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连枝

千户待嫁 +A -A

  但劝和是劝和了,也不过是让莫言辉与姚世雄未再动口又动手,这一场富贵厢聚首的小会自然是不欢而散。

  姚世雄先走的人,莫言辉是后出的富贵厢。

  莫言辉这一出来,玉拾才知道姚世雄其实也没吃亏,因为她在莫言辉脸上也看到了一只被揍得乌青冲血的眼睛,她心下不禁舒服了些。

  姚家与玉家再不相往来,那血脉终归连着,姚世雄不认得玉拾这个表亲,可玉拾却无法在明知是表亲的情况下,还眼睁睁看着算是她表哥的姚世雄被单方面欺负。

  姚世雄鼻青,莫言辉眼肿,算是打和了。

  姚家没赢也没输,玉拾对这个结果还是较为满意的。

  两个脾气大架子大的少爷一走,闹剧一落幕,打骂声一消停,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这两位富家少爷竟是把他们请来的真水阁清倌翠翟姑娘给忘了!

  玉拾在见到莫言辉出来的时候,很自然地把脸转向一旁去,避开与莫言辉正面对上。

  莫言辉被打肿了一只眼睛显然也是不想见人,匆匆低头走过,算是与有一面之缘的玉拾安然擦肩而过。

  虽然时间已过数月,莫言辉不见得还认得玉拾,但凡事皆怕个万一,她觉得还是避开稳妥些为好。

  姚世雄与莫言辉一走,便有不少富贵厢里的老爷或少爷纷纷出来相邀翠翟,说是重金邀翠翟到他们富贵厢中献艺助兴。

  店小二这会已处理好富贵厢偶尔会出现的突发状况,忙回过头来向玉拾赔罪:

  “让公子久等!小的给公子赔不是了!公子这边请!”

  听着店小二的赔罪之语,玉拾却是看向翠翟所站的方向道:

  “不知在下可有幸邀得翠翟姑娘一叙?”

  林冲再次愣了,店小二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林冲愣了一愣之后,看着如春风扶柳般的美人儿翠翟看得一张脸慢慢红了起来。

  待在富贵厢桌旁坐下,林冲仍不敢相信玉拾竟然会邀清倌助兴,更没想到翠翟会听着谁的邀请许久也没应,却在听得玉拾开口相邀之际应得颇快。

  这种感觉就像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林冲想着翠翟或许正是在等玉拾相邀,于是玉拾那么一开口,不就正中翠翟的下怀了么?

  如此这般一想,林冲浑身的燥红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便是警戒。

  店小二呈上一壶好茶几样精致茶点之后,便很识相地退了下去。

  玉拾、翠翟、林冲三人刚坐下,她便让翠翟先随意弹一首曲子,她与林冲则喝着茶吃着茶点静心听着。

  也不知翠翟是有意还是无意,所弹曲子竟是有名的《凤求凰》,眉宇瞥眸间满满柔媚,琴声更是情意绵绵,弹得人的心都要醉了,骨头也要酥了。

  玉拾听得嘴角含笑,面色如常。

  林冲则听得思绪万千,暗道玉拾又祸害了一个好好的美人儿。

  翠翟弹罢,玉拾便没再与翠翟兜圈子,想着应当聊入主题了。

  翠翟也明白玉拾方才让她弹琴,不过是弹给富贵厢外那一双双竖起的耳朵听的,赶在玉拾直切入主题之前,她突然浅浅一笑,看向随侍在玉拾一旁正危襟坐于她右手边的林冲道:

  “看来林校尉对我有些误会。”

  翠翟的声音轻且柔,无意间还透着一股媚。

  但凡是男子,谁也经受不得这样美人笑眸一瞥的媚音,警惕在心头的林冲也不例外。

  林冲在瞬间听得翠翟的媚音时,他的骨头不禁酥了一酥,随之又强打起精神道:

  “翠翟姑娘说笑了,哪里有什么误会……你认得我?!”

  林冲回话回到一半便反应过来翠翟对他的称呼,一双如铜钱的大眼即刻瞪个老圆,他满眼讶异。

  翠翟笑而不语,却是将一双美眸转向对座的玉拾脸上,柔柔弱弱道:

  “看来大人还未将小翟的真正身份告知林校尉。”

  林冲也非真正蠢笨之人,不过是时常在聪慧过人的玉拾一相较之下,他方显得蠢笨无比。

  玉拾只笑着还未应声,林冲已然说出翠翟的弦外之音:

  “大人,她也是……”

  玉拾讶异于林冲这回反应倒是快之际,不忘轻点下头算是肯定林冲话中的猜测。

  一见玉拾点头,林冲将铜圆大眼转回翠翟那张美丽温婉的脸上:

  “那莫家少爷与姚家少爷的争吵……”

  翠翟笑着赞道:“林校尉果然聪明!”

  翠翟如小鱼一样,也是玉拾的线人之一。

  初次这样被一个美人儿直接夸聪明,林冲不禁耳根又烧个通红,十分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嘿笑两声道:

  “哪里哪里!都是大人教的好!”

  玉拾眉毛一挑,倒是将林冲拔给她的功劳尽数收了,还收得十分坦然,点头道:

  “嗯,林冲慧根不错,也就比连城差了一些。”

  玉拾这话一落,翠翟是捂了嘴轻笑,林冲则苦哈哈了整张脸,心道――大人您说前半句就好了,后半句能不能就别说了!

  林冲可是经常听连城抱怨说,玉拾总时不时明里暗里挤兑连城的智商,连城本就差,他竟比连城还要差上一些,那他得有多差便可想而知了!

  玉拾没理会林冲苦哈着的一张脸,对翠翟道:

  “可套到有用的线报?”

  翠翟道:“尊大人所命,小翟幸不辱命!”

  翠翟听了玉拾的话,刻意在今日富贵厢聚首中挑起莫言辉与姚世雄的矛盾,也如愿在莫言辉与姚世雄争执不下的言语中听到了不少线报。

  莫言辉本与姚世雄就不大对路,在未共同做下那桩大买卖之前,两人时常为了谁家是三家之首的问题比较高低、争论不休,共同做下那桩大买卖之后,两人便在各自的父亲授意之下,有意重修于好,这才有了今日倚香酒楼富贵厢聚首一事。

  两人本想着各自心中疙瘩仍在,便邀了翠翟这位真水阁有名的清倌来献艺助兴,也是为了缓和两人间的不和。

  但莫言辉与姚世雄千算万算,也料不到翠翟会是玉拾的人,妥妥的修好聚首竟被翠翟搅局搅成了决裂小会。

  玉拾道:“这般说来,莫家与姚家是有意站在同一阵线,继而同气连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