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帐异

千户待嫁 +A -A

  罗恭明白玉拾的意思,声调平缓毫无波澜地接下道:

  “那附马爷被刺杀一案也就只能草草结案了,莫说皇上给出的一个月期限,就是十日也已是足够时间让我们结了这个谋杀皇亲的案子。”

  玉拾又道:“可先前皇上不是坚持要查清附马爷被刺杀一案的真相么?”

  罗恭道:“那是在皇上并不晓得附马爷之死与公主、太子有所牵扯之前,倘若皇上知道了有所牵扯,那皇上定然得重新做一番思虑。”

  回答了玉拾的疑问之后,罗恭察觉到玉拾所问话中的疑点,便随之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之前皇上所坚持的?”

  玉拾本来听完罗恭所给她的答案后,便在想着倘若皇上知道了案子与公主、太子有所牵扯之后,皇上会有怎样的反应?

  玉拾甚至想到了上辈子自已的父皇,还没以代入之感想出个之所以然来,便听到罗恭反问她的话,逐中断了心中所想,抿嘴浅笑着回道:

  “大人不是与卑职说过么,要卑职绝对给大人一个漂亮的答案,当时卑职便有所顾忌,可大人还是这样坚持的强调,那会卑职便猜想着,皇上给出一个月的期限来让大人查清附马爷被刺杀一案的御令同时,是不是还给出了另一个密令?而这个密令便是只要事不关四位小主,皆可大查彻查的密令!”

  然世事难料,皇帝朱元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可偏偏事情便发展到那个结果,虽未到最后,但其结果已然是可以想见。

  罗恭对玉拾的回答很是满意,虽未亲口承认玉拾所猜想的到底对不对,但从他的神态中,玉拾已得出了答案。

  玉拾知道,她又猜对了!

  玉拾在探店小二与方掌柜的口风内情时,罗恭也再上了一趟公主府,这回朱蓉并没有露面,只让公主府的木管家跟在罗恭左右,又让人去喊来钟小李,也一并随在罗恭身侧以便随时应答罗恭的问题。

  罗恭道:“那木管家看着唯唯喏喏,胆小不大,实则却十分精明,且本座估摸着这木管家在公主府里的威望定然不低。”

  在罗恭行走于公主府内,并随意问着钟小李的一些问题时,钟小李不仅在有意无意间得看木管家的脸色,问到钟小李吞吞吐吐明显为难该如何作答时,木管家更是干脆替钟小李作了应答。

  玉拾道:“这木管家看来倒是一号人物,怎么先前我们进公主府时并未见到此人?”

  罗恭道:“说是先前一早亲自去通知了附马爷所有私业掌柜‘附马爷已是被害身亡’的这个消息,一是为了稳住各个掌柜莫乱了分寸,继而造出什么麻烦或损失来;二是为了让各个掌柜过两日后重新到公主府里来,当面向公主汇报各个私业上个月的盈利亏损。”

  玉拾想到了书房里书案上的那些帐本:“不是有帐本么?公主不看,却让各个掌柜当面亲自汇报,这是……”

  玉拾这话有着疑惑,也有着疑惑之下的猜测――帐本有异?

  罗恭没有应声,只是看着玉拾轻点下头,证实她心中已然猜到却未说出来的猜测。

  玉拾在罗恭点头之际,便是心中一凉。

  上辈子她也是公主,却从来未想过这般复杂的事情,更从来未想过会做出这般复杂的事情来,这辈子她终于不再是诸多束缚却优越无虑的公主,身为锦衣卫千户的她不仅从公主光环中跳脱了出来,也见识到了许多身为文泰公主时看不到的各种嘴脸。

  但像这样明明是同枕共眠的夫妻,是这世间除了父母最为亲近的夫妻,却仿若遥远似星辰般触不可及,玉拾想,大概到死的那一刻,钟清池也没有想到在这触不可及里,最终他会付出性命。

  玉拾眸色微暗,也带着些微无法理解:

  “从方掌柜得知的内情中,附马爷对自已的死是早有预料,可为什么他却未做任何防范来自救?”

  罗恭这时却道:“你怎么知道没有?”

  玉拾即刻抬眼:“此话怎讲?”

  罗恭道:“附马爷不仅将一些可告知的事情告知了云来酒馆的方掌柜,更将更多的一些事情告知了钟小李!”

  玉拾问:“大人再入公主府,是否发现了什么?”

  先前罗恭还未有此见解,与她分开后方再进的公主府,玉拾想着罗恭此刻能反问出这样的话来,明显是在第二次进公主府时已再窥探到什么。

  罗恭听玉拾这样急声相问,他却是不急,望了眼门外道:

  “不急,本座让冰未去公主府暗探一番,应当就快回来了。”

  罗恭这么一说,玉拾才发觉平日里总跟在罗恭身侧的贴身侍从冰未竟然没在指挥司里,而在今日一大早去公主府时,身为罗恭心腹的冰未也没跟着,这其中明显大有问题,可她却到现在经罗恭提醒方注意到!

  玉拾想着不禁伸手遮了自已的双眼,在五指的遮挡之下她闭了闭眼,心中暗骂自已一句――真是笨死了!

  罗恭见状只笑道:“你也莫怪自已,冰未本身就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存在,你没发现他不在本座身侧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你能忽略得这般长的时间,也算是难得了。”

  玉拾听着罗恭这明里安慰她,暗里却是再踩上两脚的话,不禁放下遮眼的手,双手抱拳咬牙对罗恭道:

  “卑职谢过大人的指教!”

  罗恭淡淡回道:“不客气,应当的。”

  罗恭这短短六个字听进玉拾的耳里,便自动解析为“做为上峰,理当偶尔教教下属如何做人处事,这是应当的,所以不用客气”,这更让她听得牙痒痒的!

  就在玉拾磨牙之际,冰未回来了。

  刚进指挥司,冰未向罗恭施完礼后,又对很是熟悉的玉拾抱拳尊称一声千户大人,身为罗恭身边最大助力,且是罗恭最为信任的亲兵,冰未的能力自然不差,在锦衣卫中的地位更是不低。

  莫问玉拾,就是玉拾的顶头直接上峰赵沙见到冰未,也只有微笑迎合的份,可见冰未在罗恭心目中的地位不低,自然也在锦衣卫衙门中几乎也是横着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