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条件

千户待嫁 +A -A

  玉拾一路观察着程和亮的情绪,他脸上的变化从漠然到紧张,从紧张到惊慌,再从惊慌到恍惚,最后一个大转折,直接从恍惚转成羞愧欲死,末了竟还似松了一口气。

  这表情转换过程可真够丰富的。

  玉拾也瞧出来了,程和亮虽是个软酸儒硬骨头,便却极不会掩其心事,几乎是心里想什么面上便显现出来什么,直截了当地令她想拍掌叫好。

  罗恭一直紧紧盯着程和亮,以这般青睐的程度,自然不可能会错过程和亮脸上的各种变化,甚至他了解到的要比玉拾看到的多。

  在程和亮为早早送走家人而庆幸之时,罗恭便注意到了程和亮薄弱的肩膀已然扛不住,那顺着额际直达下巴再滴落于膝上衫袍的冷汗,冒出的速度已是有所缓慢,想来程和亮心中决定已有了改变,怕是要与他们谈起条件来了。

  再过十几息,果然听得程和亮暗沉的声音似是含在嘴里的说道:

  “小民有条件!”

  只要愿意主动开口,那便好办了。

  不管什么条件,都不是事。

  听完程和亮的条件之后,罗恭与玉拾的眼光同时投向连城,并在连城把脸憋成猪肝色的同时,玉拾对着程和亮轻点了下头,表示她与罗恭同意了他的条件。

  连城顿时起身道:“大人!”

  玉拾应道:“怎么?你也想换?”

  连城即时被玉拾这么一句轻飘飘的反问堵得半个字也再说不出来,身为顶头上峰本就有责任保护好一众下属,何况这祸根好像似乎还是他惹出来的,单让下属来替他承担,实在非性情耿直的连城做得出来的。

  玉拾这一问直中靶心,连城确实有闪过这样的念头。

  程和亮自得到玉拾与罗恭同意他条件的答案后,便表现得毫不意外,既无欣喜的神色,亦无得意的乐祸,只面色如常地安坐着。

  这会见玉拾说出这个提议来,连城也有松动的痕迹,程和亮却突然再次开口:

  “百户大人不能参与!”

  本来在连城看来,程和亮撞到他怀里的这种事情实在不值一提,堂堂男子汉有什么好计较的,居然还拿这种事情来谈条件,真是没事吃饱了撑的!

  秉着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原则,连城没道理让自已下属替他受过,受的还是莫名奇妙的连坐之过,他便觉得自已不该逃避。

  要丢脸是么?

  行,老子陪着!

  可听听,听听!

  他听到了什么?

  程和亮那老混帐居然限定他不能参与?!

  连城怒了,彻底地怒了,他霍然转过身,如两枚大铜钉的双眸直钉在仍坐得端端正正的程和亮脸上,暴喝道:

  “怎么就不行了?老子乐意!”

  但程和亮却不与连城多言,只一副“我提的条件我做主”的模样,直回到之前不动如山的态度,半点没有理会连城的意思,看得连城恨得直磨牙后槽,磨得嘎吱作响。

  眼见连城撸起袖子便想动手了,罗恭适时地轻咳了一声,眼却没有看连城或程和亮任意一人,而是看向懒洋洋丝毫没有想阻止一下的玉拾。

  听到罗恭的一声轻咳,即便没有任何言语,连城也瞬间从暴狮回归到锦羊,乖乖地卸下全身的武力,捋到手肘的袖口也迅速重新被齐整地放下来,最后老老实实退回座椅里,继续端端正正地坐着待命。

  从罗恭轻咳一声到连城退回座椅不过在两息之间,本来以为要被狠揍的程和亮面色终于有了龟裂,他愕然地瞧瞧连城,再瞧向上首的罗恭。

  罗恭仍看着一派闲适悠然喝茶的玉拾,而后者似是之前毫无所觉,这会才反应过来的无辜模样:

  “大人咳嗽还未好全,卑职却要大人这般劳心劳力,实在是卑职之过!”

  还没等罗恭有何反应,玉拾一双美眸已然转移阵线,投到正襟危坐的连城身上:

  “看来连日跑也没多累,小小百户也敢在指挥指大人面前放肆!”

  一语双关啊!

  百户在玉拾嘴里都成小小的了,那程和亮这个平民不就成尘埃了?

  连城想到了,程和亮也不蠢。

  于是在连城慌忙跪下,并自请责罚出去绕着锦衣卫衙门跑上百圈之后,程和亮也再坐不住圈椅,一撩袍裾便也朝着上首两位跪了下去:

  “小民愿在交待所有事情之后,接受指挥使大人与千户大人的责罚!”

  程和亮交待完所有事情,便退下了。

  午时三刻,连城也跑完圈回到北一户,恰巧玉拾与罗恭携同走出北一户,想着一同去用个午膳。

  看着连城伸长脖子往屋里望,玉拾深知他意地道:

  “早安排到大院里那些空房间里去了,正好在钟小李隔壁。”

  一眼被看穿的连城连忙老老实实地立正站好,岂料玉拾拍了拍他肩膀又道:

  “下手轻点。”

  尔后,玉拾与罗恭扬长而去,连头也没回,留下反应过来后欣喜非常的连城,双眼亮晶晶地把十指伸展得嘎吱嘎吱作响,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走出北一所大院后,罗恭点评道:

  “你这样过河拆桥,实在是……”

  玉拾不以为然,反驳道:

  “总不能随便让什么人都能随意笑话卑职的下属,虽然卑职着实也觉得穿上女装没什么,不过程和亮既然有这个意思,那卑职也不能便宜了他,总要给连城一个活动筋骨的机会,好泄泄愤,人呢,总不好老憋着,大人说,是不是这个理?”

  罗恭淡然地接下道:“……有道理。”

  虽然程和亮在罗恭紧盯迫人之下,不得不败下阵来认输,但终归意难平。

  文人书生一股儒酸气,程和亮身上有,难得有的执拗在他身上亦是尽显,连提个条件也是满满的不忿,可见他对于面子有多在意。

  硬骨气且死要面子的人,通常心也忒软。

  于是便有了玉拾在连城卖权辱国条约下万分不甘的当会故意添油加醋,激起连城不愤而引发的意图暴行,更有了罗恭在只差临门一脚之际特决轻咳一声阻止,连城自然一下子便蔫了。

  连城再愤怒,也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先前敢那般暴起想揍人,也是玉拾打钟小李那一拳的珠玉在前,而罗恭的出声,则让他明白,程和亮这个人,他暂时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