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掌跪

千户待嫁 +A -A

  掌柜被玉拾那么一喊一吩咐,他自然不敢怠慢,很快便取来了酒馆里最好的纸笔,放在桌面上去后,还亲自动起手来为玉拾磨墨。

  磨了一会,掌柜放下墨条道:

  “大人,墨磨好了。”

  玉拾点头:“嗯,你且在一旁候着,我有事要问你。”

  掌柜中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也隐约觉得与帐房先生有关,不禁心下忐忑,站在一旁有些不安起来。

  玉拾看了眼墨砚,便拿起狼毫笔沾了沾墨水,见掌柜磨得十分均匀,不禁又眼了掌柜,见掌柜面上不安,不禁边提笔开始作画,边缓缓而道:

  “不必担心,只要你好好回话,本大人总不会吃了你。”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掌柜即时打了个抖,颤声回道:

  “是!小民一定好好回话!”

  前辈子身为文泰公主是,除了自小学习各种规矩礼仪之外,她连骑射都学了,琴棋书画更是不能少,其中还以丹青学得最好。

  所以玉拾将那个帐房先生的画像画好之后,便拿给掌柜瞧瞧,问道:

  “可像?”

  掌柜实在没想到玉拾见到帐房先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竟然也能将其画得翊翊如生,如同真人在跟前,怔了一息后忙点头回道:

  “像!真像!大人画得真像!”

  接连三个像,连城不用看帐房先生的画像,便知道玉拾是画得有多好了,抿着笑十分得意地说道:

  “那当然!也不瞧瞧是谁画的!”

  连城这一副自带沾光的模样,迎接他的便是玉拾将画作塞到他怀里去,并吩咐道:

  “传令下去,给我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在明日午时,给我找出来!”

  连城即刻接令:“是!”

  玉拾想起连城还在查杨柯与汪净勾结一事,逐又问了现今查得如何了。

  连城一脸惭愧,说杨柯家早就人去楼空,其妻儿已得知是回了娘家,至于杨柯那是不知所踪,汪净那边时刻有锦衣卫暗下盯着,但至今也没什么可疑。

  总之一句话,就是基本没查到什么。

  玉拾想着已过了一日,这一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已然足够让一个人死上千百回,可偏偏附马爷又在这个紧要关头被刺杀身亡,这让她不禁想着,这两者可有关联?

  可到底只是想,尚未有证据证实,现今也无法下定论。

  玉拾对连城吩咐道:“你务必要尽快找到杨柯,除了从汪净那边入手之外,你还可以适当地找找杨柯的夫人。”

  连城应道:“是!属下立刻双管齐下,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那帐房先生与杨柯!”

  玉拾道:“找上杨夫人的时候,记住了,可不能伤人,杨柯再混帐,也祸不及妻儿。”

  连城再次应是之后,便拿着新鲜出炉的帐房画像走了,大堂里也没了客人,真正是冷清至极。

  玉拾示意掌柜在她对座坐下之后,便直接问道:

  “那帐房先生姓甚名谁?”

  掌柜摇头道:“小民并不知晓,一直以来帐房先生都让小民以‘帐房先生’称呼他便好。”

  玉拾闻言转而问道:“那你的东家是谁,你总应当晓得吧?”

  能当上钟清池刻意隐瞒的这家酒馆的掌柜,想来他应当是钟清池极为信任人的。

  本来玉拾已做好掌柜顽抗到底,很难撬开掌柜的口的准备,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玉拾始料未及。

  掌柜只沉默了,像是在考量,也像是在挣扎,这种挣扎就是在说与不说中犹豫,只犹豫了一会他便给玉拾跪下了:

  “大人!一定要为小民的东家做主啊!”

  玉拾听着这话觉得有点耳熟,掌柜这话让她想起了钟小李,钟小李也是这般求她与罗恭为被刺杀身亡的钟清池做主,她问道:

  “你的东家到底是谁?”

  没在在酒馆大堂里细谈,掌柜将玉拾请进了酒馆后院,穿过天井便是整排的房间。

  玉拾一眼望去,三个房间的横面正好是酒馆门面的大小。

  进了最右边的房间,掌柜让玉拾在桌旁坐下后,便去给玉拾倒热水泡壶清茶,玉拾正好趁这个空档将房内的摆设看了个遍。

  很简单的摆设,却可以看出这简单之中含着精致大气,就像那一幅挂在墙壁的那一幅《远山花亭》画卷。

  玉拾前世身份贵重,堂堂的一国公主自是见过不少奇珍异宝,各种名画更不在话下,她自身的丹青又不俗,比起其他的皇族贵胄,她更有识画的慧眼。

  所以第一眼看去,旁人大概会觉得那幅画卷并没什么特别的,但玉拾却一眼便认得出来那是名家所画,即便没有落款,也难掩其登峰造顶的画技。

  这样普通的酒馆,这样普通的房间,却有这么一幅价值不凡的名画,玉拾再蠢笨也不会觉得掌柜是个简单的人物。

  掌柜泡好了上好的雨前龙井,先给玉拾倒了一杯,恭敬地推在玉拾桌前,便也给他自已倒了一杯,道:

  “小民没什么好茶,还请大人将就着喝解解渴。”

  玉拾对掌柜谦虚的言语并不做评价,倒是意有所指地看向那幅《远山花亭》道:

  “茶,我便不多说了,倒是那幅画,我甚是感兴趣,不如掌柜说一说,这幅《远山花亭》是否就是你的东家送与你的?”

  掌柜千想万想也没想到玉拾会对那幅他挂了一年多的画卷感兴趣,又想着反正他已决定要向玉拾坦白,以求玉拾能帮他的东家做主,不禁点头如实道:

  “确是东家所赠!”

  掌柜接下来承认,酒馆的东家确实就是当今附马爷钟清池。

  而掌柜其实并不懂画,他只是听钟清池说过这幅画叫《远山花亭》,虽是当代名家的真迹,却未有落款。

  然即是没有落款,其价值也是不菲。

  掌柜起初听钟清池这样一说,还百般推辞不敢受之,最终拗不过钟清池,他方收了下来,会挂在墙壁上的这个位置也是当时钟清池当场便选定挂上去的。

  掌柜说,酒馆因着地段不错,生意十分红火,每月盈利自然也多,钟清池对他也很是大方,每月给的工钱比同行掌柜的工钱要翻个双倍之外,所送之物也很是精致、用心,每每花费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