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画卷

千户待嫁 +A -A

  本来店小二还想上前去扶方掌柜一把,但方掌柜却是不领情。

  方掌柜大声喝斥着不许店小二上二楼,当时他虽觉得奇怪,可方掌柜的话他又不能不听,于是他也没多想,端着脏水去后院倒掉,打算换上清水再继续擦拭大堂里的桌凳。

  可还没等店小二提着一桶清水回到大堂,大堂上面的二楼便传来了救命的声音。

  玉拾道:“只有一声?”

  店小二道:“对,小的只听到一声‘救命’,再跑回大堂跑上二楼便看到了掌柜趴在梯梯口死了!”

  林冲受玉拾之命再去问了一遍酒馆里的其他人,他问完回来便道:

  “都说没见到什么可疑的人,或听到什么可疑的声音。”

  看来刺客真是个高手,钟清池是无声无息被杀的,当然也不排除当时有叫一声救命,只是无人听到,而方掌柜显然虽早有预料到自已危险,却也只来得及给她捎个字条并喊声救命,便被刺杀身亡。

  玉拾道:“林冲,你带几个人去把云来酒馆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给查看个遍,看看有什么异常。”

  林冲领命而去。

  玉拾到方掌柜的房间时,店小二也随侍在旁,一副随时供问的模样。

  玉拾没有理会店小二,随着店小二跟着,她开始在方掌柜房中游走,将此刻方掌柜房中的摆设物什与先前记在脑海中方掌柜的房中摆设物什做了个比较,然后发现竟是丝毫没有什么不同。

  再次看着墙上挂着的《远山花亭》画卷,却再不是她与方掌柜同坐着说话的情景,而这样的变化竟在还不到一日之间。

  玉拾取下《远山花亭》到桌旁坐下,将画卷铺开放在桌面上,她看得认真。

  画中蓝天白云,有山有水,有花有亭――蓝天白云是一座高山,高山上有一座八角琉璃亭,亭边种着牡丹花,葱翠树木中隐隐带着娇艳夺目、色彩缤纷的牡丹花。

  不知道为什么,玉拾总觉得这副钟清池特意送给方掌柜的《远山花亭》应该是有什么含义的,只是一时间她尚能抓出个头绪来。

  这般想着的下一刻再细看那八角琉璃亭时,玉拾终于瞧出点端倪来,嘴角止不住地扩大,她迅速将画卷卷好,起身道:

  “这画我带走了。”

  话是说给店小二听的,也是知会一声,并没有商量或寻求意见的意思。

  店小二当然明白,在旁只点了个头应了声是。

  林冲带着几个锦衣卫很快查遍了整个云来酒馆,依旧毫无所获。

  玉拾听着林冲的回禀,也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只觉得那样悄无声息杀人的刺客即是个高手,这样杀人杀得不留半点痕迹实在是在情理之中。

  玉拾让几个锦衣卫留在酒馆处理后续问题,她则带着林冲是出了酒馆,双双翻身上马,她问林冲:

  “你出锦衣卫衙门的时候,可知指挥使大人还在不在?”

  林冲想了想道:“属下没见着指挥使大人,倒是听洪小旗大人提过,那会冰未大人还在练武场!”

  洪烈是玉拾北一所下的小旗,既然他跟林冲说冰未还在锦衣卫衙门后面的练武场里,那么便足以说明罗恭那会还未出锦衣卫衙门。

  玉拾道:“回锦衣卫衙门!”

  到了锦衣卫衙门,玉拾直接往指挥司而去,连北司都没瞄一眼,林冲不带疑问的,赶紧跟在后面。

  指挥司与锦衣卫衙门里的其他司不同,司里并没有分成很多的大院,像北司里面就分成了五个大院,因为有五个卫所。

  但指挥司却只有一个大院,一个完全属于罗恭一个人的大院。

  所以严格来讲,指挥司在整个锦衣卫衙门中占地并不算大,布置构局却最为精妙,小到摆设物什、大到横梁立柱更是精致大气。

  罗恭果然还在指挥司里,一进指挥司大门,玉拾便看到了坐于司内正中办差处的罗恭,她快步踏进,行礼后道:

  “大人怎么还没回去?”

  罗恭示意林冲免礼后道:“本座觉得你会来找本座,于是本座在这里等你,如何?有没有很感动?”

  玉拾还未有所反应,林冲倒是先在一旁暗笑起来,连去沏好茶回来的冰未也抑制不住抽了下嘴角。

  玉拾在心里对自已说了三遍“当没听到”之后,她方在桌旁坐下,噙着笑道:

  “卑职特意这么晚还过来打扰大人,是想请大人看看这副从云来酒馆方掌柜房中取来的画卷!”

  尽管玉拾笑得有些假,罗恭也当没看到,瞄了两眼玉拾摊开在桌面的画卷后道:

  “这是《远山花亭》?”

  玉拾点头道:“没错,而且是真迹。”

  罗恭眼眸落在画卷左下方道:“没有落款,你怎么知道是真迹?”

  玉拾道:“就是知道!”

  听着玉拾理所当然毫没有想稍微解释一下的话,罗恭想着倘若放在平日里,她应该会解释一番,但由于他刚说了那样暖昧不明的话,她大概是生气了。

  林冲在心中为玉拾竖了个大拇指,心道他家千户大人就是好样的,放眼整个锦衣卫衙门,谁敢与指挥使大人这般说话?!

  冰未贴身跟在罗恭身边久了,像玉拾有时不将罗恭放在眼里的话,他是听过一些,但罗恭这样随意说一些明显令人误解的话,他却是头一回听到,不禁也有些纳闷。

  以过往的经验来看,罗恭觉得这会他就该先避其锋芒,以怀柔政策为先,于是他正经瞧起来画来:

  “你说这副《远山花亭》是附马爷送的?”

  玉拾点头。

  罗恭又道:“附马爷特意送方掌柜这样贵重的名家画作,而方掌柜显然并非识画之人,你是觉得这副画有什么含义?”

  玉拾再点头。

  罗恭笑了:“你应该看出来了吧,来找本座也是为了告诉本座这个,说吧!”

  玉拾讶道:“大人看不出来么?”

  罗恭懒洋洋道:“既然你已看出来了,本座何必再去费那个神。”

  好理所当然的语气,为什么玉拾会觉得有点熟悉呢?

  相较于玉拾只是觉得有点熟悉,林冲与冰未却是直接想到前一刻玉拾刚刚说过“就是知道”时的那个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