为两人上峰的连城苦口婆心地解释了一通,什么为民捐躯啊,什么为国忍耐啊,反正能激励人心的话,他都通通说了一遍,直到口干舌燥,脑袋里也是一片空,词穷得再也编不出什么话来才消停。

  感到无端受到无妄之灾的洪烈甚是火大,听到守在两人身侧的上峰好不容易不呱噪了,他拼命压制着火气问:

  “大人,为什么是属下?”

  连城一愣,随之极不好意思地回道:

  “杨柯那混蛋死了,你不就成了我的直属下属了么?”

  百户、试百户、总旗、小旗、校尉、力士!

  洪烈在心里默默将从力士到百户的所有职位排了一整排,一个一个数下来,直教他想骂程和亮的祖宗十八代!

  百户是连城,试百户一职空着,总旗杨柯已死,不就轮到他这个小旗了么!

  林冲听洪烈问了缘由,他也开口向连城问了同样的问题,岂料连城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看向了一脸快烧成炭的洪烈。

  两道视线直落在洪烈脸上,洪烈瞪着不明所以的林冲恶狠狠道:

  “老子的直属下属不就是你么!”

  林冲恍然大悟,哦了声后,本就苦瓜的脸愈发哀怨。

  连城看着洪烈与林冲被迫穿上女装在程和亮家附近站了整整一日,他实在想不明白程和亮明明恼的是他,为什么却限定他不能参与?

  后来连城实在想不通,便开口问了玉拾,玉拾告诉他:

  “你想啊,他被捕时是一头撞到你怀里去的,这样丢脸的事情在锦衣卫中及他家附近,定然得让人笑话许久,所以他才提了这么一个条件,为的便是发生更大更新的糗事来转移大家的视线,将他从众人无聊的茶余饭后的笑资中掩盖过去,从而达到以最快速度让他的糗事消声灭迹的效果。

  倘若新发生的大糗事中还有你,你又是他想压制下去的那件糗事中的主角之一,众人不免在闲瑕谈论中容易联想到那件毁他一世英明的糗事,如此一来,你还觉得他撞到你怀里去还被你抱个正着的糗事,能消停得下去么?”

  连城顿时了悟――那老混帐想得倒是挺透彻周全!

  钟小李所藏的另一幅画卷还在公主府里,先前罗恭已与玉拾说好,公主府由他负责,于是午膳过后,他便带着几个锦衣卫去了公主府。

  玉拾则是前往一品居与云来酒馆。

  据程和亮所言,他当日不仅躲进了一品居逃过了玉拾的追捕,还早早地将钟清池交给他的帐本之一交由一品居的东家妥善保管,另一本帐本则一直被他藏在云来酒馆里,连方掌柜都不知道。

  因为程和亮答应了钟清池,要绝对的保密,所以即使他与方掌柜可谓是无话不谈,但由于两人对钟清池的忠心,两人倒是从未与对方说过钟清池各自交代给他们的事情。

  同时,钟小李先前也是不知道方掌柜与程和亮这两人的特别存在。

  钟小李虽然知道钟清池私自扣下云来酒馆这家小金库,也知道钟清池找了个绝对信得过的人在管理,但因着保密,钟清池十分谨慎,从来不会在白日里到云来酒馆,更不会带上钟小李,通常都是在夜里毫无声息地来,再悄悄地走。

  至于程和亮,钟小李便更不知道了,云来酒馆就摆在那里,他好歹也能猜到点什么,但程和亮却是不同,钟清池不但从未与钟小李提过,更是从不曾直接和程和亮碰面。

  保密程度,可谓做到滴水不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