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闹剧

千户待嫁 +A -A

  倚香酒楼是楚京里数一数二的酒楼,在千灵街更是头一号的大营生,能不知道楚京里有条千灵街的,但绝不能不知道楚京里的倚香酒楼。

  也就因着名气大,“倚香酒楼”这块招牌被五花八门的模仿过,当然也不是全然一样,像倚禾酒楼、以香酒楼、奇香酒楼,或者干脆挂上一块“倚香楼”的招牌也是有的。

  所以林冲那会一听小鱼说到倚香楼,其实他也就往诸如此类的模仿招牌去想,并未料到竟是鼎鼎有名的正牌“倚香酒楼”。

  倚香酒楼面阔五间,共成三层,越往上客人的身份越贵重,而这贵重可就不是区区钱财所能衡量的了,所以大堂经常爆满,二楼富贵厢绝对满座,三楼扶摇厢则是无虚座。

  玉拾跟着罗恭来过一回,不过那一回都是罗恭打头阵,她居次,冰未与连城随后,且都是飞鱼服绣春刀的全副武装,一行四人浩浩荡荡气势恢宏,直接将倚香酒楼里的客人给吓走了大半,余下的一小半则全是三楼其他厢房里闪亮着双眼打算瞧热闹的客人。

  这一小半的客人皆是即富且贵的主,与罗恭、玉拾同朝为官,虽历来对锦衣卫有所忌惮,但也没到一见便畏惧至遁逃的程度。

  玉拾这会一身常服,又与上回跟着罗恭来见东厂督主孟申的情形大不相同,是一脸的温和闲适,就像是大户人家里闲来无事出来尝个佳肴品个小酒的公子爷,倚香酒楼的王掌柜便是出来亲迎,也未必能认出这会的玉拾便是那会的玉面千户。

  何况王掌柜正忙着,根本没空招呼平平常常踏进酒楼大门的玉拾与林冲,倒是热情的跑堂店小二立马迎了上来:

  “两位客倌里面请!公子是上二楼呢?还是……”

  店小二是个跑堂的,跑堂跑久了自然也有几分识人的本事。

  店小二一瞧玉拾与林冲,便晓得玉拾是主,林冲是从,于是一句客气话过后,便是直接看着玉拾恭恭敬敬地问话。

  虽是瞧不准玉拾到底有无官职在身,店小二只觉得玉拾一身贵气,想着便是非官宦子弟,定然也至少是在二楼的富贵身份。

  店小二也机灵,除了问是否上二楼,后面一句则是带着迟疑不确定却又似是任玉拾任意挑选楼层的语气,既给了玉拾面子也免去了他一个惹大人物不高兴的后患。

  莫家少爷与姚家少爷请了真水阁的清倌献艺助兴,自然不可能在酒楼大堂,三楼则历来只有官宦子弟方能开厢畅饮,莫家与姚家不过是商户,自然不在此列。

  玉拾道:“二楼富贵厢。”

  店小二闻言立马引路,玉拾为首,林冲随后。

  岂料三人刚刚转入二楼楼道,便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在玉拾所站定的位置前十步之外的富贵厢里,有一个人突然被丢了出来。

  被丢之人是个男子,瞧那身着装扮富贵之气扑面,玉拾想着不是莫家少爷便是姚家少爷,不由又细想着年前她曾见过一见的莫家少爷的模样,想了一会便比照着被丢男人的模样,她可以确定这被丢男子应当是姚家少爷。

  先前之所以与玉枝说已记不得莫家少爷与莫家小姐的模样,不过是玉拾不想好帮倒忙的玉枝多想,继而做出一些让她想灭了嫡亲妹妹的误人害已之事。

  店小二哎哟一声,不知是替姚家少爷叫疼,还是替被毁坏的富贵厢厢门叫疼,随着哎哟一声,他人已奔至姚家少爷身侧将其扶起,嘴里还频频问着:

  “姚少爷没事吧?可有摔着?”

  林冲低声问玉拾:“大人,那是姚家的少爷?”

  玉拾道:“嗯,姚家二少爷姚世雄。”

  林冲轻哦了声,再不敢问旁的,按理说这姚世雄还是玉拾嫡亲的表哥,可这会他见玉拾无动于衷,又想着玉家与姚家素来毫无亲戚间的往来亲密,玉拾这会反应倒也算正常。

  姚世雄被打得丢出富贵厢外,可谓丢人丢大发了,又见其他富贵厢中有不少富贵人家的老爷夫人或少爷千金打发小厮丫寰出来瞧个究竟,那眼神皆像瞧好戏般。

  这左右一瞧,姚世雄更是恼羞成怒,不禁面色黑沉沉地大声嚷道:

  “莫言辉!本少爷跟你没完!”

  随之富贵厢里便传出来一个女子劝阻莫言辉与姚世雄莫要再打的软言轻语。

  林冲道:“那女声应该就是翠翟姑娘吧?”

  玉拾点头:“嗯。”

  林冲又道:“这莫家大少爷与翠翟姑娘果然也都在,且还真的发生了不少的争执,看来大人的线人这回没有报错。”

  玉拾道:“先前关于荆怀松的消息,小鱼也没有报错,不过是中途出了点意外,这才让结果有些偏差罢了。”

  就在玉拾专心看摇�子的赌侍给荆湘湘比手势放水的时候,她不禁瞧出了赌侍比手势所代表的点数大小,耳朵也没闲着,将另一端两个在闲话的赌侍对话也听进耳里。

  那闲话中便有提到荆怀松确实到过金玉满堂赌坊,不过荆湘湘来了,说是荆家老爷正在急找荆怀松,荆怀松才提前离开金玉满堂赌坊。

  那个时间,玉拾在心中暗下算了算,正好是荆怀松前脚刚离开,她与林冲后脚便到了金玉满堂赌坊,真真是不凑巧。

  林冲听完玉拾简略一说完,随之讶道:

  “那大人为什么还要扣小鱼的半个月线银?”

  玉拾挑眉道:“世间万物随时都在变化,倘若非是如此,我要线报做什么?既然我养着他们当我的眼睛与耳朵,便是要时刻掌握了解世事每一个瞬间的变化,他们若是做不到,难道不该罚么?”

  林冲哑口无言,心道玉拾这淡漠的语气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想了一会,终于让林冲想起来像谁了,不就是像极了锦衣卫衙门里的指挥使大人罗恭么!

  玉拾与林冲站在二楼楼道上看着听着莫言辉与姚世雄因着一个清倌而起的闹剧,店小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与里面的翠翟劝和了两位皆脾气不小架子也不小的少爷,将持续了至少得有两盏茶功夫的闹剧拉下落幕。

  ^^推荐乌珑茶作品《骄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