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雅号

千户待嫁 +A -A

  然事实上,钟清池不仅是钟演嫡次子,是尚主的附马爷,也是掌管不少私产的幕后东家,其中一间赚得盆满钵满所盈之利不容小觑的云来酒馆,更是外表风光实则妻管严的驸马爷的暗藏小金库。

  钟清池被刺杀,到底是因着什么?

  权、财、情?

  在这些皇亲权贵中,情是最薄弱的,可能性最小,财的可能性大些,但在玉拾眼里,权的可能性最大,可钟清池并没什么权,他最大的权大概就是管理自已的私业……等等!

  难道是……

  玉拾突然自椅中站起,她迅速跑出北一户,一直跑到诏狱刑室。

  钟小李身上的伤在进了锦衣卫衙门之后,便再也掩盖不住,玉拾着人去请了大夫,待大夫给钟小李看完伤势,并包扎开方子妥当,已是过了小半个时辰。

  玉拾下属的小旗洪烈将亲自钟小李带到北一户时,却恰恰是玉拾跑去诏狱的时候,于是扑了个空。

  洪烈问了北一户外站守的锦衣卫,得知玉拾是去了诏狱,当下将钟小李带至北一户侧面的一间房里,让钟小李自个待会,又调来两个锦衣卫守在门外,他便随之赶往诏狱。

  林冲早让刑室里的八个家奴统统招了,但玉拾一到,得知他们八人所招的结果一模一样之际,却是不满意地抿紧了唇。

  一个又一个的家奴被林冲用了杖刑后纷纷面朝下地趴在地上,素白的里衣沾满了不少鲜血,尤其臀]部那里,就像被各浇了一盆朝天辣般鲜红欲滴,连皮带肉地覆满了鲜血。

  玉拾估摸着刑室里的锦衣卫兄弟个个都是正当壮年,又长年累月在刑室里练就了一手宜轻宜重的好手艺,林冲能让施杖刑的兄弟下这般重手,看来起先是非常不顺利啊。

  林冲一见到玉拾,以为玉拾是来验收成果的,当下便回禀出道:

  “木中虹那老家伙颇有些手段,他让这八个人分八个方向八条路跑往京郊,到半山寺去给浩英公主报信!”

  玉拾在锦衣卫抬来的圈椅中坐下,听着林冲的回禀并没有什么反应,只伸出右手去,在侧的锦衣卫即刻眼疾手快地送上高几上一并刚沏来的香茗,她接过翻了翻碗盖,吹了两下浮于茶面的细枝后,便轻呷了一口:

  “嗯,这明前龙井倒是不错,可惜不是今年刚刚采摘的明前茶,这该是去年清明前采摘的吧?”

  给玉拾递茶盖碗的锦衣卫本就有面瘫的毛病,闻言回玉拾的话也是一副面无表情,即便他的心正因着难得这般近地侍候玉面千户,而高兴得指尾一直颤个不停:

  “大人英明!”

  即便语调克制得十分平缓,玉拾还是发觉了这个给她沏茶递茶的锦衣卫不一样的情绪,不免侧目看了他一眼,收回眸光往下扫过之际,又见到他尾指越发抖得不停,她轻轻将茶盖碗放下:

  “你下去吧。”

  锦衣卫也未有多言,只是出刑室的时候,面色懊恼,更是同手同脚似僵尸般踏出刑室大门。

  未等林冲将目光自那同手同脚的锦衣卫身上收回,并暗自好笑之际,玉拾已然兀自走在趴在地上的家奴们跟前,并一个一个顺溜看过去,来回看了一遍之后,她的眸光落在其中一个家奴背上:

  “这个人留下,其他人关起来。”

  林冲顺着玉拾的手指看去,是一排家奴趴着的左边第三个,毫无异议地,他即刻下令执行玉拾的命令。

  不稍会,悉悉簌簌的声音随着锦衣卫们拖动趴着的家奴离开刑室,渐行渐远,直到一丝也再听不到,被遗留下的那一个家奴本来是面朝下紧闭着双眼,仿若外间诸事皆与他无关的尘外模样,可当周边寂静,再也听不到半点声音时,他蓦地睁开了双眼。

  当半掀起眼皮的双眼看到左右已然空无一人,整个刑室里只剩下他一个被抓来的公主府家奴时,他半含着的双眼蓦地睁大鼓圆,眼里满满是惊慌失措,再看到上首端坐圈椅中,一身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玉拾,他的脸瞬间煞白。

  身为木中虹最为倚重的丁管事手下的家生子,没有谁比他更熟悉眼前这位玉面千户,自皇帝御令罗指挥使彻查他家驸马爷被刺杀一案,除了熟悉罗指挥使,连这位玉面千户也是整个公主府上上下下所有忠心家奴的必需熟悉对象。

  其中在两日之内了解玉拾,了解得最为透彻的人,便是他――丁五。

  以前丁五不是没听过玉拾的盛名,但他却嗤之以鼻地认为,不过是投了个好胎谋了个好相貌、机遇运道都要比旁人好上百倍的官家少爷,可当他真正去了解认识玉拾,才发现玉面千户这个雅号可不是白喊的。

  玉面除了表明玉拾是一个拥有倾城之姿的雅称,更是表明这个北一所千户大人的为人处事!

  在楚国北方有一个古城,名叫咸城。

  咸城有一种独具地方风味的特色面食,名为玉面,后来因着被列为宫中贡品,便改称为御面。

  制作御面的工序共有四道――洗、炼、蒸、切。

  玉拾初为锦衣卫时,对付狡猾不肯老实招供的嫌犯,手段便如这制作御面的四道工序一样。

  先是洗,将上乘精粉拌匀揉成面团,再放于凉水中反复揉洗,直到洗净面筋为止――玉拾先给嫌犯洗脑,洗到嫌犯脑子里一片空白为止。

  接着炼,将洗出的面水过箩沉淀,在凉快干净处沉淀一夜――玉拾并不急于审问洗脑后的嫌犯,而是将嫌犯晾段时间,至少这个时间的长短,则因事或时而异。

  再是蒸,滤掉清水,把垫底的粉浆用小火在锅内提炼成团,人工搓成小块、笼蒸半个时辰后出锅,用饴络床压制成粉条状――玉拾先将嫌犯的弱点、致命点统统给抓出来细数个遍,然后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礼,彻底把嫌犯放在忠义孝悌这个大蒸笼里慢慢熬,直到时机成熟。

  最后切,缓缓将粉条状的御面晾冷,用锋刃片切成极薄的片,佐以蒜泥、姜末、陈醋、精盐、香油,即可食用――玉拾面对熬得熟透的嫌犯,最后便是一刀切,把后路彻彻底底的切断,让嫌犯明白,摆在其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合作,要么生不如死。

  初时,玉拾这一套对付与锦衣卫作对的人的御面做法,并不广为人知,直到后来玉拾当上北一所的千户,不知是谁将这套御面做法宣扬出去,又因着御面中的“御”字只有皇族方当得起,恰好玉拾又姓玉,于是便开始有了玉面千户的这个雅号。

  丁五回想着玉面千户的由来,正恍神之际,突然听到一个悠悠然的声音传来:

  “你给太子殿下送什么口信?”

  ^^真有玉面这种面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