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伎俩

千户待嫁 +A -A

  太子谋士收买这些富贵商人,图的自然是钱财,而富贵商人甘心破财,想借的不过是太子朱萧的势。

  太子图财,商人借势,双方各有各的打算。

  倘若顺利,这样的打算可谓双赢。

  可倘若不顺利,这样的打算便只能是一方利一方损。

  利的自然是太子,损的自然是商人。

  朱萧突然间想图这些富贵商人的财,玉拾尚不知是为了什么,但这足以说明朱萧的财况已出了大问题,不然不会图谋到商人的身上。

  富贵商人则是想借朱萧的势来为自已开路,更方便盈自已的利,可这样的开路暂时却是不可声张不可见光的。

  一旦见了光,不免让人如同玉拾想的那般想到朱萧的财况,而朱萧正好管的是楚国户部这样的经济命脉,皇帝朱元闻风后不可能不查。

  最终查的结果是什么,又会酿造出怎样的后续灾难来,真真是令人不得不为朱萧捏一把冷汗,所以荆湘湘的父亲才会与荆湘湘说出“这买卖虽大,却是一个长远的买卖,没个三年五载,恐怕也见不到效果”这样的话来。

  由此可见,荆湘湘的父亲倒是一个看得透彻的商人。

  只是既然已看得透彻,那便该深知其中冒的险有多大,然朱萧是太子,即便知道这是在断头台与富贵窟两边游移的买卖,荆湘湘的父亲也没有可选的余地。

  不仅荆家是,就连余下的莫家、姚家应当也如是,就是不知莫家老爷与姚家老爷是否与荆家老爷一般看得透彻了。

  玉拾道:“投入多少,回报便会多少的成倍,荆家财大气粗,投入的钱财必定不少,尽管得拖个三年五载方能看到回报,但这回报一来,荆家必定更上一层楼,那么成为三家之首也不是什么难事。”

  荆湘湘道:“可惜这样的买卖并不是我们荆家只一家便能吞下的,我听我哥说过,莫家与姚家也做了这样的买卖……这个千户大人应当也晓得才是。”

  荆湘湘的暗喻,玉拾听明白了。

  令玉拾意外的是,荆湘湘竟真的如外间传言那般,不仅参与了荆家买卖,有意在日后接管一部分产业经营,居然连她与姚家的关系也知道个一清二楚。

  在楚京里做买卖,门面广是一回事,理得清楚京中各个人物间的利害关系也很重要,要如何衡量这些利害关系中的主次、避讳及打交道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以玉拾看来,荆湘湘应当有接受过这一方面的教导,只不过不知是因着时日尚浅,还是天资不够,荆湘湘所了解的不过是一知半解,远远达不到心中自有计量的程度。

  玉拾不禁试探道:“原来荆小姐也知道姚家是我外祖家,可荆小姐大概不知道,我自小便不曾到过外祖家,也未曾想过要去,即是连进过姚家门都不曾,又何谈晓得不晓得?”

  荆湘湘一听,果然神色有些犯迷糊,还瞧了眼候在身后的阿秋,显然她得到这情报也是不久,且这情报还不尽不实。

  可倘若荆湘湘真的有派人去查探玉拾与姚家的关系,情报不可能会是这样不尽不实的结果,毕竟玉拾与外祖家形同陌路这一件事在楚京算不得秘密,只要有心人一探查,皆能尽然晓得。

  莫非荆湘湘并非查过她与姚家的关系,而是自荆家人中的谁听来的?

  玉拾在心中猜测着,又想着倘若真是如此,那么那个荆家人应当就是荆家的少爷,而荆家少爷是特意查的她,还是早就晓得这事?

  不管是特意的查,还是早就晓得,能在近来让荆湘湘听到关于玉拾的事情,那只能说明如同她在查荆家一般,荆家也在查她!

  一个小小商户竟敢查她北镇抚司第一卫所的堂堂千户,荆家少爷自是还没有这个胆量,那么给他这个胆量的幕后人会是谁?

  是钟演的人?

  还是太子的人?

  亦或还有第三方的人?

  就在玉拾回答后的思忖间,荆湘湘也在努力回想着她自哥哥荆怀松那里听到的话,好似当时也有提到玉拾与外祖姚家似乎并不往来的事。

  一回想清楚,荆湘湘真想咬断自已的舌头,心道玉拾既是与外祖姚家不往来,那也是因着玉拾病逝母亲之故,她却什么不提,偏偏提起玉拾心中最难过的事情来。

  荆湘湘带着懊恼赔罪道:“对不起……千户大人,我只是听哥哥说过一回,刚才又嘴快……”

  玉拾见荆湘湘这样诚心待她,她却是带着目的接近人,心中不禁有愧,听着荆湘湘的赔罪,心中愧意更深了,不禁道:

  “荆小姐无需致歉,我与外祖家从不往来一事,在楚京中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只是未曾想过荆少爷居然这般了解我与外祖家的事情,真乃本大人之幸!”

  本是愧意满满而安慰荆湘湘的话,可毕竟跟在罗恭身边久了,近墨者黑,不自觉也跟着染黑的玉拾说到最后,还是随之射了一支暗箭直指荆家意图。

  荆湘湘闻言,立马便慌了。

  荆湘湘怕荆怀松私查玉拾与姚家关系一事被玉拾误会,所谓民不与官斗,玉拾若是不计较,那自然是小事,倘若玉拾要计较,那多的是法子找荆家的晦气。

  荆湘湘虽在做买卖上颇有眼光,算得上荆家这一辈年轻人当中的翘楚,但因着女儿身,与外打的交道有限,并不十分懂得与人虚以委蛇、探人虚实的道理,时常被稍微狡猾一点的人一套便套得乱了方向。

  此刻,便是如此。

  荆湘湘除了是被玉拾引话引得没了方向,也是被玉拾的美色迷得没了主心骨,放在平日里,她虽涉世未深,却也不至于这般没用。

  荆湘湘微白着脸色解释道:“哥哥也是在无意中自旁人口中得知,千户大人可千万莫要见怪!”

  荆湘湘一说完,便想着今日真不该出门!

  可一想过,荆湘湘又看到坐在她对桌的玉面千户对她笑得十分和气,那瞬间又让她觉得今日真是出门出对了!

  荆湘湘这般纠结的心思尽落在脸上,这让玉拾不禁暗道,荆湘湘虽在买卖上有些精通,但真的如荆家老爷之愿磨练出一个荆家的出色女商人来,这大概还需一段悠长的磨练岁月。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玉拾很快便起身与荆湘湘分道扬镳,丝毫不拖泥带水,决断得宛如与荆湘湘的偶遇相识不过是一场快且及时的急雨。

  玉拾的急时抽身,令荆湘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郁郁寡欢,虽然后来她终于明白,那一日的那一场美丽的偶遇不过是有些人为达目的而经常使的伎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