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月破

千户待嫁 +A -A

  赵沙在说了一堆与玉将往日兄弟情、及玉府荣辱尽靠玉拾一人支撑的肺脏之言后,见玉拾已是被他叨叨得神游太虚,他便停下语重心长的劝言。

  重重咳了两声令玉拾回了些许心神后,赵沙回归到他唤玉拾前来北司的目的,正色传达着罗恭下达的命令:

  “指挥使大人让你请去协助此次附马爷被刺杀一案,别整日想些有的没的,赶紧去指挥司报到吧!”

  玉拾默默无言地领命,在赵沙坐回案几后看公务,连眼尾都不想再瞧她一眼之下,她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北司,再走回北镇一所交待连城继续查杨柯与汪净密切来往一事。

  连城道:“自昨日起,杨柯便再无到北镇一所来上差了,大人,以卑职看,杨柯大有可能知道事情败露,闻风逃了!”

  玉拾道:“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何况就算他真逃掉了,我也有法子再将他抓回来或挖出来!”

  连城不明所以道:“挖出来?”

  玉拾瞧了眼有时过于不知变通而显得呆头呆脑的连城,解释道:

  “倘若杨柯还活着,那自然是抓回来,倘若他已死,那我们找回的必将是他的尸体。”

  连城明白过来了,原来玉拾所说的“挖”是指挖尸体,不过他又想到了另一点,笑着道:

  “若是我们的对头连给杨柯埋尸都懒得挖个坑,界时我们是连挖都不必了!”

  玉拾笑道:“这会你的脑子倒是转得颇快!我听指挥使大人说,前晚幸亏你及时找到了我,否则我此刻会不会站在这里还得两说,谢谢你啊,连城!”

  玉拾诚挚地表达谢意。

  连城敛起脸上的笑意,认真道:

  “大人这话折煞卑职了,这本就是卑职份内之事,何况前晚会看到大人发出的紫星信号弹,也实在是凑巧,此乃大人自有神仙庇佑,卑职不过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前晚连城与多名锦衣卫出来喝小酒,喝到一半便下起了雨,且越下越大,那会连城还与当晚随侧的林校尉调笑说,不知用不用在酒馆里过夜。

  此过不久,夜渐渐深沉,雨势却半点未有收敛的意思,众人便提议还是速速归家算了,最多回家后痛快地洗一个热水澡便是。

  这个提议全员通过。

  就当连城与林校尉等六人打算冒雨归家之际,楚京郊外突起的一枚信号弹照亮了整个天空,那是一枚紫色的星形信号弹。

  但凡是锦衣卫,皆知这紫星信号弹代表着什么,那是在所属锦衣卫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方会放上空的信号弹。

  而那些紧急情况当中,性命受到威胁便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种。

  因着放出信号弹后会打草惊蛇,所以通常锦衣卫都不会轻易放出信号弹,皆是在性命攸关之时方会将信号弹放上天空,让同伴看到知晓方向方位,更是向同伴求救!

  听着连城大概讲述了前晚他会赶到京郊荒地救了玉拾一命的经过之后,玉拾未再多言,只是再次交待连城要尽快查到杨柯的下落,及杨柯手中可能握有的紧要之物。

  至于到底是什么,玉拾也说不清楚,只让连城要多加注意。

  连城应下后,欢快地对玉拾说道:

  “大人,南北镇抚司有十个卫所,但指挥使大人便频频只让大人过去协助调查诸多案件,此次附马爷被刺杀一案,指挥使大人亦是如此,这说明指挥使大人很是看重大人!”

  玉拾对此不表任何言论。

  到指挥司见到罗恭的时候,已是早上巳时初刻。

  罗恭没有任何询问,似乎对于玉拾会来得这么晚未有一丝责怪,也未有一丝好奇,让玉拾在他办差的案几下左排圈椅首座坐下后,便直接说道关于附马爷被刺杀一案的案情。

  楚国皇帝后宫虽有三千,自皇帝登位后的二十多年期间,能成功怀上龙种且平安生下龙子龙女的妃嫔却是少之又少。

  皇帝朱元现今仅有三子一女,这对身为一国之主的他来说,龙嗣的稀少是他此生之憾,于是年过不惑的朱元在每年总要办上一次大型的选秀,为他充实扩大后宫。

  除了浩英公主朱蓉是皇后所生之外,余下三个皇子皆非正宫所出。

  大皇子朱萧是难产早逝的棋妃所出,一出生便被皇后认做嫡子,抱到坤宁宫以嫡长皇子的规格教养长大,及冠那年方被皇帝封为太子。

  二皇子朱荨与三皇子朱荣皆为皇贵妃所出,同样深受皇帝宠爱,毕竟皇帝膝下也就这么四个子女。

  朱蓉现今二十一岁,早在她未嫁前的十四岁那年,皇帝便让工部开始规划建造朱蓉出嫁之用的公主府。

  公主府历经一年,终将在朱蓉十五岁及笄时建成,随之皇帝为朱蓉招选附马,同时在这一年,朱蓉下嫁户部尚书嫡次子钟清池。

  六年间,钟清池与朱蓉育有一儿一女,夫妻二人恩爱有加,又儿女双全,本该是如神仙眷侣般白头偕老,却是忽然祸从天降。

  听着罗恭说到这里,玉拾道:

  “什么祸从天降,这根本就是人祸!”

  罗恭问:“你有头绪了?”

  玉拾摇头道:“没有,但查查不就有了?”

  罗恭浅笑道:“你倒是有信心。”

  玉拾笑而不语。

  她当然有信心,倘若没有这一股信心,她又如何能在两年内升到千户这个官职,再有罗恭与赵沙保驾护航,倘若她是块烂泥,那也绝然扶不上墙。

  罗恭道:“皇上御令,我们必须在一个月内破获此案,一定得将杀害附马爷的刺客抓到,更要将策划这一起刺杀的主谋揪出来!”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说,说短却也不短。

  倘若附马爷被刺杀一案没有牵涉太多,那查起来还算不难,时间自然也就够了。

  但若是其中牵扯太广的话,那一个月的时间,罗恭与玉拾在这一刻即时开始,也无疑是连半息时间都不得浪费。

  罗恭没有带上他的亲兵,玉拾也没有带上平日里时刻跟在她左右的连城,两人迅速出了锦衣卫衙门,骑着马前往公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