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帐房

千户待嫁 +A -A

  玉拾收起满脸装出来的怒意,声音又敛了敛冷冷的语调,颇为温和地说道:

  “起来吧,只要你好好回话,本大人便饶过你这一回!”

  店小二立马一个磕头谢过,便站起身恭候一旁等玉拾问问题。

  玉拾也没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说说,这酒馆的东家是谁?”

  然玉拾这第一个问题便难住了店小二,一想到玉拾刚刚说过要好好回话,可他却在第一个问题便答不出来,不禁微哭丧着脸委屈道:

  “大人,不是小的不想说,只是小的不知道啊!”

  玉拾问:“真不知道?”

  店小二急声道:“真不知道!”

  见玉拾还不太相信,满脸怀疑地盯着店小二,他便更急了,只差举起四指发誓。

  其实店小二也不必太着急,玉拾虽摆着一脸不大相信他的神色,但她心里早有自店小二口中问不出酒馆东家的准备,所以店小二第一个问题便答不回来,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玉拾所做的位置正好是正面对着柜台,左侧是通往二楼楼梯,右侧过去则是酒馆大门,示意店小二莫急之后,她举目望去,正好看到一个男子匆匆走进酒馆,直接走到柜台掌柜面前。

  掌柜本是站在柜台之内,见到那个男子进酒馆时,脸上笑意盈盈地走出柜台迎向男子,也不知掌柜与那男子说了些什么,男子很快转身大步出了酒馆。

  看到这里,玉拾霍然起身走向柜台问道:

  “掌柜,那人是谁?”

  掌柜是个高瘦的中年男子,初时见到玉拾快步往他这边走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禁心中紧张,一听玉拾不过是问刚才那男子是何人,又松了口气,回道:

  “那是我家东家府中的帐房先生。”

  玉拾问:“经常来么?”

  掌柜道:“不常来,一年也就来个两三次最多,也不知今日是什么风,竟将他给吹来了……”

  掌柜还未说完什么风,玉拾已然夺门而出。

  刚快速跑出酒馆大门,便差些与刚到酒馆前的连城撞上,玉拾蹙起眉问道:

  “你怎么来了?”

  连城也是被急匆匆跑出酒馆的玉拾吓了一小跳,正回神呢,便听到玉拾的问话,本能反应地举起手中的钱袋道:

  “是来送钱袋的!”

  又见玉拾眉头蹙得更紧了,连城忙解释道:

  “并非属下跟踪大人!属下原本在追查杨柯一事,半道上遇到指挥使大人,指挥使大人便让属下带着钱袋过来云来酒馆,说是大人肯定又没带银两在身,让属下先来一趟云来酒馆,好给大人还上酒菜钱!”

  云来酒馆便是钟清池名下私业刻意隐瞒的这家酒馆的名字。

  连城一下子说了一连串,可惜玉拾这会没心情听他说话,往酒馆大门左右两个街口方向望了望,见方才那个男子早失了踪影之后,她问连城:

  “方才你是从哪个街口来的?”

  连城指了下酒馆左边街口道:“是从千灵街那边过来的。”

  玉拾问:“那你可曾见到过一个身穿藏青衣袍的男子?头戴方巾,衣袍上半身衣襟绣着暗银倒勾云纹,衣袍下半身自袍裾绣有几缕墨色青竹蜿蜒而上,直到腰际下约莫十寸处,长相普通,个子中等,大概比你矮上半个头,自身有一股书卷气,应当是个儒生!”

  连城个头有五尺六,与罗恭差不多高,都是属高个的人群,矮上半个头,那便是身高五尺二左右。

  玉拾说完方才她所见男子的形容,却见连城有点怔愣,不禁沉声再问一句:

  “你到底没有没见过?”

  玉拾描述得这般详细,连城并非头一回听到,可每一回听到,他总止不住地心中暗叹玉拾记性怎么那般好,总能将周遭的人事物尽收眼底之后,又深深地记了下来,而在查案过程中这些便成了玉拾破案的关健。

  旁人发现不了或记不下的东西,玉拾不但记了下来,还运用自如。

  连城也只怔了两息,总算赶在玉拾发怒想揍人之前,赶紧答道:

  “没注意!”

  玉拾听到“没注意”三个字,除了在心里默默吐了一口老血之外,她真想胖揍连城一顿,但此刻已耽搁太多时间,她硬生生咽下气道:

  “你往千灵街的方向去找这个人,我则往河沙街方向去找,无论找不找得到,两刻钟后在这酒馆会合!”

  云来酒馆位于品涞街的中段,两边延伸而去的街口尾端叉口,便是左千灵街,右河沙街,若在这最近的三条街上找不到那个男子,那只能说明那男子早跑掉了。

  连城不敢怠慢,将钱袋往酒馆大门处一丢,本见玉拾怪异行径而堵在大门口围观的掌柜与店小二连忙一接,总算一同接过连城这一丢的大钱袋。

  掌柜与店小二掂着钱袋的份量,心喜之余再一个抬眼,大门前已然不见玉拾与连城的踪影。

  在玉拾问掌柜话,出酒馆又险些撞到连城,再与连城描述了那男子的穿着长相身高的各种形容,玉拾虽说得很快,也表现得很急,连城自是不敢打断并牵扯其他,但终归还是浪费了足有半刻钟的时间。

  两人分头去找,依着玉拾的形容,连城找得很仔细,遇到人多的地方时,他也施以轻功跃到高处去查看,但两刻钟后依玉拾的吩咐回到云来酒馆时,还是垂头丧头地坐到大堂临街的桌旁去。

  店小二极有眼力劲地快速上了好酒,并指着先前玉拾与罗恭喝酒吃菜的那一桌问道:

  “大人,要不要小的再给大人重新上些下酒菜?”

  连城顺着店小二所指的那一桌看去,见桌上菜色基本没动过,不过是有些凉了,想到待会玉拾便会回到这酒馆来,逐道:

  “不用了,我坐在那桌去,你把那凉掉的三个菜撤下去,重新上几个热乎乎的菜来!”

  店小二笑着又是一声高昂的“好咧!大人稍等!”。

  店小二刚退下,玉拾便到了。

  在桌旁坐下后,玉拾只身回来并脸色不佳的状况,连城不必问也知道是与他一样的情况。

  正当连城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之际,玉拾突然往柜台方向喊道:

  “掌柜,取纸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