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搅局

千户待嫁 +A -A

  一旦曝光,方掌柜便是性命攸关。

  除非揪出幕后黑手,否则锦衣卫便是能护得方掌柜一时,也护不了一世。

  可再这样想着,这样明白地告诉自已,玉拾还是觉得方掌柜的死,她是有责任的,因为她确实忽略了也没尽力去保方掌柜的性命。

  这是事实,不容她抵赖。

  玉拾告退,罗恭也表明一块走,于是两人同冰未、林冲四人从锦衣卫衙门出来的时候,罗恭是怎么样的,玉拾没注意,她只知道她自已一旦回府,准是一沾枕头便睡个天昏地暗的疲累状态。

  可问题在于她尚不能回府,玉拾大大叹了口气。

  打发了冰未与林冲各自下差归家后,罗恭与玉拾两人慢慢在街道上走着,都没想骑个马好快些归家。

  玉拾是尚不能归家,罗恭则是见玉拾没想骑马,他便也没骑马,干脆一路跟着,反正自锦衣卫衙门回罗府、玉府都是一个方向。

  顺道嘛,也就顺到底了。

  见玉拾叹气,罗恭便开口问上一问,才知道玉拾今夜还得去溜儿井胡同赴一个混混头的约,他即刻皱起了眉头,颇有轻斥的意味:

  “那是什么地方,难道你不知道么?”

  玉拾应道:“知道啊!”

  听着玉拾轻松无所谓的口气,罗恭只觉得胸又闷了一些:

  “知道还大半夜只身前往?”

  玉拾不乐意地看向罗恭,微眯了眼道:

  “那混混头都向我比行内手势下约定了,莫非我还怕他不成?”

  下了差,尽管罗恭身上还穿着一身官袍,玉拾还是将此时此刻的她划分为私底下的玉家少爷,将罗恭划分为罗家少爷,并非什么千户与指挥使,称谓也就随之不再是卑职与大人,而是你我了。

  罗恭解释道:“我并非小瞧你,只是他同你比行内手势,你也可当做没瞧见或看不懂。”

  玉拾反驳道:“我要是不懂行内手势,我进溜儿井胡同做什么?”

  这是事实,然而罗恭接着便不痛不痒地指出另一个事实:

  “荆湘湘就不懂。”

  听着罗恭凉凉加欠扁的语气,玉拾恨恨,早知道就不将所有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了!

  玉拾暗下咬牙,三步迈成两步,加快速度走到罗恭面前去,大有“本姑娘再不想与你肩并肩慢步了”的风火架势,嘴里还甚是不悦地强调道:

  “反正溜儿井胡同,今夜我是去定了!”

  罗恭也不恼,甚至有点想笑,他依旧慢吞吞地后面走着,回了句:

  “行,那我也去。”

  这话一落,早走到罗恭面前去至少得有十几步的玉拾立马一个定身,再迅速一个回转走回罗恭身侧:

  “他约的是我,你去做什么?”

  罗恭挑眉:“他可有说不准你带人去?”

  玉拾愣了,回想了下当时的情况后,便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等到玉拾回过神意识到自已太过实诚之后,已然见到罗恭满意且得意的笑容,真真是为时已晚!

  玉拾深深呼吸个来回后,认清事实并退而求其次道:

  “好,你想跟便跟,但你得答应到了溜儿井胡同,你不能搅局!”

  罗恭不咸不淡道:“总搅局的人好像不是我……”

  倘若罗恭说这话的时候,不要似笑非笑、言而未尽、意有所指地将玉拾瞧着,她大概也就装个聋子混过去了,可装得聋子,经不住得再装个瞎子啊装!

  玉拾愤愤地再次不想与罗恭并肩走着,她重重地踏着街道上的板石,似是泄愤般踏得富有节奏又自带响乐,最后还是忍不住走回来瞪罗恭:

  “我哪有总搅局?!”

  罗恭凉凉道:“上回在万湖茶楼,是谁抓着说书先生的胡子不放,怒气汹汹地连喊带嚷,搅得我要等的人来了都不敢踏进茶楼门槛的?”

  本来很硬气的玉拾听罗恭说起两月前的陈年旧事,两边鼓着的脸颊立刻如泄气的青蛙肚皮一下子瘪了,期期艾艾道:

  “那不是……我听不得旁人胡说八道么,我这叫实诚!”

  罗恭挑高了一边眉毛看玉拾,见她还敢回嘴并自夸也是乐了:

  “那应国早亡了两百多年,应国最后一代皇族的文泰公主也早亡了两百多年,你是从哪本哪册史书里看到并证实说书先生所言就是胡说八道的?”

  两百多年前应国的文泰公主在亡国之前突然亡故,至今她的死仍是一个谜,说法也是众说纷纭,各不相同,所以才有罗恭这会的质问。

  面对罗恭的质问,玉拾其实是真实知道答案的,但她能说,却无法证实她所说的就是真正的答案。

  就像两月前在万湖茶楼一样,听着说书人随口胡编两百年前应国文泰公主的故事,她一时气极不管不顾冲上台去揪着说书人的胡子,喝斥说书人胡说八道,但真问她凭什么这么肯定说书人就是在胡说八道,她还真回答不了。

  玉拾既拿不出什么确切的证据,更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吼一句――本姑娘就是两百多年前的文泰公主!

  别说众目睽睽了,就是在玉将、玉枝,甚至罗恭面前,这辈子身为玉拾的她也无法这么大声地吼一句。

  那样吼完的后果,玉拾想着大概有两个,一个是她成功吓死几个人,一个是她成功成为一个疯子。

  不管哪一个,玉拾真心不想要这样的后果。

  玉拾就像两月前在万湖酒楼被说书人反质问时一样,她沉默了半会,便理直气壮地梗着脖子道:

  “反正我就知道!文泰公主是殉国而亡,而不是像那个说书老头所说的为情自杀!”

  为情自杀?

  开玩笑!

  她堂堂文泰公主在上辈子连个芳心怎么暗许都没经历过,哪里来的为情自杀?!

  罗恭瞧着愤愤又嘴硬的玉拾,总觉得她这样维护两百多年前的亡国公主,实在是没有道理,就算真喜欢那个只存在于史册中的文泰,这样的反应也实在是过激了些。

  罗恭捋了捋微皱的袖口,压低了声音打趣道:

  “倘若我不是早知道你实则是一只真凰,就凭你对那已死了两百多年的文泰公主的维护程度,我都要以为你是喜欢上人家了。”

  玉拾一听差些被自已的口水呛到,睁圆了双眼瞪着淡然口出惊言的罗恭,震惊的小嘴几乎可以装下半颗熟鸡蛋,许久她才找回自已的声音:

  “胡、胡……”

  岂料玉拾要艰难表达出来的“胡说八道”或“胡言乱言”四个字还未说全,罗恭已然目不斜视地打断她的话:

  “快走吧,迟到总是不好的,何况还不知道那混混头能不能耐心等你一时半刻的,要是弄成失约那就更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