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所谓豪强(下)

席卷天下 +A -A

  “这么说,先生想要找个家族立威却是有点难?”

  “君上,会有的……”

  “嗯。只是先生,我们需要的是整合他们。先生可懂?”

  “显之,明白。”

  显之是机场的表字,其实现在只要是有点身份的人基本都会有表字,因此表字也是权贵与普通人最基础的区分。

  刘彦也应该有表字,但他实在不知道该取什么才好,也没有人有足够的身份给他取表字,这绝对会成为一个难题。

  满屋皆是油香味,刘彦拿着铲子在翻炒大蒜,蒜经过油炒会爆出浓烈的香味,等待蒜合适了再将切好的青菜放入,顿时蒜味就会混上清香味,光是闻着就令人嘴中泛出唾液。

  蒜是张骞出使西域传回,至于是从哪个国家获得可就有些不好说了。

  刘彦喜欢亲自动手烹饪,对于他来讲这是一种乐趣。不是没人劝过什么“君子远庖厨”之类的啥玩意,可是他翻出《孟子》中的《梁惠王章句上》,劝的人就该闭嘴了。

  本来就是嘛,最讨厌那种断章取义又什么都不懂的腐儒了,明明是一句解释不忍杀生的话,到了腐儒的嘴巴里就成了做大事的人不应该像妇人一样伺候厨房。腐儒对一些话的断章取义,造就和教出的一帮不识五谷,只会读书却手脚不勤的废物。

  现在早就没人会奉劝刘彦不应该亲自动手烹饪了,反而是热切期盼可以被邀请共同用餐,但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人拥有殊荣。

  “肉应该切得薄,不能抄得太老。肉太老就会失去鲜嫩多汁的口感,嚼起来不好吃又费劲。”刘彦在指点向依,听着又像是话中有话。

  汉部需要那些豪强的服软,哪怕只是一种表面上的服软。水煮青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不要一开始就展现得太过强势,那会将那些豪强吓得龟缩在坞堡,有什么策略也都难以使出来。

  善意都是互相的传递,开始有了交流,有什么手段也才能使出来,这点纪昌自然是明白的。可是,那要看汉部有多少时间,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乃至于是局势,都会有不同的选择,纪昌还记得有姚家的那个大威胁,若是给汉部的时间太少,选一个家族来作为杀鸡儆猴会是最直接和有效的方式。

  “张石有最近的消息传回,不出意外下一次就该传来确切的消息。”刘彦在端着一个盘子,盘底是已经炒好的菜豆和瘦肉。他看了一眼纪昌,说:“先生可还有在注意东莱书院?”

  菜豆原产地是在印度,传入华夏却有一个复杂的过程,那是两汉征服了西域,经由民间贸易,菜豆从西域传入华夏。

  闻着着实是太香了,光是闻就令人食指大动,纪昌看似是停在刘彦脸上,实际上视线是看着那看着青色和满是油光的瘦肉:“是修成侯,还是……?”

  “不,不是修成侯。似乎也不对?修成侯是有帮些忙,没想出了大力气的却是那些大儒。”刘彦将盘子放下,准备开始教好学的向依怎么熬汤。

  千万不要小看一名单身了二十来年的青年,除了右手的手速无比之高强外,住的地方有厨房必然也是会学上几手,毕竟囊中羞涩经不起老是下馆子哇!

  “如此,只等待合适的时机递上拜帖。”纪昌看到了刘彦的眼神示意,笑眯眯地走过去端起了两个盘子,左手是炒青菜,右手是豆角炒瘦肉:“介时,君上可以带着大军一路前往东莱郡?”

  留下向依继续忙活,刘彦与纪昌都是端着盘子要出去,迎面却是田朔过来。

  “参见君上!”

  田朔先是行礼,随后说了一些话,是在汇报栖息地的建设情况。其实这个家伙根本就是踩着饭点来的,汇报的那些东西除了极小的变化,大体与前一次没有太多区别。

  要是不出意外,等一下拓跋秀也该过来了?

