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激话

千户待嫁 +A -A

  玉拾问:“你可知道你大概睡了多久?”

  钟小李想了一会道:“约莫有一刻多钟。”

  玉拾道:“可确定?”

  钟小李道:“确定!因为那会小的一醒来便往书房里的沙漏看,见早过了二少爷所吩咐的两刻钟,小的一下子便慌了,急急忙忙跑进这小隔间,这才看到二少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小的更是惊得慌了神……”

  钟小李慌了神,在惊喊着钟清池几声没动静之后,他脸色煞白,双腿发软地半跑半爬地往隔壁凌秋院跑去通报,一路上还喊着“出事了出事了”,惊了凌秋院里的好些人。

  到了朱蓉与钟清池的寝屋时,还让朱蓉的贴身丫寰好生训斥了一顿,后来听钟小李哆哆嗦嗦说“附马爷出事了”,那厉声训斥钟小李的丫寰方住了嘴,赶紧进寝屋内室通报了朱蓉。

  罗恭已查看完书案那边的所有东西,连书架上书本间的夹缝他都没有放过,却未曾找到什么有用的。

  走到屏风后的小隔间里正好听到钟小李正回着玉拾的话,罗恭便问道:

  “那之后公主殿下便将你困在这倚秋院里,直到今日]我们的到访?”

  钟小李应道:“是!小的自昨夜发现二少爷被刺杀,继而通报公主殿下之后,便一直待到书房里,院外一直有公主殿下的人守着,小的就是想出去也出不了。”

  玉拾问:“你想出去?”

  钟小李垂头丧气道:“不想,就是觉得……觉得……”

  玉拾接过话头,将钟小李不敢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

  “觉得公主殿下将你当成嫌疑人看管起来,心里不痛快了?”

  钟小李没有答话,但眼神显然出卖了他。

  那样的眼神告诉了玉拾与罗恭,玉拾说对了!

  玉拾加把火继续道:“昨夜里只有你一人在倚秋院侍候附马爷,而附马爷也就在你侍候的这段时间里糟到刺杀身亡,公主殿下会第一个怀疑你且限制你的自由,其实这也在情理之中,便是我与指挥使大人,也得好好对你做一番细致的查问!”

  玉拾说的皆是事实,罗恭却也听出了她实则也是在逼钟小李说出一些钟小李原本没打算说出来的内情,便也阔步走近玉拾,与她并肩帮腔道:

  “虽然你说你不小心睡着之后醒来,进了这小隔间便看到了驸马爷已然被刺杀身亡,但这一些从始自终皆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并未有能证实你所言俱是实情的人,钟小李,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再说话!”

  被玉拾、罗恭这样一语中矢的洞悉眼神齐齐盯着,又先后被两人一番骨中带刺的言语激得既委屈又恼火的钟小李索性也破灌子破摔,将自来对锦衣卫的惧怕在瞬间转化成胆儿肥,脖子一梗便脱口而出:

  “小的自小侍候二少爷,忠心耿耿,从来不曾懈怠,更未曾有过异心!莫说小的一家俱是钟家的家生子,小的父亲还是钟府的总管,就说小的自八岁起便跟在二少爷身边,距今十数年的感情,小的怎么可能做出伤害二少爷的事情来?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一直埋汰二少爷没用,只醉心于私业经营,从来不管皇族权贵间的来往交情,二少爷尚在时,公主殿下便处处看小的不顺眼!这会二少爷遇刺身亡,公主殿下必定是连小的一眼都不愿再看到,小的在这公主府中也必定待不了几日!

  倘若二少爷遇刺一事与小的有关,小的愿意五雷轰顶受上天惩戒,便是要了小的的性命,小的也半句怨言不出!”

  钟小李一番感慨激昂,说得口水四喷。

  这番话听到玉拾与罗恭的耳里,便不仅仅是钟小李对朱蓉长期的蔑视而产生的不愤抱怨这样的小事,而是事关附马爷被刺杀一案的大事。

  罗恭道:“你说附马爷在生前便被公主殿下埋汰没用?”

  玉拾亦道:“据你所言,公主殿下不待见附马爷,于是连带着也向来不待见你,是么?”

  钟小李头脑发热一骨脑倒出来的苦水,在倒完后被罗恭与玉拾的一前一后相继明显质疑他有多大嫌疑而暴出来的心里话后,当下便白了脸色,已然意识到了他竟在激愤间说了不该说的话。

  在这高门大户里是极为忌讳的,钟小李的父亲自小便教导他活多干话少说的道理,他也向来记得牢牢的,这也是为什么在钟清池搬入公主附之际,仍是只带了他随身侍候的道理。

  此刻钟小李面上已露出些微的懊恼来,想着二少爷一死,他便乱了分寸,若是让他父亲晓得他这样说道公主殿下,那他必定得让他父亲扇烂了这张大嘴巴。

  瞧着钟小李恨不得将自已嘴巴缝上的懊悔表情,罗恭摆出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的架子来,沉声道:

  “怎么?话说到一半就想隐瞒不说了是吧?看来你是想到本座的锦衣卫衙门走一趟?”

  钟小李闻言即时便双膝跪了下去,响亮的跪地声让玉拾不禁微挑了下眉毛。

  谁都知道锦衣卫衙门有自已的诏狱,诏狱里刑房的刑具及让犯人招拱的损招多不数举,他若真进了一趟锦衣卫衙门,能不能出来都不好说,钟小李即时跪地求饶:

  “指挥使大人!千户大人!小的求两位大人为我家二少爷做主啊!”

  玉拾与罗恭对看一眼,皆未想到两人不过是一言试探,便将钟小李吓到这个地步,而且还意外地有旁的收获。

  玉拾也微沉了声音道:“你老实交代,不但能洗清公主殿下对你的嫌疑,更能替附马爷揪出刺杀他的刺客,界时你便是有功,待此案一了,公主殿下见你协助我们抓拿到刺客,自然对你另眼相看,界时你想继续留于公主府中还是回钟家,还不是由着你选择?”

  当跪下向罗恭与玉拾求饶的时候,钟小李便已知道了自已若再是有所吞吞吐吐的不尽不实,那锦衣卫衙门的诏狱他必定是得走一趟,且还是那种有进无出的下场。

  听着玉拾状是抚慰实则是在敲打他的话,钟小李仍在懊恼着刚才怎么就那般糊涂,那么容易便中了玉拾与罗恭激将法的圈套,心中如是想着,脸上却不敢半点不恭恭敬敬回着:

  “千户大人教训得是!小的一定如实交代,倾尽全力为两位大人鞍前马后,争取早日抓到刺杀二少爷的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