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灭口

千户待嫁 +A -A

  当晚钟清池神色肃穆,交代钟小李事情的时候也是十分郑重,那会钟小李便在心中暗忖,像是在交代遗言似的。

  不料还真的如钟小李心中暗忖那般,钟清池在隔日夜里便殒命,那番深切交代他的话还真成了钟清池的遗言。

  自接过钟清池手中的那幅画卷之后,钟小李便不曾打开看过,他不是不好奇,而是钟清池千叮咛万嘱咐地说,必须在钟清池遇到什么不测的时候,方能将画卷交给来查钟清池死因的主官。

  加之木中虹不知从哪里得知钟小李手中有这么一幅重要画卷,不惜动用公主府里的刑室对他行了重刑,十指连心,生生拔去护肉的指甲之时,他何止是生不如死。

  想着该尽忠的主子钟清池,又想着该尽孝的年迈父母,钟小李心中亦是倍受煎熬。

  听完钟小李徐徐道来的一番肺腑之言,玉拾被钟小李刻意隐瞒线索的火气早散了,本侧着的身子也转了个正,低眼看着钟小李被包得像十根白油条的十指,又瞥了眼像木桩子杵在一旁的林冲与洪烈,清了清喉咙道:

  “把小李扶回圈椅坐下!”

  雨过天晴。

  林冲与洪烈一人一边地将钟小李自地面扶起,又颇为小心地避过他那伤痕累累的十指。

  钟小李受宠若惊,本就求着玉拾别怪他就好,哪里敢受左校尉右小旗此等待遇?

  不料钟小李刚开口说了个“不”的字,便被一左一右各一瞪,乖乖,吓得他的心都快要不跳了,生生将后面的“劳两位大人”五个字给吞了回去。

  果然是有什么将就有什么兵!

  钟小李谦卑地重新坐回圈椅,告知了玉拾与罗恭他手中画卷所在何处后,玉拾玉口一开,将便北一所大院里其中一间闲置的小房间给他当养伤之地了。

  钟小李自是千恩万谢,他退下不久,连城便到了。

  连城去追查杨柯与帐房先生的下落,定好今日最迟午时必须得有结果,他果不负玉拾所望,一踏入北一户,见罗恭竟然也在,行礼后便直接向玉拾禀道:

  “大人,杨柯死了,卑职也把帐房先生给带过来了!”

  杨柯死在京郊一个无人窟里,那里是荒郊野地,平日里连野狗都没一只,荒凉得很,杨柯会死在那里,必定有什么原因。

  连城也想过杨柯为什么会出现无人窟的理由,原先以为杨柯与汪净勾结,突然败露之后,杨柯便已成了丧家之犬。

  而汪净却是不同,他身后可还有诺大的东厂,身份虽仅仅是东厂的一个档头,但好歹钓着杨柯这么一条锦衣卫傻鱼,成为东厂与锦衣卫之间的桥梁,其身价不可不谓倍增。

  于是连城当看到杨柯的尸体时,头一个想到的人便是汪净,想来在这个敏感时期,可谓上一刻生下一刻死的紧要关头,能把藏得严严实实的杨柯约到这荒无人烟的无人窟,并杀人灭口的人,除了东厂档头汪净,实在不作第二人想。

  但当连城继续在无人窟扫荡的时候,就在杨柯身死之地的不远处,被他扫荡到了第二具尸体,这个不作第二人想便瞬间被推翻。

  连城说到这里,脸色有些郁闷:

  “大人一定想不到是谁……”

  未料玉拾挑高了一边眉毛,毫不思索地吐出一个名字来:

  “汪净?”

  罗恭嘴角微微上翘,自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想来他与玉拾猜的是同一个答案。

  洪烈淡定地稳坐一旁右下首,上首两位一个是整个锦衣卫衙门的最高统领,另一个是他们北一所的千户大人,再左下首的一个是他们的头顶上峰,这三个人齐聚议事,哪里有他们发言的份。

  听,听着便可。

  洪烈刚在心里自我念叨完,便见坐在他下首的二货林冲霍然站起身来,中气十足、十分欢喜,连声音都高了八度:

  “太好了!这个乱勾人的老妖精要是不死,我定然……”

  玉拾淡淡的声音适时传入高兴得挥拳的林冲耳中,强行中断他的兴高采烈:

  “定然怎样?”

  林冲的话被迫中断,看着玉拾平静无波的一张玉容,又听着那“定然怎样”的四个字怎么听都含着一股寒气,他收回拳头放下,立正站好,满面愁容:

  “没、没怎样……”

  蔫蔫地回完话,林冲垂下的双眼不停地向洪烈瞟去,心道――哪儿错了?哪儿说错了?那勾得好好的杨柯总旗背叛了北一所,不是老妖精是什么?

  可玉拾的脸色与语调明显召示着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着实让不知错哪儿的林冲好生郁闷。

  本着同僚相亲相爱的好宗旨,他才不断以眼色示意洪烈帮忙提个醒,可洪烈那明显收到信号却又不想理会的模样,一下子便让林冲急得差些嘴生火泡泡。

  林冲莫名奇妙摸不着头脑,洪烈更是压力山大。

  洪烈本就被林冲突然来这么一招吓了个够怆,又感受到因着林冲对他的注目有加,连带着玉拾的一双星眸也关照到他身上来,他紧抿嘴巴,不动如山之际,默默地在心中把自已不知死活,还敢拖他下水的林冲反反复复骂了个百遍。

  至于林冲作死的乱瞟与玉拾的照顾有加,洪烈已经打定主意,倘若玉拾不开口点名,他便死活赖在这张朱红梨花圈椅里了!

  可惜事与愿违,就在洪烈打定主意的下一刻,玉拾如春风般的声音再次往右下首的方向吹来:

  “洪烈,你可是有什么想法?又或者林冲的想法便是你的想法?”

  握草!

  洪烈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十分郑重地起身回话:

  “属下认为,汪净与杨柯一样,皆是被人设计,同时被灭口于无人窟。”

  玉拾点头道:“嗯,对此你有何看法?”

  洪烈道:“不排除是东厂所为。”

  玉拾追问:“没有了?”

  洪烈一怔,硬着头发道:

  “暂时想不到其他……”

  玉拾略为失望,摆手示意洪烈坐下,她便直接问林冲:

  “林冲,你来说说,你现在的看法。”

  林冲听完洪烈所说的话后,他便知道自已错了,且还错得离谱,再瞄到斜对面左首座的连城阴郁的脸色,他便更知道自已错得彻底,脑袋埋得低低地道:

  “杨柯与汪净一同被灭口,那我们要查谁起头了杨柯背叛北一所的线索便同时断了。”

  所幸还没蠢到外祖家,玉拾算是松了口气,虽不聪明,在点拔之下倒也能想出其中关健,再悄悄瞄了眼淡然自若的罗恭,只觉得这家伙实在不该呆在她的北一户。

  有什么进展,她去指挥司找他禀报便是,偏要亲临看她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