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手势

千户待嫁 +A -A

  林冲身形彪悍,那么虎虎生威地一喊,小公子主仆俱是一愣,接着便是惊怕。

  阿秋倒是好样的,便是害怕到不行她也仍挡在小公子面前,努力不让抖个不停的双腿软下去,看得蓄势待发的玉拾暗中赞了她一声。

  之所以用“她”,那是因为早在小公子主仆细声聊着玉拾的来历时,玉拾与林冲便已趁着小公子主仆的不注意杀了个回马枪,并听到了阿秋说漏嘴而泄露出的女儿身份。

  至于小公子么,玉拾保守估计……应当是一个与她差不多的假凤真凰。

  玉拾在心中为吓到两个娇弱姑娘而默默地忏悔了两息,便在适当的时机跳了出去,这个时机正是林冲持刀恶里恶气靠近小公子主仆的时候。

  过程相当地顺利,既不费时也费力。

  林冲完美演出,结果完美落幕,玉拾完美地成了涉世不深小公子的英雄。

  当然,阿秋那带着些微怀疑的目光除外。

  林冲任务完成,自然是退场,离开了溜儿井胡同,玉拾则应该按照计划与小公子正式进入主题,然世事难料。

  或者说,龙蛇混杂的溜儿井胡同里变数就是要比别处大。

  玉拾与小公子主仆所处的地方正好在胡同里的中段,那里有中门,出了中门便是一条小溪。

  几个混混恰恰正从小溪中的船里上岸,一踏进中间便瞧见玉拾三人的不凡装扮,怎么瞧着都是非富即贵。

  又因着溜儿井胡同龙蛇混杂,所以与贫困根本就是相差无几,身份贵重的人从来就不会想到这里来,富人家的少爷倒是总有那么几个到这里来雇打手。

  这几个混混不由想着玉拾三人贵重的身份不大可能,倒是像来雇打手解决私人问题的富家少爷们,为首的混混上前便问:

  “公子到溜儿井胡同来,大概是来找人的吧?”

  玉拾虽是初次到溜儿井胡同来,但溜儿井胡同的名声及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她却是一清二楚的,被为首的混混这么一问,她自然听得明白是什么意思。

  小公子主仆则全然懵了。

  为首混混也是在混混的道上混得风生水起的代表人物之一,见玉拾三人面上的不同反应,基本已经断定玉拾便是三人中的主子,且还是个明白的主。

  为首混混看着玉拾道:“这位公子有什么麻烦需要人解决的?但凡价线合适,我们都好商量!”

  玉拾倒是欣赏为首混混十分有眼力,居然能瞧出三人中的不同来,且还准备无误地瞧出她才是真正能与之对话的主。

  玉拾未答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玉拾的直言让为首混混愣了一下,也只是一下,他便很快恢复如常。

  见玉拾并不多说什么,反而一言便反问起他的名讳来,为首混混心中起了防备之外,便是多看了玉拾几眼,似首企图瞧出点什么来。

  可惜事与愿违,玉拾也不是他随便便能揣测心思的人物,为首混混晓得这一点后,不禁敛了有些放肆的巡视目光,低首道:

  “公子若是诚心做买卖,不防晚些再来找我,我必如实告知!”

  为首混混说完也未再多言,转身便带着应是他手下的四人走了。

  为首混混一行五人走远之后,玉拾便招呼着小公子主仆往回走。

  溜儿井胡同是越走越危险,玉拾本身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显然这小公子主仆却是买一送一的大麻烦,而这大麻烦还是她主动招惹引进来的,无可厚非,她得安全地将这主仆二人再送回去才行。

  小公子也是被连接而起的变故惊得连平日里的娇纵都忘了,待到终于彻底走出溜儿井胡同之后,小公子方对玉拾道:

  “公子认得刚才的那几个混混?”

  玉拾道:“不识得。”

  本来认为是绝对认得的,但听玉拾说不识得,小公子有些愣了:

  “也对,要是识得,公子也不必问那混混叫什么名字了……可是他临走时对公子所比的那些手势是什么意思?”

  玉拾闻方即刻正眼看向小公子。

  小公子能注意到为首混混转身离去时给她比的手势,这着实让玉拾小吃一惊,逐又想到金玉满堂赌坊里那负责摇�子的赌侍,她便也没那么吃惊了。

  小公子能瞧出来却瞧不出代表的意思,当然玉拾也没打算如实相告:

  “这位公子说笑了,我既是不认得他,又哪里懂得他比的是什么意思,何况我连他有比过手势都不知道,不知这位公子可否照着他所比的手势,比划一下给我瞧瞧?或许我看了之后能猜出个一二来?”

  小公子长得粉雕玉琢,如桃瓣般的脸蛋一听玉拾说不知道,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只稍作迟疑,便还真的边照着为首混混比划起手势,边问道:

  “那混混与公子说话的时候,双手一手搭在身上衣袍衣襟上捋了两下,另一手则在腰际那里轻扯了三下腰带,公子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林冲也自溜儿井胡同出来,他并没有去跟那五个混混。

  扯下一身扮成恶人的装束后,林冲便直接跟在玉拾身后出了胡同,他无时无刻记着他的主要任务是紧紧跟在玉拾左右护着,听从玉拾的命令,而非擅作主张去做旁的事情。

  小公子问玉拾的问题,林冲也正好听到了,跟小公子一样,他也十分好奇为首混混做这些手势所代表的意思。

  于是小公子主仆两双眼睛晶亮晶亮地看着玉拾,等待玉拾的答案时,林冲也不由自主地看着一脸思考状的玉拾。

  其实小公子并没有完全看清楚为首混混的所有手势动作,小公子只记得个大概,却记不住其中更细更精准的细节,而这些当然难不住过目不忘的玉拾。

  玉拾记住为首混混的所有手势更精准的动作,连细微的枝末都记得一清二楚。

  然这些自然不能告诉小公子,玉拾也没打算解释,只略作思考状后便对小公子摇头道: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或许你可以告诉我。”

  小公子被玉拾反问得怔了一下:“什么?”

  玉拾道:“庄家摇�子的赌侍每摇一盘便会事先给你比手势,告诉你每一盘将要出的点数是大还是小,而你只要仔细看清楚赌侍的手势,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每一盘点数的大小,我说的对不对?荆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