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仗欺

千户待嫁 +A -A

  罗恭道:“到底是不是,便得由你去证实了。”

  听罗恭这口气,玉拾不由疑惑道:

  “大人的意思是这件事由卑职单独去查证,而大人要去查……公主殿下是否真如那些掌柜所言收了所有盈利?”

  附马爷被刺杀一案,除了理清附马爷钟清池在外的所有关系,还得理清在内的所有关系,而朱蓉便属于在内关系的其中一个,还是最为重要的一个,所以玉拾才会想到罗恭让她单独去查这家酒馆,她便想到朱蓉的身上去。

  当然,玉拾猜对了。

  罗恭说是来喝酒,但其实也只小酌了一杯,便嫌弃这酒馆的酒实在有些差将其丢弃一旁道:

  “公主府里的事情便由本座来查,至于公主府外的事情,本座希望你能给本座一个漂亮的答案。”

  玉拾听出了罗恭的弦外之音,所谓漂亮的答案,而非满意的答案,就是在跟她说,一定要查得真相打一场漂亮的战,而非迎和权贵令其满意的虚假表面。

  玉拾道:“倘若……”

  玉拾话未尽,罗恭也已然听出她迟疑的缘由,自凳子起身强调道:

  “本座说了,要漂亮的答案。”

  罗恭在明白玉拾的意思之下,仍坚持要漂亮的答案,玉拾只能顺从地应了声是。

  目送着罗恭出酒馆之后,玉拾想着罗恭对此次案子的坚持似乎与往日案子是完全不同的态度,往日里的案子无论涉不涉及命案,因着每回涉及的人皆或多或少与朝中权贵有关,甚至与皇族中人有关,所以罗恭有时也会适当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这一回附马爷被刺杀一案,罗恭对真正的真相明显有了以往从未有过的坚持,玉拾心中实在无法不疑窦连连。

  莫非还有她不知道的密令?

  重新在桌旁坐下后,玉拾看着被罗恭剩好多的酒坛子,心想着上好的竹叶青能有多差,大概是罗恭这家伙嘴刁,挑上了。

  罗恭走了,只剩玉拾一人仍在桌旁坐着,却不喝酒,只坐着发呆,店小二见状不禁过来便问:

  “大人,可要下酒菜?”

  岂料玉拾微仰着头,牛头不对马嘴地问道:

  “方才那位大人可有先结好帐?”

  突然间想起好像没见到罗恭有走到柜台那边去,玉拾一见店小二连忙便问这个重要的问题,要知道上辈子她是个公主,出门从来无需带银两。

  重生到这楚国成为玉府假少爷真小姐的玉拾之后,她几乎改掉了所有以前身为公主的傲娇习惯,唯独这个不带银两便出门的习惯,她仍时常会忘了要带上钱袋。

  被玉拾这样急声问道结帐的问题,店小二反应也是极快,只是一怔便满面笑容地回道:

  “哪能啊!掌柜说了,能让两位大人光临本酒馆来喝喝小酒,实在是本酒馆的荣幸,哪里还能让两位大人付这区区酒钱!”

  不用付钱的结论,让玉拾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但一想到堂堂锦衣卫居然喝酒不给酒钱,真真是混帐透了,又想到锦衣卫本来给人的印象便是不可招惹,她觉得还是应该要付酒钱的。

  可她身无分文,这可愁坏了玉拾。

  愁了一会,玉拾觉得船到桥头自然直,便随之让店小二再上些下酒菜来。

  待店小二响亮的一声“好咧!大人稍等!”,并进了后厨去吩咐之后,玉拾满面的淡定随之一垮:

  “希望在吃完下酒菜的时候,能来一个半个救兵,再不济便抵了这一把绣春刀……”

  玉拾打算着以绣春刀抵压给酒馆之后,她回府再取了银两来赎便是。

  很快店小二便端来了下酒菜,三个小菜皆是色香味俱全,光闻着便令人垂涎三尺,玉拾不禁赞道:

  “想不到这小小酒馆还有如此好的厨艺!”

  店小二闻言即刻眉飞色舞,将酒馆里的厨师吹得好似天上有地上没的。

  听了一会店小二对自家酒馆厨师的大力吹捧,玉拾打断店小二的兴致脖脖,问道:

  “这酒馆连个厨师都这般了得,那生意应当是不错的,怎么我看……”

  玉拾说到这里,意有所指地瞧了瞧冷冷清清的大堂,又扫了眼同样安静得很的二楼,那意思是明白得不得了。

  店小二是个惯会看眼色的,这会哪里不明白玉拾是在说酒馆没生意,并不如他所言的酒馆那般怎么怎么的好。

  店小二本还满面挂着笑,被玉拾这样一戳破,脸上的笑容没了,也怕玉拾这位锦衣卫大人会误解他在吹牛,有虚假的嫌疑,继而怪罪于他,不禁忙解释道:

  “大人有所不知,这酒馆本来生意是真的挺红火的,大人别看酒馆小且简陋,更别看二楼不曾设有雅座包间,在昨日之前,酒馆的生意都是人络不绝,昨日里的这个时辰,莫说大人这会坐的大堂,就是二楼那也早是人满为患了!大人可去打听打听,便知小的绝不没诓大人!”

  玉拾作恍然大悟状,又问道:

  “那今日又为什么会这般冷清?”

  店小二听到玉拾这般问,心中已有了警惕,不禁对玉拾敷衍地笑了笑:

  “这不是京里出了大事了么!”

  玉拾问:“什么大事竟能影响到你家酒馆的生意?”

  店小二这会干脆只笑不语了,哈着腰让玉拾多吃点,又言明酒钱与菜钱皆不收玉拾的。

  玉拾正愁没理由揪住店小二不放,不禁抓住店小二话中的尾巴借题发挥,大啪桌子佯作恼怒道:

  “什么意思?你是瞧本大人付不起你这小小酒菜钱么!”

  店小二见玉拾脸色一变,心中对锦衣卫的畏惧那是根深蒂固,双腿一软便跪了下去,哭丧着脸求道:

  “大人饶命!大人恕罪啊!小的绝无此意!还请大人明鉴啊!”

  玉拾冷笑道:“照你这么说来,那是本大人冤枉了你,本大人发的一顿火还发错了?”

  玉拾是锦衣卫千户,店小二一个小小酒馆跑堂的平民百姓哪里敢说玉拾错了,不禁又是连磕了三个响头:

  “大人没错!是小的错了!大人大量,求大人饶过小的吧!”

  玉拾听着店小二磕的那三个响头的声音,心道比前世看她父皇罚贪官时,那些个贪官跪地磕头时的狠劲,与此刻店小二求她饶恕的力道倒是不相上下。

  当下不禁有些心软,何况玉拾也是权宜之计,并非是店小二真的冒犯了她。

  这般一想,玉拾愈发觉得这店小二还是无辜,就是运气不好竟在钟清池刻意隐瞒的酒馆中帮工,还运气特不好地在她想摸清酒馆底细的时候主动撞上来。

  这仗势欺人的活计,今生以千户的身份倒是不曾做过,所幸前辈子身为文泰公主时,她是做过几回的,这会做起来倒也还算顺手。

  ^^求票求收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