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悲恨

千户待嫁 +A -A

  公主府坐落在远离楚京权力机构之外,两人到时,一下马便有公主府里的下人上前来牵马,自后门进公主府,将其牵到后院马厩里喂食。

  自公主府大门前下吊着的两个大白灯笼,到公主府内到处都是白布、白幡,眼里白茫茫的一片让玉拾感受到了一股压抑悲愤的氛围。

  两人先去灵堂祭拜了附马爷钟清池,便由着朱蓉领着两人到了公主府的前院正厅。

  朱蓉与钟清池的一儿一女,长子五岁,幼女四岁,皆是粉雕玉琢的娃娃,朱蓉吩咐他们各自的乳娘带着他们回后院,便开始问罗恭与玉拾前来公主府,除了祭拜钟清池外,还有什么事情。

  罗恭便将皇帝的御令重说了一遍,朱蓉听后点头道:

  “即是父皇钦定罗指挥使来亲查此案,那本公主也就放心了!在这一个月内,只要你们能抓到那刺杀清池的刺客及揪出其幕后主使者,便是三更半夜,只要是需要本公主配合的,本公主也绝无二话,一定配合你们查案!”

  朱蓉神色坚定,哭得红肿的双眼含着恨意,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两人皆能理解朱蓉正当风华便丧夫的悲痛,更能理解她欲将杀害钟清池的刺客及幕后主使大卸八块的恨意。

  罗恭道:“那便请公主殿下将昨夜里附马爷被刺杀的经过细说一遍。”

  朱蓉点头,开始慢慢回忆徐徐而道。

  昨夜里,钟清池与往常一般,陪朱蓉用完晚膳并在园子里微微散过步之后,朱蓉回院歇息,他则一头钻进了书房。

  朱蓉贵为楚国唯一的浩英公主,又是正宫皇后娘娘唯一嫡出的龙女,其受皇帝、皇后的宠爱程度自然是楚国第一人,而钟清池作为朱蓉的附马,自然也从户部尚书的公子爷上升到浩英公主的附马爷,其身份更是贵不可言。

  钟清池也自此不能往仕途发展,所幸他志不在官场,与朱蓉的日子倒也是大富大贵,滋润和美。

  钟清池虽志不在官场,但自小受其父户部尚书钟演的影响,对银两极其感兴趣,对帐本也是自小打得一手好算盘,在未迎娶朱蓉之前便在楚京里置了一些私业。

  于是每每陪着公主夫人在园子里散完步之后,钟清池便会钻进书房去算算私业的帐目。

  朱蓉也往常般到了辰时三刻便歇下,直到被寝屋外的叫喊声惊醒,她方慌张起身跑到钟清池的书房,见到钟清池躺在书房书案前,已气绝多时。

  在钟清池送朱蓉回院到寝屋里歇息,到朱蓉发现钟清池被刺杀身亡的期间一切正常,并未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朱蓉举起手中的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恨恨斥声道:

  “也不知清池在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糟到这样狠心的刺杀!那刺客也是狗胆包天,竟连一国附马爷也敢行刺!当真是反了天了!”

  确实是反了天了。

  倘若不是反了天,那幕后主使刺客来行刺钟清池的主使者想必也绝然想不出这种刺杀一国附马爷的事情来。

  再唤来昨夜里第一个发现钟清池被杀的下人为罗恭与玉拾领路,朱蓉便面容憔悴地回到了后院,不再陪着两人到处转。

  这个下人叫钟小李,是钟清池自钟家带进公主府的贴身小厮,钟清池无论在钟家还是在公主府的事情,他皆知道个一清二楚。

  钟小李带着罗恭与玉拾到了钟清池的书房,玉拾未进书房所在小院之前,往隔壁的大院子望了望,问钟小李:

  “那大院可是住着公主殿下?”

  钟小李应道:“是的,那里正是公主殿下与我家二少爷居住的‘凌秋院’!”

  向来喊钟清池“二少爷”喊习惯了,住进公主府后,钟小李也一直没有改口,钟清池与朱蓉也对他十分宽容,未曾硬要他改口喊“附马爷”。

  一想到凌秋院再也见不到钟清池的踪影,钟小李眼眶又红了。

  钟清池的书房之所以设在凌秋院隔壁小院,而非在凌秋院里面,听钟小李说,这是钟清池的意思,说是书房设在隔壁清静小院,更能令他专注,聚精会神地算好帐目。

  朱蓉对钟清池的话向来是赞同多过于反对,于是隔壁名为“倚秋院”的小院便成了钟清池专有的地方。

  进了倚秋院,院内确实不大,只有一间正屋与左右两间侧屋,屋前的小院子也不大,与院门斜对着的院墙角落有一个不小的花圃,几乎占了小院子的三分之一。

  令玉拾不禁多看了两眼的是,那花圃里其实说是花圃,还不如说是草圃。

  钟小李是个机灵眼色极佳的小厮,一见玉拾瞥向花圃的眼神,便解释道:

  “那是铜钱草,旁人喜欢诧紫嫣红,二少爷偏就喜欢这绿油油的草。”

  铜钱草?

  户部专管楚国经济命脉,看来钟清池受钟演影响极深,耳濡目染,对钱财很是看重。

  小院子除了这满圃的铜钱草,便再无他物,连设个桌子石凳之类的都没有。

  因着钟清池被刺杀后,便让朱蓉连夜入宫亲自上报了朱元,朱元听后大为震怒,在朱蓉走后便令内侍总管急传了罗恭入宫受御令,于是自附马爷被刺杀一案发生之后,钟清池的书房作为案发现场,已然让朱蓉第一时间令公主府里的下人守住,既不让进也不让出。

  钟清池向来不喜身边太多人侍候,向来都只有钟小李贴着跟着侍候,昨夜里钟清池被刺杀后,钟小李被吓得六神无主,哭喊了钟清池半晌后,惊觉该速去禀了朱蓉,他方连跑带爬地到了隔壁凌秋院向朱蓉禀报。

  此后朱蓉下令围住倚秋院以保护案发现场,钟小李本就一人侍候钟清池在倚秋院了,朱蓉这一下令,他便让朱蓉困在了倚秋院里,直到今日罗恭与玉拾的上门,他方接到朱蓉贴身丫寰传来朱蓉的命令,他方得以踏出倚秋院为两人领路。

  钟小李打开书房的门后,玉拾随在罗恭后面进了书房,听着钟小李说到这里,她不禁赞道:

  “没想到公主殿下竟也有如此强势果断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