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默剧

千户待嫁 +A -A

  随即玉拾想到罗恭来找她,也是为了要讨论案情。

  两相矛盾之下,玉拾玉手一挥,示意林冲与洪烈退下,反正他们呆着也发表不了什么新奇的建议,不是目光短浅,便是中规中矩,索性别让他们丢人了,也省得她的脸色越练越厚。

  玉拾这一挥手,严如大赦,两人即刻行礼告退。

  洪烈尚退得有持有度,不慌不忙,玉拾看着还算安慰,目光一转,移落到林冲身上,见其退得飞快,灰不溜秋逃难似的,她不禁默默扶额。

  再瞅着指缝间的空档,玉拾恶狠狠瞪了眼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连城。

  连城被瞪得如坐针毡,罗恭则是嘴角愈发上翘了些。

  玉拾道:“杨柯与汪净既然都已被灭口,这事便先搁下吧。”

  连城哪敢有异议,赶紧应了声是。

  这时久不开口的罗恭说话了:“听你说,那帐房先生先前出现在云来酒馆,是为了收帐对帐来的,那么此人指不定就是驸马爷为自已埋下的第三条暗桩。”

  玉拾点头道:“确有可能。”

  让连城去将帐房先生提到北一户来的当会,玉拾问罗恭:

  “对于杨柯与汪净同被灭口的事情,大人有何看法?”

  罗恭瞄了眼问“有何看法”问上瘾了的玉拾,玉拾被他瞄得不动如山,甚是理直气壮地道:

  “卑职这不是秉着诚恳好学的态度向英明神武的大人学习么!这还是当年卑职刚进北镇抚司那会,大人亲赐卑职之金玉良言!”

  所以,她是听话的乖学子?

  所以,他要是不赐教便是自打脸?

  罗恭想着玉拾各种本领近年来倒是疯长,各种拿他的话来堵他的嘴更是日渐炉火纯青,眼角含着笑,嘴角上翘的弧度也越来越大,一副成功让玉拾夸他的话取悦了的模样:

  “东西两厂与我们锦衣卫不对付,这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西厂么,只要我们在百姓中的行事不让西厂的狗腿子抓到把柄,他们也就算是半个御史,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来。

  至于东厂,也就孟申那只老狐狸还有点看头,像杨柯与汪净这样的小打小闹,本座瞧着也就是孟申手底下不成气候的狗腿子闹出来的幺蛾子。”

  倘若说芳龄仅二十的孟申是老狐狸,那么罗恭当仁不让也是一只老狐狸!

  玉拾十分赞同罗恭话中的重要观点,但在评点东厂督主孟申是一只老狐狸这件事上,她抱持中态度,她非常想提醒罗恭一句――您老今年贵庚十九,不过小您老口中的老狐狸一岁!

  可能是她的眼睛亮得过了头,以致罗恭刚发表看法,便深深觉得她的眼神极为不对路,不禁往玉拾那边倾身欺近了些,隔了张高几愣了缩小将将一半距离:

  “你有异议?”

  老狐狸的圈子她不懂,她怎么会有异议?

  玉拾坚定地摇头道:“没异议!那么大人也赞同此事先搁置下?”

  罗恭将身子坐下,轻呷了一口茶后,缓缓反问道:

  “你不是下令了么?”

  玉拾:“……”

  终归还是瞧出了她的口不对心,她敷衍的回答,他便原样把球仍回来。

  突然很想洗白白狐狸脖子咬牙大力掐怎么办!

  帐房先生姓程,名和亮,是个年岁约三十左右的儒生,犹如玉拾初见他时那般斯文,明明是一小小帐房,却非得拗出一股文豪大家的气势来,令人不禁多看他两眼。

  便是深知玉拾与罗恭任意一人,只要动动嘴便能随时取他的性命,程和亮行礼后在下首座坐下,腰杆也挺得直直,目不斜视地正襟危坐。

  接下来的问话十分不顺利,除了得知帐房先生的真实姓名之外,程和亮是一问三不知,问及钟清池的事情,更是嘴巴如同紧闭的蚌一样,死活撬不开一条缝来。

  玉拾与罗恭对看一眼,两人瞬间决定陪这个帐房先生好好玩玩。

  他不是不喜欢开口么?

  行,那咱谁也别说话了。

  就在上首两人一对眼一合拍的决定下,一场以寡敌众的默剧正式拉开序幕。

  自程和亮被连城带到北一户,并向上首的罗恭与玉拾行过礼,表明“我就是一只死活不开口的蚌”后,时间已过了足足半刻多钟。

  在这半刻多钟里,上首两人谁也没半点想开口的意思。

  罗恭就像看一个难得一见又极为难驯服的番邦大美人般,固执且深沉地直盯着程和亮瞧,中途坐姿都不带换的。

  玉拾却是饶有兴趣地眼珠子直转溜,东瞧瞧西瞄瞄,再喝茶,翘个腿,换个坐姿继续转黑宝石般的眼珠子。

  连城则秉着上首两位不动他不动的原则,反正在搜捕到程和亮的时候,他便审问过程和亮,岂料这厮看起来似是软弱无能的儒生,骨头却是硬得很。

  就像此时此刻,明明都冷汗夹背,明明掩在长袍之下的双腿已然控制不住地轻颤着,明明一双修长细嫩握笔杆子的手早已湿濡一片,却硬扛地直挺了腰,紧抿了唇,下巴更是紧紧绷得似一块坚硬的石头。

  不得不说,连城虽然没对程和亮用过什么刑,最多是言语威喝,但能在罗恭这样紧迫盯人法之下存活过半刻钟的平民,他还真是头一回开了眼界。

  虽端正坐着,身躯半点不敢动上分毫,但在心里,连城还是为看似软绵绵,实则是铮铮硬骨头的程和亮比起了大拇指。

  一息一息的时间仍在流逝,程和亮搁在膝上的双手已然禁不住上首罗恭的注目礼,渐渐渗出冷汗来,就连强做镇定的国字脸上也慢慢裂开一条细痕。

  玉拾的目光不似罗恭那般有侵略性,因为这场默剧早在两人决定开始时,便达成“恶人便让罗狐狸去当,她唱唱白脸也就够了”的协议。

  真正的文豪大家,玉拾上辈子没少见,不难看出程和亮其实只是一个形似文豪的真酸儒,只是她没想到程和亮一身儒酸气中,难得还有一身让人敬佩的硬骨头。

  面对生死一瞬间,居然还能坚持为钟清所生前交代的事情守口如瓶,这让玉拾不得不夸一句钟清池那极会看人的好眼光。

  相较于罗恭的注目与玉拾的无视,程和亮坐在有如刀刃的椅面上,不过几息,整个人便形同被钉在墙上的木偶般定了形。

  罗恭的气场太过强大,即便不出声,视线也绝对不灼热如火,更不会冷寒如冰,可偏就有一种令人处于四面楚歌之感,就像是一场寂静无声的博奕,明明该是一马平川、一眼见底的平原,却生生教罗恭弄出个十里埋伏的大起大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