  李坛在闲逛,他身边依然是粘着伏伟。两人中一个冷着脸,另外一个却是在喋喋不休,伏伟越是说话,李坛脸上的表情越是冷淡。

  刘彦与纪昌端着盘子一路交谈,田朔端着一个盆子紧紧跟在后面。按照刘彦往常的习惯,他们必然是会前去周围最高的建筑物,于高处一边望远一边用餐。

  喋喋不休中的伏伟比较突然地安静下来,使得李坛颇为意外地顺着伏伟目光的视线看过去。

  李坛的视线第一时间看的是纪昌,又特别看了一眼腼着脸的田朔。他从穿着能看出田朔在汉部的地位不会低,毕竟九品中正制早已经深入人心,该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能穿什么颜色和款式的衣裳。

  身材高大且壮硕的刘彦自然也特别吸引了李坛的注意力,只是光从穿着来看,身穿一身短褂款式衣裳的刘彦……怎么说呢?光是看穿着,刘彦颇为像是某种闲杂人等。

  真的就是短褂,要是看过僧侣的练功服,绝对一眼就瞧出来,只是刘彦身上穿的是灰色的短褂,再有腰间的皮带悬着一柄战剑,才算是显得相对特殊。

  刘彦所过之处,人们必然弯腰行礼,这样一来该是什么身份,只要李坛和伏伟不傻肯定是能猜测出来。

  人们习惯从上位者身上寻找特点,就是观察某个上位者来断定那个集团会有什么样的成就。李坛眼中的刘彦有着比较浓厚的武人气质,要说有着绝对的上位者威严则是有些未必,可……要是看刘彦走路的姿态,似乎还真的能够看出龙行虎步的影子?

  要说起来,刘彦的长相只能说是一般,但因为有着数年的军旅生涯,姿态上未免会显得比较刚硬。阳刚的上位者,再有旁人的尊敬,旁人看到的就是一名有着威严的君主。所以吧,威严什么玩意的,还不是依靠他人的表现,要是单单一个人要显示威严,那该怎么做?

  “看到了吧,君上对待部属十分的和蔼。”伏伟有着一脸的尊敬,说的话声音也着实大了一些:“伏家定然是要效劳于此等英豪。”

  听到了声音的刘彦停下了脚步,将手里的盘子递给了迎上来的拓跋秀,然后对着伏伟输了一句:“伏家的少年郎?”

  刘彦其实看着也大不了多少,他也没有刻意的老气横秋,当然也没有表现得多么和蔼,只是说了那么一句,然后继续迈步走路。

  没人会无视刘彦特意停下说的那句话,一些旁观到的个家族代表,他们用着相对羡慕的目光看着一脸矜持的伏伟,一切只因为汉部要找某个或者某些家族开刀建立威严并不是秘密。汉部的首领对伏家的伏伟说了那么一句,那么伏家怎么也该是安全的吧?

  现在,要说起来各个家族真的是相当没有安全感,谁也都知道汉部会找个家族杀鸡儆猴,毕竟汉部做事的规律已经被摸清楚了,柜县是挑出一个干掉,计斤县也是那般,那么到了这里……会变?

  谁都不想成为汉部拧起来杀掉的那只“鸡”,那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带着礼物过来。

  还是那句话,能够在胡人肆虐的环境中生存下来,不会存在真正的蠢货,他们为了生存下去什么都能干。他们亲自来汉部看过了,第一次是交易,从交易中也能被品味出一些特别的东西。有更果决的存在,例如伏家肯定是事先有过诸多的了解,认为合适直接下注。

  不会只有伏家下注,他们会因为自己的选择产生不可控的命运。如赌博一般,汉部崛起他们也跟着家族兴盛,汉部败亡他们却不一定会跟着下地狱,毕竟……多头下注是所谓的家族最爱干的事情了,信不信这边投效汉部,下一刻这些家族立刻会有些人会分家别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