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辞官

千户待嫁 +A -A

  锦衣卫衙门不像其他亲军衙门散落于楚京的坊巷当中,而是靠近皇宫的正门,位于正门西侧,比邻五军都督府,又与东侧的六部隔街相望,位于楚国核心权力构构中心。

  锦衣卫衙门共辖有三司,经历司、南镇抚司、北镇抚司。

  经历司位于进入锦衣卫衙门后的正中方向,左右两侧则是南北镇司。

  罗恭是锦衣卫指挥使,是整个锦衣卫衙门的最高统领,他的办差处位于整个锦衣卫衙门的中心点,前是经历司,后是练武场,左是南镇抚司,右是北镇抚司。

  玉拾踏进锦衣卫衙门,刚沿着衙门右边走廊走入北镇抚司大院,已候在北镇一所院门前的连城便迎了上来:

  “大人,抚司大人刚刚派人来说,让大人一上差便到北司一趟,说是抚司大人有急事找大人商议!”

  连城口中的抚司大人自然便是北镇抚司的头头赵沙,玉拾的直接上峰。

  玉拾应一声便转身又出了北镇一所,进了隔壁北镇抚司院,到了赵沙的办差处北司,她入内拜见了赵沙之后,便直接问道:

  “不知大人唤卑职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赵沙端坐案几后圈椅中,示意玉拾在案下几旁圈椅坐下之后,他方道:

  “昨夜附马爷被行刺身亡!”

  玉拾一愣:“附马爷被行刺身亡?”

  昨夜里她被偷袭差些死了,而附马爷竟也在昨夜里被杀了?

  无法想象这是何等的巧合,这让玉拾不得不细思起这两者之间可有什么关联?

  玉拾蹙眉沉思间,赵沙已然又道:

  “指挥使大人一早便接到了皇上的御令,让指挥使大人亲自彻查此案!”

  赵沙停了下来,他看着仍在思索中的玉拾。

  玉拾意会到赵沙的目光,停下脑海中乱糟糟的横横竖竖,不解道:

  “既然有指挥使大人亲自压阵,那么抓到刺杀附马爷的刺客是指日可待,大人此番唤卑职前来是……”

  玉拾余音未尽,尾音明显带着满满的疑问,岂料迎接她满腹疑问的是赵沙满脸的笑容。

  赵沙人虽到中年,与玉将一般年岁,但身形要比玉将粗壮得多,若说玉将看起来就像是文弱书生,那他便是一熊腰虎背的糙老爷们。

  这样一对比,看惯了玉将那玉式温柔笑脸的玉拾怎么也习惯不了赵沙这粗犷的糙笑容,何况他明显笑得不怀好意。

  玉拾的心颤了几颤,未等赵沙将肚子的坏水倒出来,她赶紧抢先道:

  “大人!两日前卑职与大人提及的辞官一事,不知大人今日能否给卑职一个答案?”

  赵沙脸上高高扬起的两边嘴角立马垮下,换上一脸严肃。

  玉拾见状,隐隐约约已知道了赵沙接下来要义正言辞地说些什么话了。

  赵沙果然是老调重弹,语重心长道:

  “玉拾啊,赵家与玉家世代相交,我与你父亲更是自小玩到大的知已,虽非亲兄弟却更胜兄弟啊,若非当初你父亲为了救我而致残了一条右腿,现如今你父亲在锦衣卫中的前途可谓不可限量……”

  就在玉拾行及冠礼前的两个月,玉将随着赵沙执行皇帝的一个密令,在那次秘密任务中,玉将为救赵沙,生生挨了两箭一刀,两箭所射未中要害,但那一刀却是一刀割断了玉将右腿韧带。

  玉将身上的刀伤虽重,便后来也养好了,只有这右腿治好后还是落下了瘸腿的毛病。

  也因着这个原因,玉将方会在仍能好好大干一番的壮年自锦衣卫衙门中退了出来,改由玉拾顶上。

  但凡世代为锦衣卫世袭军户之家,都是父退子承,对于楚国每一个锦衣卫军户来说,这是一个无比光荣的荣耀,绝不能因着某种原因而失去。

  后来玉枝的出生,再随之姚氏开始体弱多病,玉将渐渐庆幸起当初他与姚氏将玉拾当成男孩儿来养的决定。

  当初玉将与姚氏夫妻二人会这般决定,实则也是无可奈何。

  一是因着世代交好的罗家嫡长子已有两岁,玉家长辈自然盼着姚氏肚子里的第一胎能生个男孩儿承继玉家香火;二便是因着玉家是锦衣卫世代传承的军户。

  玉将的父亲是锦衣卫,玉将的父亲退下后,便由玉将接力而上成了新一代锦衣卫,玉将退下后,自然得由玉将的嫡长子承袭。

  玉将的父亲早在姚氏过门两年后好不容易怀上第一胎时便将话摊开,说道若是姚氏在这第一胎未能生下玉家的嫡长子,那么便要给玉将纳两房妾室进府,为便快些为玉家开枝散叶。

  当时姚氏心中并未怪公爹,因着玉将担的是锦衣卫的职责,表面虽看着风光,但什么时候有个天灾人祸的,谁也说不准,所以当玉将的父亲那般与她明说之后,她含泪点头应下。

  当日玉将归府听姚氏一说,当即便要寻他父亲说个明白,表明他是绝不会纳妾的,却让姚氏阻止了,说道莫急,兴许她肚子里的孩儿真是玉家的嫡长子,那般一来什么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可惜事与愿违,九个多月后姚氏生下玉拾,她含泪让玉拾去纳妾吧。

  玉将自是不肯,又碍于姚氏先前已应了自已父亲许他纳妾的话,他便想出了把钗环当成男孩儿来养,待到姚氏第二胎生下玉府的嫡长子后,再与他父亲自白,界时已有了嫡长孙,料想他父亲也不会太过责怪夫妻二人。

  姚氏也实在不愿玉将纳妾,思虑过后,便忧心肿肿地同意玉将的提议。

  岂料这一养,玉拾便以男儿身养了十七年。

  如今玉府老太爷已百年归老,姚氏也因病而逝,玉拾这男儿身份也成了玉府的顶梁柱,一切荣辱俱系于她一人身上。

  然玉拾更明白这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能安稳地在锦衣卫中混了两年,还混得风生水起,其中除了锦衣卫最高统领罗恭的不时掩护,更离不了赵沙因着玉将两年前救他一命而致玉将腿残的愧疚,继而产生处处维护玉拾的缘由。

  趁着现今还未露出破绽,更为了往后小日子过得随意滋润些,玉拾自进了锦衣卫一年便开始萌生辞官的念头,在过去一年里三番四次向赵沙请辞千户一职,可惜每回都是被赵沙毫无商量余地地打回。

  这一回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