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隐馆

千户待嫁 +A -A

  钟清池在楚京的私业之多之大,虽称不上楚京第一人,但却也不少,让罗恭与玉拾自早间跑到了下午,却是毫无所获。

  让钟小李独自回公主府之后,两人牵着马儿在街道上闲走着。

  经过一家酒馆时,罗恭停下步伐道:

  “进去陪本座喝喝酒。”

  玉拾微蹙眉道:“卑职不喝酒。”

  酒馆里的店小二极有眼力,一见罗恭、玉拾两人停下脚步站在酒馆,立刻出了酒馆到大门外来,满面笑容地迎向罗恭,将罗恭手中僵绳接了过去,末了又来接过玉拾手中的僵绳。

  玉拾虽说着不会喝酒,但罗恭决定的事情,只要她还穿着这一身飞身服佩着绣春刀,她便只有听从的份。

  将手中僵绳交给酒馆店小二之后,玉拾无奈地随在罗恭身后进了酒馆。

  坐下后,罗恭看着颇为不情不愿的玉拾道:

  “你不喝酒,所以我才说是陪我喝酒。”

  罗恭自称“我”,未再自称“本座”,是在以私交缓解玉拾心中无奈听从的闷气。

  玉拾听出来了,且也想到每回她一稍微不奈或动手,他便会这样以私交来套她的心软,不禁在心中哼了一声,决定这回绝不轻易如他的意!

  酒馆简陋,甚至连在二楼设个雅间都没有,大堂里也没什么客人,楼上楼下皆冷清得很。

  玉拾看得有些不明白,罗恭有时虽有些肆意而为,但却总有他的目的,她在这家酒馆却实在瞧不出有什么玄机。

  玉拾没好气道:“大人,现今还是办差时间,无论大人是要卑职做什么,卑职照做便是,只是好歹也与卑职通通气,让卑职晓得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戏,卑职这龙套也好跑到位,大人说,是不是这个理?”

  一口一个大人,一口一个卑职,罗恭是听出来了,玉拾这还生着闷气,不禁顺着她的意道:

  “是这个理,那本座问问你,你可知道这家酒馆的东家是谁?”

  玉拾听到罗恭终于要谈正事了,不禁坐正了别扭的身姿,又再次将酒馆大堂好好看了一遍,回过头来便对着罗恭摇头道:

  “不知道,也瞧不出来。”

  罗恭微眯了双眼道:“看来平日里,你除了锦衣卫衙门与玉府,倒是没能趁着无事时好好了解一番楚京里的一些事情。”

  玉拾不服道:“哪里没有?除了我们的对头东西两厂,太子与二皇子、三皇子的势力及朝中保持中立的官员,我也是很了解的好吧!”

  罗恭啧啧道:“那只能说明你了解得不够透彻了,这更糟啊!”

  罗恭明显话里有话,而这话里话必然与此刻两人身处的酒馆有关,玉拾不禁又打量起酒馆来,但转眸扫了一圈之后,她还是没发现什么能证明什么的东西。

  对于锦衣卫而言,对情况了解得不够透彻,对状况无法掌握,这确实是很糟糕的事情。

  罗恭年长两岁,又比玉拾先入的锦衣卫衙门,何况现今玉拾混得比罗恭差太多了,那品阶差的何止一个两个。

  想到这里,玉拾前世身为公主的傲气即便在这两年间有所磨灭,但还是有剩下一些的,此刻被罗恭这样无情地一戳,顿时让她那仅余的傲气吞了又吞,彻底吞到胃里去消化掉了。

  玉拾一改先前的心中不快,满面笑容甜丝丝地向罗恭请教道:

  “卑职自是比不上大人英明,还请大人赐教!”

  罗恭无声无息地便哄好了玉拾,还扳回一筹,心情颇好地说道:

  “你别看这酒馆简简单单,十分简陋,它的东家来头可不小。”

  玉拾不禁身子往前倾,靠着桌沿更凑近坐在对面的罗恭问道:

  “谁?”

  罗恭这回没再卖关子,看向酒馆通往二楼的楼梯提醒道:

  “你去看看那楼梯底下有什么东西。”

  玉拾闻言立马一个起身,快步往楼梯那边走去。

  酒馆楼梯是依墙而建,供上下的楼梯口在罗恭与玉拾所坐的这一桌的这边墙壁角落,背面则建在靠近酒馆后院的小门边。

  玉拾站在楼梯背面底下仔细看着,起初并没有发现什么,很普通的楼梯,楼梯下是很普通的一个矮木架,木架上放着整排的小酒坛,这些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玉拾想,即是罗恭让她来看的,那必然是有什么东西足以证明这家酒馆东家的身份。

  玉拾慢慢由下往上再细细地看了一遍,最后仰着头看到了罗恭想告诉她的答案。

  因着求个喜庆,又或想图个生意大红大火,酒馆楼梯被整个漆成朱红的颜色,而描绘其上的图案则是……水纹路!

  玉拾快速走回罗恭所在的桌旁坐下,还不记刻意压低了声音道:

  “附马爷!”

  在钟小李带着两人看遍钟清池名下的所有私业之后,无论是布庄、米铺,还是其他产业,在这些私业中的柜台上总能见到或多或少的水纹路。

  而钟清池名讳中的“清”或“池”皆带着水,那么水纹路便在无形中代表着钟清池,只是这家酒馆似乎刻意将代表钟清池的水纹路换了个地方,不再描绘于重要的柜台上,改刻在楼梯背面的最上端。

  罗恭点头。

  玉拾诧异道:“那为什么钟小李并没有带我们来这个酒馆?他是有意隐瞒还是……不知道?”

  罗恭肯定道:“他不知道。”

  钟小李不知道?

  倘若钟小李是不知道钟清池私业中还有这么一家酒馆,那么便是钟清池的刻意隐瞒,钟清池这样刻意的隐瞒又是为了什么?

  玉拾问:“大人早就知道了钟清池的所有私业,并知道了钟小李并不知道的这家酒馆?”

  罗恭道:“嗯,这些事情早就归档在本座的指挥司里了。”

  听罗恭这样说道,玉拾感到十分汗颜:

  “大人英明!”

  罗恭看了两眼开始自省的玉拾,示意玉拾倒酒后道:

  “你手下的百户连城也是个不错的苗子,是你很得力的臂膀,但臂膀只有一边总是不够的,倘若有合适的人选,你应当再选一个副千户,不然提拔一个试百户也是好的。”

  玉拾恭敬地给罗恭已空的酒杯倒满之后,再以受教的谦和姿态应了声是,再道:

  “据附马爷所有私业的各个掌柜所言,每月所有帐本虽是上交附马爷,帐目也是附马爷在对,但私业每月所得盈利却皆是尽数交到公主殿下手中,那么附马爷刻意隐瞒下这家酒馆,想来应当是想自已攒些……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