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同

千户待嫁 +A -A

  混混头给玉拾比手势的时候,并未避忌谁,一是看玉拾与荆湘湘是一块的,也想着不是行内人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所以他是比得光明正大,至于看不看得懂那就得看个人的修行了。

  荆湘湘修行不到家,根本不知道溜儿井胡同的规矩,更不懂三教九流在这里汇集的道理,不是运气,也不是瞎蒙,混混也有混混的行内规矩。

  而混混行内规矩的首要,就是行内手势。

  但凡是混在溜儿井胡同里的混混,没有是谁不会行内手势的,要与溜儿井胡同做买卖的人,更加得在进溜儿井胡同前先了解一番行内手势,不然管你官儿多大势力多猛,里头的混混也不会做你的买卖。

  也有耍狠的,更有仗势的,但这样一来,想要溜儿井胡同里的混混给耍狠仗势的人做事,别说门都没有,连半个窗都别想见到。

  因着这个,虽然溜儿井胡同是楚京府衙最为头疼的地方,但对于玉拾来说,却是个十分异常的存在。

  说它异常,因为居于溜儿井胡同的人,根本就无善恶之念,接活更无善恶之分,不畏权不畏势,更不畏生死,但凡按它规矩办事的人,无一不满意而归,活从未分过善或恶,只分卖主所得报酬与买主所得结果的满意与否。

  夜里的溜儿井胡同才真正是溜儿井胡同。

  白日里的溜儿井胡同安静,没什么人晃悠,也就那么三两只睡不着觉的小猫在胡同里数街石,或刚好干完活回来的人,至于其他人则不是在自个窝里睡得正香,便是出去办事主交待的活计还未回来。

  玉拾与荆湘湘遇到的那个混混头就是刚好自外面办好事情回来,从水路一上来看到便看到一身富贵的荆湘湘与气势不弱的玉拾,这才上前搭上话并做了行内手势。

  混混头所比的手势,荆湘湘其实没看清楚,自然也就没记全,她只与玉拾说了――混混头在衣袍衣襟上捋了两下,另一手则在腰际那里轻扯了三下腰带。

  其实不然,混混头所比的手势要比荆湘湘看到的多了几个小动作,完整的手势应该是――混混头的手先从发尾划过头顶发根处,放下手来之际又往嘴唇处摆了个噤声的动作,只一瞬,手又很快往衣袍衣襟上捋了两下,另一手则在腰际那里轻扯了三下腰带。

  混混头比这些手势的时候并不算很快,可能是荆湘湘前头没注意,所以没记住前头的手势,只记住了后头的手势,而后头的手势只涵盖了一半的内容。

  发尾再下便没了,代表尽,头顶发根处是源头,代表头,合起来也就是尽头,身处溜儿井胡同,自然就是溜儿井胡同的尽头,这是地点。

  噤声的动作形同“嘘”,嘘与时辰里的“戌”同音,衣襟上捋了两下是二刻的意思,所以时间是戌时二刻。

  像居于溜儿井胡同里的人,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办事的亡命之徒,只要价钱谈拢了,就是要命的活他们也接。

  所以混混头最后面轻扯腰带三下的手势,意思是在跟玉拾说――他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的人,事大小先不论,定金都得至少三锭银子。

  溜儿井胡同尽头,戌时二刻,定金至少三锭银子,这才是混混头所有手势加起来要传达的意思。

  玉拾与罗恭早在到溜儿井胡同之前,便各自戴上了来的路上特意去买的面具。

  玉拾戴的是戏剧小生脸谱的面具,罗恭则戴了个戏剧旦角脸谱的面具,且还是个青衣。

  两个面具都是玉拾选的,就在罗恭诧异着以为玉拾是想借着面具恢复一会女儿身份的时候,玉拾随手一递,将青衣面具递给了诧异心思还未尽散的罗恭。

  也不管罗恭什么反应与表情,玉拾将青衣面具塞到罗恭手里后,便自个戴上小生面具悠悠然转开,直往面具店后门方向走。

  罗恭低头只看了眼青衣面具,在面具店老板想着可能得换个面具的眼神下,他淡然地将青衣面具戴上,再慢吞吞地跟在玉拾后面,自面具店后门离开。

  有许多避忌的买家时常会在附近的面具店里先买个面具戴上,自前门入再从后门离开,前往溜儿井胡同,是为了身份的保密,也是为了遮掩一些麻烦。

  面具店除了主要卖面具,其实还供应一些衣袍,都是男子所穿的衣袍,没有女子的,因为所有在夜里前往溜儿井胡同的人,都是有什么事情想让溜儿井胡同里的混混去办的,便是女子买主,为了隐藏真实身份,也都会扮成男子前往,所以备女子衫裙根本就是蠢得多余。

  其实说到底,溜儿井胡同就像是一个小小见不得光的商会,里面的混混真正的家都不在那里,胡同两旁看起来像家的民舍其实不是家,而是一间又一间的铺面。

  铺里面的卖主可以是男的,也可以是女的,但凡能在溜儿井胡同里站住脚根替人办事的女混混,那都是极为不简单的。

  光要不让溜儿井胡同里其他男混混瞧不上或欺侮,女混混就要有非常强悍的实力,更要有长期受得信男混混搔扰的准备,所以溜儿井胡同至今没有一个能真正站住脚根的女混混。

  便是有,为了免去女儿身诸多不必要的麻烦,大概也会女扮男装地隐在一大堆男混混里头的假男真女混混。

  玉拾与罗恭各戴了面具刚踏进溜儿井胡同,便看到白日里冷清得不得了的胡同已然热闹得像一条花街,其喧喧嚷嚷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楚京有名的花街――垂柳街的灯笼高挂、莺声燕语。

  这就是白日里的溜儿井胡同与夜里的溜儿井胡同的不同,更是为什么白日里来溜儿井胡同无需戴什么面具,而夜里则需要戴面具的缘由,因为夜里的溜儿井胡同才是真正的溜儿井胡同,才真正是开门做买卖的时间。

  能在夜里进溜儿井胡同的,皆是带着目的来的买主,于溜儿井胡同里的混混而言,那就是金主。

  两人远远望去,便见整条胡同形形色色都是戴着各色各样面具的人,有买主,也有卖主。

  买主与卖主也很好区分,卖主是溜儿井胡同的混混,个个都或蹲或坐在胡同两边民舍家门大开的门槛上,而买主则随意走在胡同中间,或两两三三结伴,或独身一人。

  玉拾与罗恭就是属于随意走在胡同中间的买主,刚置身其中,便有同样戴着面具的卖主上前来表示可接活,倘若没熟人可叨两句。

  玉拾即刻表示已有熟人,那卖主也俐落,更是知规矩,立马回到原处蹲下,像是继续等待买卖上门般望向两人的身后,看有没有其他买主再进溜儿井胡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