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眠

千户待嫁 +A -A

  玉拾不出声,全力吃着桌上的各种美味面食,也是饿的,很快便吃了一个葱油饼、一个芹菜包子、一个韭菜盒子。

  红烧牛肉面的汤水喝着不够,玉拾又向店家要了一壶清茶,两杯下去,兀然打了个饱嗝。

  本以为也就吃饱了打个饱嗝而已,哪里知道这一打便一发不可收拾,想是方才吃得太快所致,玉拾自放下茶杯,便连着打起嗝,且丝毫未有想停歇下来的趋势。

  一个连着一个,打得好生火热。

  嗝嗝嗝的,连玉拾自已听着都怪不好意思,拿眼瞧罗恭,发现他正放下筷子,又用干净的湿帕擦净了手,然后伸臂过来往她后背开始轻轻地拍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

  “也没人跟你抢,便是饿极了也得慢慢吃,又不是你吃得快便消化得快……凡事也不必都靠自已,有事没事你都可以来找我。”

  罗恭说完便不再多言了,只一手给玉拾轻拍着背,另一手倒了茶端到玉拾跟前,示意她喝茶把嗝压下去。

  玉拾听话地端起茶杯就喝,喝着的当会,她想着罗恭说的话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

  刚听着罗恭前面的话时,她便觉得她该反驳反驳,但听到罗恭后面的话时,她突然觉得这话是不是有点跳题了?

  什么叫做“凡事也不必都靠自已,有事没事你都可以来找我”?

  蓦地又灵光一现,玉拾想起先前她所说“凡事都得靠自已”的话,心说原来是在回她的话,随之又不禁觉得罗恭这回话的速度是不是有点太慢了?

  玉拾在心里抱着疑问,边打着嗝边灌着茶水,还边用眼神偷偷瞄目不斜视专心替她拍背替她倒茶的罗恭。

  罗恭拍背递茶水,玉拾喝茶压嗝偷瞄,两厢各做各的,时间短倒也谁没扰到谁,时间长了,罗恭却是微皱了眉头便将手由后背转到跟前来,将玉拾频频偷瞄的一双眼给蒙上了,还郑重地单方面宣布道:

  “再瞄,你就嫁给我好了。”

  “噗……”

  这回轮到玉拾喷了。

  翌日一大早,玉拾还忘不了罗恭那句像是闲着无事随手拈来的玩笑话,以致于到了公主府前说好的汇合地点时,她还一副神游太虚不在状态的模样。

  昨夜就是一个不眠夜。

  玉拾整夜没睡好,又是比罗恭先到的公主府前,说好了在这里汇合再一同进公主府的,所以她也就在公主府一侧墙边打着哈欠,边等着罗恭。

  岂料没待到罗恭,反等到了冰未。

  冰未骑着马儿到玉拾面前,一个俐落翻身下马便道:

  “大人一大早接到圣喻,被皇上招到宫里去了,所以大人让冰未来告千户大人一声,进公主府一事便由冰未陪千户大人进去一趟。”

  没等到罗恭,玉拾不知怎么地竟是松了口气,全身心有说不出来的舒坦,当下便拍了下冰未的肩膀道:

  “得!走吧!”

  朱蓉不在,说是到京郊的半山寺上香祈福去了,顺便与自清主持说一下一个月后为驸马钟清池举行的一场大法事。

  木中虹招待了玉拾与冰未,得知罗恭这回虽是没来,却派了罗恭身边的亲兵团之首冰未与玉拾同来,招待时不禁又客气了几分。

  毕竟玉拾只是锦衣卫衙门里十个卫所中的一个卫所千户,冰未却是锦衣卫衙门最高统领的罗指挥使的心腹,整个楚京谁人不知,只是要冰未到场,那便形同于罗指挥使的到场。

  在进公主府大门之前,玉拾便问了冰未,罗恭可有交待如何将钟小李带出公主府?

  冰未回话说,罗恭什么也没交待,只让他进公主府后一切听从玉拾的命令行事。

  玉拾听完便一个头两个大,昨夜里她因着罗恭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失眠,整整一夜未睡,莫说想出个什么法子将钟小李安然带出公主府,就是这会她还是硬撑着眼皮才没睡着的。

  玉拾不禁心中着恼,既恼罗恭说话随意不羁,半点不负责,又恼自已太过着相,一句玩笑话而已么,她听过当阵风吹过不就好了么,多想什么啊想!

  木中虹刚让人奉好茶坐定,便直接问道:

  “不知千户大人与冰未大人此番前来,可是还有什么要问的?”

  玉拾轻押了一口茶,是至少三五年以上的普洱熟茶,色泽褐红,滋味纯和,有着独特的浓郁陈香,倒是养胃、护胃、暖胃的好茶。

  玉拾早就听闻朱蓉在饮食方面口味较重,而钟清池口味偏喜清淡,可经木中虹令人奉上来的普洱熟茶来看,钟清池在公主府中的权利确实比不得朱蓉,连给过府的客人所奉的香茗都是以朱蓉口味来准备的。

  虽说这不过是小小的枝末,但往往就是通过这些细节,才能真正看到事情的本质。

  玉拾放下单个价值至少百两的景德富贵缠枝碎花青瓷茶杯,开门见山道:

  “我是带钟小李前往锦衣卫衙门走一趟的。”

  木中虹暗惊,心说这钟小李要是自锦衣卫衙门走一趟,那钟小李还有命回来么?他向钟小李要的东西可怎么办?

  玉拾的直接不仅打了木中虹一个措手不及,也让始料未及的冰未在面无表情的俊面上一抽。

  木中虹心里不愿钟小李被玉拾带走,但面上却不能显出来,只诧异道:

  “可是小李犯了什么事?”

  玉拾端着千户的架子,明眸微眯了眯,明显传递着她的不悦,瞥睨了一眼木中虹后,便略沉了声音道:

  “此乃锦衣卫衙门北镇抚司的公事,就不劳木管家操心了!”

  木中虹在被玉拾瞥睨的那一眼里,便被瞥得七上八下,心知是玉拾怪他多嘴,倘若他不是皇帝最宠爱的浩英公主的人,而是随便其他权贵府里的管家,这会怕是早被玉拾的绣春刀一把架在脖子上问罪了。

  锦衣卫衙门里的北镇抚司可不比衙门里的其他司,北镇抚司专掌诏狱,负责巡查缉捕,更专理皇帝朱元钦定的案件,可自行逮捕、刑讯、处决,不必经过一般的司法机构,就连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等司法机构也无权过问,权势可谓极大,与其他司相较,更是地位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