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私刑

千户待嫁 +A -A

  当然冰未是个低调且忠心的俊男子,长年面上没多少表情,平日里也不太爱说话,更不爱管闲事,除了事关罗恭或罗恭交代的事情,他从来都是做到耳不闻视不见,这样的做人处事作派简直是十年如一日,风雨不改。

  所以玉拾对于冰未虽不大看得透,但她从来不担心冰未会做出什么对罗恭或对她不利的事情来,因为冰未忠于罗恭,而罗恭绝然不会伤害她。

  但玉拾并不知道,就因着这一线牵着一线,冰未素来除了对罗恭的事情上心之外,对玉拾的事情也颇为上心,当然这也是罗恭所授的意。

  但凡玉拾知道这一点,那么在那个雨夜里,罗恭能及时在京郊自连城手中安然将她接回罗府一事,她便自已能想得通了,也不必特意去问故意不告诉她的罗恭。

  冰未行过礼后,也未顾忌到玉拾的在场,因为他早知道玉拾这位千户大人在罗恭心目中的位置,更已被罗恭告知没什么事情可瞒玉拾的,只要是玉拾要问的,他能如实回答便如实回答,而恰逢玉拾在场的,他也不必避讳,只管直言便是。

  冰未向玉拾抱拳尊称过后,便直接向罗恭禀报他所查得的结果:

  “大人,钟小李在送走大人与千户大人之后回到公主府,即刻被公主府里的木管家木中虹传去问话,问的内容大都是在问钟小李带大人与千户大人到过的地方、问过什么话,其中木中虹反复问了钟小李,问大人与千户大人可有查到关于附马爷被刺杀一案的什么线索,钟小李对附马爷也是忠心,除了一问三不知之外,钟小李从始至终是半句也未曾说过关于大人与千户大人曾说过或问过的话。”

  也就只有在回禀罗恭事情的时候,惜言如金的冰未方会如此大方,字字句句说得清清楚楚,长长的一大串好像还说不完似的。

  罗恭进入锦衣卫当上指挥使不久,成为他的亲兵并竞争亲兵之首这个位置,一时间也成了众多锦衣卫争相夺取的位置,可这个时候却冒出了一匹黑马――同是世代军户承袭的冰未便成了罗恭亲兵之首!

  本来什么也不是,仅仅是万千锦衣卫中平凡普通一员的冰未突然在一夕之间鱼跃龙门,成了锦衣卫衙门最高统领的亲兵,且还是亲兵之首这样显赫威风的肥差。

  玉拾尚记得当时众锦衣卫初听到这个消息时,锦衣卫衙门里可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浪,所有锦衣卫既恨自已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好运,同时也在疑惑冰未到底是凭着什么,从而让向来眼高于顶的指挥使罗恭看上,并提拔为罗恭的亲兵之首?

  罗恭当时突然使出的这一招,无疑在告知整个锦衣卫衙门里的所有锦衣卫――从今往后,冰未便是他指挥使大人的心腹!

  冰未也未曾辜负罗恭的赏识,他成了罗恭亲兵之首后,同时也成为了罗恭在锦衣卫衙门站稳脚根的一把锋利的明刀暗刃,为罗恭清除了不少不服罗恭或对罗恭有异心的刺头。

  此后,冰未用实际行动与功绩向那些羡慕忌妨恨的众锦衣卫们证明了他的实力,让每一个锦衣卫从初时的心存不满到最后的完全服气并敬畏。

  这一切冰未做得悄无声息,且大获全胜。

  冰未证实了罗恭选他没有选错,罗恭也证实了自已的选择是对的。

  罗恭听冰未言罢,想着再见到钟小李时的异样:

  “本座再见到钟小李时,见他行走不大自然,可是受过私刑了?”

  冰未道:“大人猜得不错,钟小李回到公主府后的半个时辰里,皆被木中虹关在后院柴房中,受到了木中虹的严刑拷问,只是最终木中虹未曾问出什么来。”

  钟小李是钟清池自小跟在身边的小厮,又跟着钟清池在公主府住了这么多年,倘若说谁能最清楚并了解这么多年来钟清池与朱蓉的婚后相处情况,那么这个人除却钟小李再无他人。

  木中虹是公主府中的管家,可以说是公主府中除了朱蓉与钟清池之外第三把手,现今钟清池已被刺杀身亡,朱蓉又时常闭客不见,公主府几乎成了木中虹的天下。

  玉拾问冰未:“公主可知钟小李被木中虹用了刑?”

  冰未想了想道:“好似不知。”

  这样的答案当然不是令人满意的答案,可毕竟冰未并非是玉拾的下属,而是罗恭身边的人,所以她就是有些不满,也未说些什么。

  罗恭却是不同,显然他也对冰未的答案很是不满,皱起眉头便道:

  “什么叫做‘好似’?知便知,不知便不知,哪里来的‘好似’!”

  罗恭这么带着轻斥的话语一落,冰未已然单膝跪了下去,却是沉默不语,既不求饶也不自请罪责。

  玉拾瞧着这样的冰未,心中想起她身边的连城来,顿觉得连城那家伙时而疯颠时而跳脱还是挺不错的,脑子虽不大灵光,但至少能说会跳,时常能逗得她开怀不已。

  要是如罗恭一般遇到这么个冰未,玉拾估计着她至少得短命几年。

  玉拾在心中暗幸,罗恭却是习惯了这么倔强不轻易认错的冰未,也似是拿冰未没法子,只冷冷瞥了一眼后便由着冰未跪去。

  后来玉拾也总算瞧明白了,这就是罗恭与冰未这一对主子下属的相处方式。

  但凡冰未办事不力,结果令罗恭不满意之际,冰未便会即刻无声无息地罚自已跪地不起,罗恭也任冰未自罚跪着,直到罗恭要出门去或需要人侍候的时候,冰未便会极有眼力地起身跟着或侍候。

  朱蓉的公主府里实在有太多可疑的事情,但罗恭既然说了公主府由他负责去彻查,于是玉拾还是继续公主府外的所有探查。

  而首要的,便是前些日子里连城查到的太子门下谋士时常活动的那些楚京富贵商人。

  罗恭如常未打理冰未,对玉拾道:

  “其他的事情你先搁置下,先全力追查那些被太子门下谋士活动的富贵商人,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需得与附马爷被刺杀一案有关,但凡与公主沾上边的,且能真切地抓到一些线索证据,本座便有了底气入宫面圣请命,界时我们查案办事便不必再束手缚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