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玉拾

千户待嫁 +A -A

  冷风疾雨的黑幕下,惊雷伴着夜空几抹闪电横空而过,时不时乍响,十几匹骏马飞快地奔腾在黑漆漆一片的京郊官道上。

  完全靠着平日里对路况的熟悉度,六匹骏马抹黑跑过一段路,为首的锦衣卫连城便将骏马驱入官道旁的一条小路,紧跟在连城马侧的林校尉大声冲他喊问道:

  “百户大人!你确定千户大人真的是在这附近放的信号弹么?”

  千户玉拾,楚国锦衣卫辖下北镇抚司所属卫所的千户之一,正五品。

  百户连城,隶属玉拾所在北镇一所中的百户,正六品。

  连城一听自已手下的校尉这样问,本来就心里没什么底的他顿时便怒了:

  “嚷嚷什么!再往前跑跑不就知道了!”

  被连城怒斥两句后的林校尉当下不敢再作声,连同他在内余下同行的四名锦衣卫也个个都听明白了,连城这会因着玉拾突然放出紧急紫星信号弹,心中焦急,心情自是万分不佳,他们还是识相地把嘴巴阖紧些为好,省得如林校尉般被莫名喝斥一顿。

  自楚京城内一路策马跑到京郊,诺大的雨点将一行六人淋得尽如落汤鸡一般,雨中无法执火把,又因走得急,莫说未曾备上不怕淋湿的牛皮灯笼,六人身上更没有穿戴上防雨的蓑衣斗笠。

  雨夜下的视线较之平常的夜幕更要暗上几分,伸出五指去也难以辨清,所幸连城一直紧记着他自城内看到紫星信号弹时的方向方位。

  一行人骑着马儿沿着小路一直跑到一处荒郊野地,这个地方连城并不陌生,他以前曾因办案而在夜里来过,只是那时并没有冷风疾雨,且备有火把照明,他走得毫不费力。

  然此时此刻却是最糟的情况。

  雷鸣闪电,狂风暴雨,连城望着昏暗得难以视物的荒郊野地,心焦得快要哭了。

  林校尉与余下的四人也是急得不得了,在连城猛勒缰绳让骏马停下来,并说他们的千户大人可能就在这个地方时,他们五个人随着连城四处散开,纷纷开始一起一落地呼喊起来。

  然足足过了两刻钟,他们将野地周边几乎跑遍,也没找到一个人影,有的只是耳际一直响着沙沙的雨声、急促的风声,及几道闪电劈过、几声惊雷乍响。

  没有火把照明,也没有月光倾洒,连城与其他五人皆只能靠着时不时劈过雨空的闪电光芒来看清楚短暂的光景。

  突地一道闪电劈过,在荒郊野地边缘处一块大石块边,连城看到了背靠着大石块坐着的模糊人影。

  毕竟跟在玉拾身边已约莫有一年,连城急步走向大石块,刚靠近不必蹲下仔细看,他已然认出人影便是他要找的玉拾。

  连城赶紧在玉拾身前蹲下,急声唤道:

  “大人!大人醒醒!大人……”

  听到连城唤声的其他五人也纷纷赶到连城身边,看清楚玉拾居然靠在大石上昏迷不醒,顿时皆是一惊。

  连城叫了玉拾几声不见动静,便招了林校尉蹲下,两人一左一右地将玉拾搀扶起,就在连城刚想开口让人把骏马赶过来之际,他们来时的路传来一阵马车滚动车轮的轱轳声。

  连城往声源望去,只见到两盏牛皮灯笼挂在马车前头,随着马车的行走而微微晃动的两抹光亮。

  林校尉担心地道:“这是谁来了?不会是对头吧?”

  他们北镇第一卫所的千户玉拾不明原因在这京郊荒野之地昏迷不醒,本就是诡异得让人忧心的事情,倘若这个时候还来了他们北镇一所的对头,那他们该如何是好?

  林校尉想到的,连城自然也想到,当下趁着马车未到他们身前的空档做了决定,沉声对林校尉道:

  “你带着两人将千户大人安全地送回玉府!余下两人随我上前与来人一会!”

  听着连城刻意压低声音的吩咐,林校尉等人谁也没有意见,对于先将玉拾安全送回城内玉府去,他们皆觉得这是最好的决定,可挡来人一事林校尉却有别的想法。

  林校尉一把将玉拾往连城那边推去,昏迷中的玉拾即刻往连城怀里倒去,连城未想到林校尉会有此一招,慌忙接住玉拾之际不禁怒斥道:

  “他娘的你在做什么!”

  岂料斥了个空,连城一眼望去,只见林校尉已迅速带着两个锦衣卫跑上前去,与尚离他们约莫两丈多远的马车打了个照面。

  留在连城左右两侧的两人道:“百户大人,我们还是快将千户大人先带回城吧!”

  事已至此,连城也没什么好说的,看着两人中的一人骑来马儿,他赶紧动手,想将玉拾抱上马背。

  然就在这个时刻,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传入连城的耳里:

  “放下玉拾!”

  声音轻飘飘地微沉,似乎含着薄怒,随着狂风暴雨的侵袭一同传入连城、连城身侧两个锦衣卫的耳里。

  还未待连城有所反应,他尚保持着要将玉拾拦腰抱起的那个动作,便觉得眼前晃来一个身影,那身影极快,不过眨眼间,他手中的玉拾便不见了。

  连城自惊诧中回神,努力瞪大了被雨水冲刷得险些睁不开的双眼,讶道:

  “大、大人……”

  那身影停住回身,玉拾被他拦腰抱在怀里,在风雨中只觉得与黑幕连成一片的披风将昏迷的玉拾包得严严实实,半点没再淋到雨。

  那身影没有作声,只停住身形并半侧过脸,显然是在听到连城的唤声后特意停下步伐,看看连城还有什么话要说。

  瞧出那身影的意思,连城赶紧走上前,跪下尊声道:

  “不知指挥使大人驾到!卑职有失远迎!请大人切莫见怪!”

  锦衣卫指挥使罗恭,正三品,所有锦衣卫的最高统领,向来更是连城不敢直视的存在。

  罗恭听完连城的话后仍未作声,只举步便走。

  罗恭左右两侧跟着两个亲兵锦衣卫,一个为其撑着一把油布伞,一个为其提着牛皮灯笼引路。

  两人沉默恭敬,正如随后跪在连城前后左右的林校尉五人。

  罗恭很快抱着玉拾同上了马车,马车临起行前,连城、林校尉等六人反而听到了罗恭自马车里传出来的声音:

  “今夜能及时找到玉拾,本座记你一功。”

  那声音轻且淡,可偏混在风大雨大的声响中,连城听得极为清楚,一字不落地钻进他的双耳,在他脑子里嗡嗡声地消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