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镇纸

千户待嫁 +A -A

  罗恭点头示意知道后,钟小李便又退至一旁静候着。

  罗恭继而对玉拾说道,他方才在钟清池书房中欲言又止的疑点:

  “可本座在书案上却发现了一样与书案上所有东西的摆放方向完全相同的东西,而这个东西的摆放位置原本应该是与所有东西相反才对。”

  玉拾当时与罗恭进钟清池的书房后,她是有到书案前走一圈的,尔后罗恭说他查看书案书架之边,她才到小隔间那边查看。

  玉拾此刻脑海里还记着书案上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回想了会道:

  “镇纸石!大人说的是镇纸石!”

  罗恭点头道:“没错,就是镇纸石。”

  与书案上所有东西一样,镇纸石竟也是放在左手边,可钟小李已确认了钟清池确实是个左撇子,那么他当时在看帐本的时候,应当是左手执笔,右手拿镇纸石。

  在钟清池用完镇纸石之后,顺手也该是放在书案上的右手边才对,然而当罗恭与玉拾到案发现场时,镇纸石却是放在书案上的左手边!

  又问了钟小李可曾动过书案上的东西,钟小李只差比四指对天发誓,说他自发现钟清池被刺杀身亡之后,莫说动书房内的东西,就是走动,他也不敢再随意走动。

  昨夜里一整晚,钟小李就绻缩在书房门内门边坐着过了一夜,连桌凳都不敢去坐着趴着过一夜!

  玉拾道:“那便说明有人进过附马爷的书房,还动过附马爷的书案,这个人……在找什么东西!”

  无由来的,玉拾脑海突然浮现出杨柯背叛她的事情来,她猜测杨柯手中有重要之物,那么钟清池手中是否同样有重要之物?

  倘若有,杀钟清池的刺客与找东西的人是否是同一个人?

  是前后到倚秋院的,还是同伙的分工协作,一人刺杀钟清池,一人则在书房里找什么东西?

  罗恭也在想这个问题:“刺客与这个人是同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尚且有待查证,而现今首要之务,是弄清楚这个人找的是何物。”

  玉拾闻言转头,劈头便问钟小李:

  “小李,你对附马爷书房中的一切可都了若指掌?连书案、书架上的东西都知道个一清二楚?”

  钟小李再次上前两步,如实回道:

  “其他地方的东西倒是没什么问题,但在书案、书架上的东西,二少爷从来不许小的乱碰,连平日里晒扫的丫寰都是让二少爷千叮咛万嘱咐的,说切莫乱动书案、书架上的东西,便是扫尘也得轻轻地来。”

  这样说来,根本就没法子查清书案、书架上的东西是否有少。

  即是查证出有少,也不知少的是什么。

  罗恭与玉拾仔细查看了钟清池的尸身,除了胸口心房正中一剑之外,并无其他伤口,至于那盅补汤是否被掺了药,还有待仵作来了之后,再作详细尸检方能得知。

  其实那盅补汤若是有剩,倒是检验补汤便能查证出来是否有掺药,可惜补汤让贪嘴钟小李吃了个半点不剩。

  而钟小李的贪嘴,显然也让人算计在内。

  罗恭道:“那附马爷的帐本什么的,你可清楚个一二?”

  钟小李摇头道:“这个小的就更不清楚了!”

  也是,钟小李不过是个下人,钟清池再信任他,也不会将帐本这样的重要之物给他瞧。

  离开了灵堂之后,两人又到朱蓉与钟清池生前经常散步的园子一观。

  那个园子不是公主府真正的后花园,就是一个靠近后院主院凌秋院的小花园,里面种植着各种名贵花草,皆是朱蓉喜爱的,当然也有钟清池喜欢的,就是相较少些。

  钟小李在园子前面引路,并一边解说道:

  “公主殿下喜爱的花草大多富贵,却也娇艳易凋零,二少爷喜欢的花草则大多坚韧耐风雨,但却……”

  玉拾与罗恭并肩走在园中小径上,听到钟小李话中有迟疑,显然又是有些话难以出口,玉拾了然接下道:

  “但却普通俗气,与这满园的富贵华丽毫不相符,是不是?”

  钟小李向玉拾一礼道:“千户大人说得是,不知大人如何晓得?”

  玉拾浅浅一笑,指向前十数之外的一角草圃道:

  “喏!那不是与倚秋院一模一样的铜钱草么,附马爷即能在日常出入的书房外小院种了那么一大片,可见附马爷十分喜欢铜钱草,但在这园子中,却只种植了这么小小一角,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不是附马爷不想多种,而是有了顾虑!”

  能在公主府中让附马爷有所顾虑的,除了浩英公主朱蓉,已再无他人。

  朱蓉是一国公主,品味习惯自是不低,能入她眼的自然不能普通俗气,偏偏铜钱草一流便属不起眼一类,也就爱财的钟清池喜欢了。

  玉拾前世同样是公主,许多习惯她也费了两年方慢慢改了过来。

  改过来之后,玉拾才发现前世的她虽是高贵无比,却也因着这一股自持高贵而失去了许多平日里该有的乐趣。

  有时候换个角度看这片天地,总能看到另一片全新的天地。

  不得不说,作为文泰公主的她,学到了许多官宦千金学不到的东西,作为玉拾的她,则学到了前世文泰公主学不到的东西。

  罗恭亦道:“与牡丹花一比,铜钱草确实显得普通俗气多了。”

  钟小李听着玉拾与罗恭前后这样说道,说法还与朱蓉一般无二致,心中不禁有些替钟清池委屈,逐反驳道:

  “二少爷虽是生于养于世家大族,却未曾自持高人一等,从而瞧不起我们这些下人,铜钱草虽普通俗气,但却比牡丹花要实在多了!”

  未料到钟小李竟会这般替已亡故的钟清池说话,连对罗恭这位指挥使大人的惧怕也在不觉中收了起来,满心替他的主子钟清池委屈着。

  玉拾心道钟小李还真是一个忠仆,罗恭也不禁多瞧了钟小李一眼。

  园子并未有什么发现,两人很快出了园子,再由着钟小李带着两人将昨夜里钟清池与朱蓉走过的路再走了一遍。

  随后,两人便带着钟小李出了公主府,让钟小李带路前往钟清池在公主府外的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