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赌坊

千户待嫁 +A -A

  玉枝并不知道玉拾并非是她的哥哥,而是她的姐姐,玉将与玉拾未将实情告知她,也是因着她这个粗心大意、随口便来的口无遮拦,怕她守不住这个秘密,继而害得玉家因此落罪,闹得个家破人亡。

  玉枝到底是自小被玉将捧着、玉拾护着的玉家小女儿,被玉拾这么冷脸微微反问训斥,她的眼中便已有了泪花在打转,那小模样是委屈得不得了。

  林冲是不敢看了,他也觉得那莫言心实在是个貌美温良的千金小姐,更觉得玉枝其实就是一个操心哥哥终身幸福的可爱妹妹,可惜照着玉拾的脸色与反应来瞧,玉枝这个妹妹对哥哥的关心注定只能是付水东流了。

  林冲瞧到最后也算瞧明白了,他家的千户大人根本就无意儿女私情,一]门]心]思扑在办案上头!

  玉拾也是心软,冷着脸没半会便破功了,可又觉得在这个问题她不能退让,于是脸色虽暖和了些,但还是坚决不先开口。

  玉枝自玉拾当上锦衣卫后,感觉玉拾虽像从前一样疼她,但也相对更严厉了,妄想玉拾像及冠之前那样哄着她,已然不可能。

  玉枝想着,不禁讪讪掏出刚才在金玉轩买的玉佩递给玉拾道:

  “哥哥,你别生气了……是我不好,不该不听哥哥的话,这诸桃玉佩算是赔礼好不好?哥哥?”

  玉拾神色似是不耐地接过玉佩一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才知道玉枝是多么希望她能觅得良缘的心,装出来的脸色不禁在瞬间崩塌,指腹抚着诸红玉佩中央缕空雕刻的桃花,心中五味杂陈。

  上辈子她作为文泰公主及笄之后,她的父皇、母后、皇兄也是这样地操心她的亲事,玉拾自精美桃花的重重花瓣抬眼,看向一侧委委屈屈等着她原谅的玉枝道:

  “是哥哥不好,哥哥让你操心了。”

  玉枝随即雨过天晴,满面笑容摇着玉拾的手臂撒娇:

  “不,哥哥是最好的哥哥了!”

  玉拾浅笑道:“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也不怕林冲笑话你!”

  玉枝闻言立马瞧向坐在她对面的林冲,一副“你敢笑话我试试看”的刁蛮模样。

  林冲这回反应倒是快速,即刻摆出“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见”的望天姿态。

  玉拾接着道:“不过哥哥说的话,你要好好记住,以后切莫在莫家小姐面前胡乱为哥哥牵线,哥哥的亲事不急,你莫要再管,只要管好你自已,哥哥便安心了。”

  玉枝心中自然不可能真的放下玉拾的终身大事,不过刚让玉拾不生她的气,这会她也不敢再捋老虎须,只乖巧地点头应好。

  玉拾本就没有佩带玉佩的习惯,但好歹是玉枝特意为她挑选的心意,随意将玉佩佩戴在腰带之后一看,倒是与她今日换穿上的月牙白袍服很是相得应彰。

  玉枝心满意足地瞧着玉拾佩戴上她亲手挑的诸桃玉佩之后,便开心地回玉府去了。

  起先玉枝见玉拾一身常服,以为玉拾不必公干,便缠着玉拾陪她逛逛街,但在玉拾表明还有公务之后,她再看林冲确实跟在玉拾身边,而她知道林冲便是玉拾手下的锦衣卫校尉,她便也信了,只好听话地做一个乖妹妹。

  玉枝走后,玉拾带着林冲来到一家赌坊。

  赌坊扁牌上写着“金玉满堂”四个金色大字直晃得林冲眼睛闪了又闪,他问玉拾:

  “大人,我们来赌坊做什么?”

  玉拾道:“自然是来赌一赌的。”

  林冲结巴道:“赌、赌赌……”

  林冲心眼直,听玉拾那么一说,也未想到旁的事情上,只觉得两人不是出来查案的么,怎么到赌坊来赌一赌了?

  玉拾连走进赌坊,边随意解释着:

  “这家‘金玉满堂’赌坊的名字,你难道不觉得跟‘金玉轩’十分相似么?”

  林冲立马会意过来道:“‘金玉轩’是荆家的产业,大人的意思是这‘金玉满堂’也是荆家的产业?”

  总算不太笨,玉拾看着林冲满意地点头道:

  “待会什么都听我的,不要多嘴多舌,也不要多问,听明白了么?”

  林冲哪里敢不应,自然点头如捣蒜,只觉得上回见玉拾说出这样的话,好像还是楚京里一个五品官员倒大霉的时候,心道难道这是荆家要倒大霉了?

  金玉满堂赌坊两边守大门的打手十分有眼力劲,一见玉拾气度不凡,连林冲这样的随从也是一副不好惹的模样,两个打手是哈着腰恭请着玉拾与林冲进的财坊。

  玉拾一进赌坊便让震耳的喧哗声吵得不禁挖了挖耳朵,像这种不雅的动作本来她是不会的,且在上辈子作为公主的她时时得端着,哪里会有这样接地气的不雅动作,后来为了混入三教九流,她便从连城身上学到了一些小动作。

  不得不说玉拾十分聪明,许多小动作她是一学便会,且做起来比连城要优雅贵气得多,明明是不雅的动作,却时常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慵懒瞥睨之感,令人在不自觉中便矮了几分。

  玉拾一进门,两三眼便将整个赌坊望了个透,尔后便走到最里面的一张赌桌旁,林冲则紧跟在她身侧候命。

  当玉拾在观察赌桌上的战况时,林冲则暗中掂量着他带来的钱袋,心道幸好除了他自已这个钱袋,连城还给了几张面额不小的银票防身,说是以备不时之需。

  现今想想,林冲愈发敬佩连城的料事如神,诚心实意觉得连城的形象十分的高大!

  但其实是林冲想多了。

  连城会这般细心且大方,实在是因为玉拾过去劣迹斑斑,他早已经历过被玉拾卖过好几次,再过后带着银两来赎他的情景,也是不想林冲得蹈他的覆辄,以致往后他都会未雨绸缪做如此周全的安排。

  不过连城临危接受玉拾交给他的紧急且必须完成的任务,这才嘱咐林冲替他时刻跟着玉拾,再将他所备好的银票通通交给了林冲。

  正当林冲在心中敬佩连城,面上却丝毫不显之际,已听得玉拾对他道:

  “买大!”

  再然后便是林冲机灵地掏出两锭百两的银锭子往赌桌上的“大”字压去,宛如财大气粗地道:

  “我家少爷买大!”

  这是早在进金玉满堂赌坊前,玉拾便与林冲说好的。

  一旦进了赌坊,林冲便得称呼玉拾为“少爷”,而非“大人”,两人更非锦衣卫,而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带着小厮出来玩玩,顺便试试手气。

  ^^今日有点忙,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