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肖父

千户待嫁 +A -A

  出了溜儿井胡同后,玉拾说着饿,罗恭便带着她来到隔壁溜儿街的一家面食店里,坐下点了几样美味的招牌面食之后,两人便在面食店里坐下。

  罗恭一手掏出帕子,一手取了筷子擦拭:

  “怎么?晚膳没用就跑出来?”

  玉拾道:“说得好像你就用过晚膳似的。”

  罗恭噙着笑看了眼似是他肚子蛔虫似的玉拾,将擦拭好的筷子递过来,待玉拾接过又道:

  “你让工六去查近来有谁在打听你的事情,可是碰到什么暗钉了?”

  玉拾放下擦好的筷子,往面食店西南方向望去,那是姚家府邸的方向:

  “荆怀松对我知之甚详,连我与外祖姚家的那点陈年旧事也翻出来叨叨,谅他荆家一介商户,还没有胆量敢来查我堂堂一所千户!”

  罗恭知道玉拾眺眼望出店外的方向是冲着哪里瞧的,放下自已那比擦拭好的筷子后,他又拿起瓷制的汤勺慢慢擦拭了起来:

  “你在怀疑谁?”

  钟演?

  公主朱蓉?

  还是太子朱萧?

  先前玉拾尚未觉得浩英公主朱蓉可能就是她所不知道的第三方,但听工六说完木中虹在京郊宅院里娇养林烟织后,她不由自主便想到朱蓉身上去,总觉得木中虹是朱蓉的得力帮手,又是公主府里的第三把手,木中虹所作所为应与朱蓉脱不了干系。

  玉拾收回望向西南方向的目光,接过罗恭递过来擦拭好的蓝花白瓷汤勺:

  “整个楚京无人不知我与你是在彻查驸马爷被刺杀一案,先是与我深谈的方掌柜被杀,再是我无意中得知有人将我的底细查个完整并告知了荆怀松,我想谁最不想我们查清驸马爷一案,谁就是那个彻查我底细的人,也是置方掌柜于死地的人。”

  谁也没有当面将那三个嫌疑人说将出来,但玉拾与罗恭心里都清楚,这三人或许都有牵扯,也或许早就狼狈为奸。

  然事实真相并非靠臆测,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一切都是空谈。

  目前为止,两人手中都没有确切的把握,可以坚定地揪出一个人,说这个人就是幕后主使刺杀案的主谋。

  短短一日,与钟清池关系密切并知晓一些旁人不知的事情的人,已被灭口了一个。

  方掌柜已死,现在全只剩下钟小李了。

  玉拾道:“明日一早我们便到公主府去,寻个由头把钟小李要出来,要不然我怕钟小李会像方掌柜一样,很快落个死得不明不白的下场。”

  罗恭道:“木中虹只给钟小李用私刑,且还不敢用在明面上,这说明他是有顾忌的,就是不知道这顾忌是来缘于公主,还是有其他缘由。”

  钟小李被木中虹用私刑,但那些刑罚而造就的伤口却不在表面上,而是统统被掩饰于重重衫袍当中,这说明了木中虹还不想撕开这一层脸皮。

  玉拾想了会道:“会不会钟小李于木中虹而言,还有用处?比如说还有什么事情是钟小李知道的,但他却还未说出来,所以木中虹这才只是对他用了不致命的私刑,而不急于取他的性命?”

  面食店很快上了芹菜包子、葱油饼、韭菜盒子,还有两碗汤面,一碗羊肉臊子面是罗恭的,另一碗红烧牛肉面是玉拾爱吃的。

  罗恭示意玉拾开动。

  其实也不用罗恭示意,玉拾一说完,见面食纷纷热气腾腾地上桌,早就伸手去拿了一个葱油饼来咬,岂料葱油饼刚出锅,用油煎出来的香气固然是香,但那煎得焦黄的皮可还微带着滚烫的热油,赤手拿多一会那可是相当地烫手。

  就在玉拾刚咬一口便想撒手将烫手的葱油饼丢弃的当会,罗恭适时又取出另一条洁净的帕子来,长臂一伸,大手一捞,将在玉拾左手右手来回丢的葱油饼捞到他手中,再迅速用帕子包好递给玉拾。

  似是很平常,也很习惯,玉拾眉开眼笑甚是满意地重新接过葱油饼,并赞叹道:

  “跟你在一起用膳就是好!比我父亲贴心多了!”

  罗恭给玉拾包好葱油饼后,便拿起汤勺舀了口羊肉臊子面的汤水喝,听玉拾这么一说,一张俊美的脸不由皱成一团:

  “你是说……我像玉伯父?”

  问话的同时,罗恭眉心止不住跳了跳,直觉得这肖父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玉拾一边优雅地咬着香气四溢的葱油饼,一边冲罗恭摆手:

  “不不不,你比我父亲好多了!我父亲哪里会像你这般照顾我,他从来就只会照顾玉枝,还说我什么身为男子汉,凡事都得靠自已,不能扭扭捏捏,不然显得女气!”

  玉拾的解释并没有让罗恭释下一张皱得像拧布般的脸,倒是吃得正欢的玉拾注意到罗恭的不对劲,不禁往坐在她左手边的罗恭靠了靠问:

  “怎么了?不舒服?”

  罗恭摇头道:“没有,就是在想你刚才的问题。”

  玉拾了然道:“哦,那有想出什么了么?”

  罗恭道:“你说得对,不管真相如何,钟小李断不能再出什么意外,得寻个由头把他从公主府里接出来。”

  玉拾吃葱油饼吃得有点噎了,用汤勺往红烧牛肉面里舀了口汤水,连喝了好几口方觉得不怎么噎了,又道:

  “对了,你为什么不让工六继续查那个林烟织?”

  林烟织明显有问是,且说不定还是钟清池被刺杀的关健,但罗恭却让工六不必再查下去,只让工六好好去查玉拾要查的那件事情,这让她有点想不明白,但她觉得罗恭应该是另有安排的。

  罗恭喝了两口羊肉臊子面的汤水后,果然道:

  “林烟织这个女子应该不简单,就算她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她身后的人也必是一位来头不小的人物,工六只是个混混,拼命可以,但要真正查到大人物头上的事情,他还欠些火候,而且他的身份不够,行事自然诸多不便,所以查林烟织背后大人物的这件事情,我会交给冰未亲自去查探。”

  听到是冰未亲自出马,玉拾不说话了,就像罗恭所言,冰未去查林烟织与工六去查林烟织,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冰未更快也更靠谱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