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辜负

千户待嫁 +A -A

  楚京的富贵商人除了御定的两家皇商之外,便有三大富贵商人,分别是莫家、荆家、姚家,此三家势均力敌,倒是未曾分出个高下来。

  多年来三家也一直想分出个高下来,可惜至今尚未能如其中一家的愿。

  这莫家便是玉枝缠着玉拾说“莫姐姐”的那个莫家,而姚家则是玉拾母亲姚氏的娘家,算起来还是玉拾的外祖家,可惜当初姚氏嫁入玉家时,姚氏的父亲、母亲,也就是现今姚家的老太爷、老太夫人的极力反对,姚氏可以说是与姚家半闹翻了嫁入的玉家。

  此后,姚家虽未明言与姚氏不再有亲情往来,但自姚氏嫁入玉家那一刻起,姚家便当没姚氏这个女儿,姚氏也未曾再踏进姚家半步,当年连回门都是没有的。

  姚氏为了玉将可以说是与娘家的父母反目,也失去了同族同根的兄弟姐妹的扶持,这才令玉将愈发爱惜姚氏,更让玉将即便犯下欺瞒玉家列祖列宗的大不孝之罪,也未听从当年尚且在世的玉家老太爷的话,去纳妾生子。

  这些事情玉拾都是知道的,因为自姚氏病故,玉将未再娶,所有人都无法明白玉将对姚氏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时,玉将并未打理亲族的劝告,只把他与姚氏从相遇、相识到相守的缘份当成床头哄玉枝睡觉的故事,那会玉拾也是整夜整夜地在旁听着。

  玉拾与林冲一同出锦衣卫衙门,玉拾便让林冲回去换套常服再出来,她自已也要回玉府去换下这身飞鱼服,然后两人再在兴荣街的金玉轩碰头。

  林冲领命归家换上常服到金玉轩等了一小会,玉拾便也到了。

  玉拾刚到,早到一些的林冲便指着金玉轩里的其中一个姑娘道:

  “大人,那位是不是大人的妹妹玉枝小姐?”

  林冲不是很肯定,因为他也就见过玉枝那么一两回,倘若此刻换作是连城在,那连城便不是如林冲这样不肯定的口气,而是断定就是。

  比起林冲,连城与玉拾更亲近些,身为玉拾心腹的连城自然对玉拾的家人,甚至亲族都非常了解,玉枝是玉拾唯一嫡亲的妹妹,连城更是熟悉得不得了,莫说这般近的距离,就是再远些,连城也能一眼能将玉枝认出来。

  玉拾顺着林冲指的方向看去,见果然是玉枝后,她不禁上前进了金玉轩,可刚踏进金玉轩,她便有些想缩回脚了。

  可刚缩回脚,后撞到林冲,前已传来玉枝惊喜的唤声:

  “哥哥!”

  然后玉枝一个兴匆匆上前拉住玉拾的胳膊,双眼泛光地喜道:

  “哥哥!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知道我与莫姐姐在这里,哥哥特意来陪我们的?”

  玉拾看着玉枝那笑得一个叫做灿烂无邪的笑容,心里一阵苦笑,就是刚踏进门,她便认出了与玉枝在一同看珠花首饰的女子竟然就是莫家千金莫言心时,她才想赶紧退出金玉轩,岂料身后的林冲就是一大块木头,玉枝这会又那么眼尖,一会便认出了她且冲上前来。

  如此这般,玉拾已然再退不得,只好硬着头皮上前礼道:

  “倒是不知莫小姐也在此!”

  这话一表明了玉拾并非如玉枝所胡言那般,免得糟来莫言心的误会,但见莫言心娇羞的神色,玉拾一个头两个大,无奈还是误会了。

  想到此,玉拾不由暗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玉枝。

  玉枝不明所以,还嘀咕着“哥哥做什么瞪我”之类的委屈之言。

  莫言心见状忙道:“玉少爷莫再怪玉枝妹妹,今日是我邀的玉枝妹妹陪同我出来随意走走。”

  软言轻语的,玉拾倒是只觉得有几分尴尬,玉拾身后的林冲却是听得有些酥了骨头,看着玉拾的眼神明晃晃写着“大人真是艳福不浅”的八大字。

  玉拾道:“莫小姐言重了,我并非责怪玉枝不该陪同莫小姐出来,而是我这个妹妹素来口无遮拦,总爱随口胡言乱语,实在是我这个哥哥的过失,还望莫小姐切莫当真,也切莫见怪!”

  口无遮拦是指玉枝在莫言心面前所说的那些胡话,玉拾是言明了要莫言心不要把玉枝的胡话当真,十分明确地表明了倘若其中有什么误会,那便真的只是误会而已,并无其他可能。

  莫言心虽只是商户之女,却是自小聪慧,凡事旁人点拔那么一两句,她便也能想通了,玉拾这番话这般明显,她便是想装作想不明白,也是欺瞒不过她自已。

  玉拾话落的瞬间,莫言心一双美眸已在瞬间浮现了泪光,幸在她及时遮掩,除了她身旁的丫寰,也就玉拾有所察觉,真真正正是一介武夫的林冲与粗心大意的玉枝并未发现莫言心的异状。

  莫言心很快提出身子有些不适,想归家歇息去。

  玉枝不明所以,还想上前去问莫言心是哪里不舒服,却让玉拾一把拉住不让她上前去缠人,待到莫言心主仆二人离开金玉轩之后,玉拾才放开了她。

  一得到自由,玉枝小嘴即刻跷个老高,埋怨玉拾道:

  “哥哥!你怎么这样!莫姐姐好不容易见上哥哥一面,你怎么尽说一些不着边的话呀!”

  玉拾不想与玉枝在金玉轩里吵嘴,便转身直接走人,见玉枝追上来还是不依不饶地抱怨,玉拾不得不走进一家离金枝轩不远的茶楼。

  三人在茶楼里坐定之后,玉拾便冷着脸道:

  “不是早与你说过了么,不要再将哥哥与那莫家小姐拉扯到一块去,你怎么总是不听?”

  玉拾与林冲会在出锦衣卫衙门之后,便说到兴荣街的金玉轩前碰头,却不想这般巧与玉枝、莫言心撞面。

  这撞面也就撞面吧,可玉枝偏偏又胡言乱语那些令人听了定然会产生误会的言语来,且那莫言心偏偏又是对玉拾有意的,随便一句话都能让莫言心以为玉拾心中也是有她的,这样天大的误会会毁了莫言心的清誉,更会危及玉拾装了十七年的男儿身份。

  玉拾岂能坐视不管,当机立断之下也只好快刀斩乱麻,话虽说得伤人些,可却是最有效且最稳妥的法子,为了日后莫言心的幸福与玉拾自已,甚至牵至整个玉家的安危,玉拾只能辜负莫言心的一片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