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所谓豪强(上)

席卷天下 +A -A

  正在发生的这一幕,却是令大多数人措手不及。他们之中或许是存在想要投靠的家族,可是大多数家族只是前来交好,存的是互通有无的心思。

  纪昌说的话太突然,他们城府浅一些的人就将情绪露在脸上,大多就是吃惊和戒备,就是没有多少人会有什么欣喜。城府深一些的人,他们脸上则是带着微笑,只是那笑容根本就是皮笑肉不笑。

  按照汉家礼节,有宴必然有酒,有酒就会有舞姬和伶人。汉部好歹也是转战了三个城池,缴获自然是有,连带舞姬和伶人也是得了一些,恰好就是用在这样的场合,就是别想乐师有多么专业,曲子亦是来来去去那两首,倒是舞姬和伶人姿色还算过得去。

  声乐皆有,气氛却是热烈不起来。各家代表沉默着思考汉部是什么意思,若是强硬该如何,却是没有一家想要死扛,要清楚汉部能够向各家收税,那是打出来的,不是来自朝廷任命的官职。

  纪昌也清楚现在得不到什么正式的答复,礼节性地陪了一小会就告辞离去。

  东道主离去,所有人都在目光交会,但他们没有人先开口。

  亲身来到汉部,他们都有亲眼看到了一些东西,如汉部正在大肆建设栖息地。其实能够从这里看出不到的东西,例如汉部扎根的强烈意愿,自然还有对待晋人的态度上面。

  他们亲眼所见,比起其他的胡人部族,汉部的晋人过得都非常不错……,不,已经不是简单的用不错可以形容,该是生活在天堂才对。至今汉部出现来招待他们的也基本都是晋人,他们将这个理解为一个信号,那便是汉部愿意亲善晋人。

  汉部不是一个流动性的部族,亦是看不到有太多胡人的影子,倒是与晋人的生活习惯别无二样。那么汉部到底是胡人的势力,还是晋人建立?

  “这……却是令人摸不着头脑了。”伏伟很乐意表现得活跃,远远对着坦然吃喝的李坛举杯遥敬,说道:“方才看见李家大郎与汉部一员将校谈聊?”

  李坛之所以坦然,那是自认为从李匡那里知道了汉部的态度。李家离汉部太近,该软的时候绝对会软,借李匡那层关系,只要不是汉部不让李家活下去,汉部有李家容身之地,便是出人出物又怎么样?

  伏伟见李坛只是举杯回敬却不搭话,笑了笑转向了旁边的盖宁,说道:“盖二老子,却不知道今次来汉部,是购入多少兵器?”

  嗯?二老子,等同于二当家,那么盖宁在盖家其实就是家族的嫡系血亲排行老二。

  盖家离汉部其实也不远,他们这一次过来还真就是寻求大批兵器购买。盖家位处平原,每年到了临近秋季就是最危险的时刻,其实这点并不是太大的秘密。中原游牧的胡人部落不少,恰是因为盖家处于平原地段,几个部落都会放牧到盖家城寨区域,那时盖家等于是陷入了最危险的时刻。

  要说起来,盖家可以搬家,选择去有地形优势的地方建立新的栖息地,可现在不是和平年月,搬家就等着半路被截杀,胡人会去抢夺掳掠,哪怕是晋人也必然会是落井下石。盖家该怎么搬?

  盖宁给予伏伟的回应是“呵呵”两个字。

  一个活跃着想要试探众人的态度,得到的回应都是冷漠。这样一来就更加没有人说话,只能是各自安静地吃喝。

  在招待各家族代表的吃喝上面,汉部做得还是比较用心,例如独有的炒菜,那种留下了色泽而又有种特别的油香味,吃起来又不觉得老,与之水煮绝对就是两个样子。有了青菜又怎么可能没有肉?各种各样的食物要是在平时,他们不会吝啬所能用到的各类词语来赞美,但是现在嘛……省省吧。

  李坛吃得有津有味,很快就将自己案几上的食物吃完。他扭着头问伺候的侍女:“可以到外面走走吧?”

  看着该有二十来岁的侍女愣了一下,她没有回答只是福身一礼走出去,没有一小会又回来,脆声道:“郎君可以随意走动。”

  李坛点了头站起来,起身之后比较自然地让侍女帮忙整理因为屈膝跪坐乱掉的衣着,眼角发现伏伟也站了起来,他蹙眉了蹙眉头。

  出了大堂,李坛深呼吸一口气,空气里到处都在飘着肉香味。

  “汉部可真是富庶呀!”伏伟跟了上来,抽动着鼻子闻,又说:“方才吃了几种肉,有羊肉与牛肉,一种却不知道是什么肉?”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李坛念了几句《逍遥游》,随后转身看着伏伟:“你我不熟。想知道什么,能付出什么代价?”

  伏伟立刻开朗的笑了。很多时候可以付出代价知道旁人不知道的消息,其实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情,他问了几个问题,李坛能答的都答了。最后,他满脸诚恳地说:“这是这样的话……两百斤?”

  说的是粮食,也能是铜钱,但只要不傻都会选择粮食。

  李坛比较无所谓,昂了昂下巴看了几眼满脸带笑的伏伟,晃了晃头,之后不再搭理。

  “伏家打算依附汉部。”伏伟重新追上了李坛,脸上的诚恳还没有歇去:“盖家想必也是如此选择。”

  伏家与盖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家族丁口不算少,但是年年需要防备放牧部落的侵袭,景况一年比一年差,哪怕是能支撑,今年过后是明年,数年之后呢?

  “我已经与长史私下有过交流,只需派出家人效力于君上,无需再多缴税,无需迁徙,无需上缴丁口,除战时出人,再无其余要求。”伏伟摸了摸鼻子,脸上看不出到底是什么表情,声音了倒是充满了乐观:“知晓伏家为什么选择依附吗?”,他自问自答:“不是寻求保护,是汉部有晋人的容身之地!”

  李坛一脸无所谓下深藏的是不屑,他不是在瞧不起伏家,是瞧不起汉部那些所谓的将校或是管事。当然,他对纪昌还是挺服气,只因为长广郡的家族哪怕是消息再闭塞,都该知道纪昌身为谋士角色上的表现,虽说那是因为胡人没有谋士相抗衡,但已经展现能力了。

  对于已经表现出能力的人,只有真正狂妄到没有脑子的家伙才会选择无视。李坛之所以出来,是想要再看看汉部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将所闻所见牢牢地记住,回去之后好详细告知李明之,那关乎到李家的下一步选择。

  至于伏家的选择?李坛从刚才伏伟在宴上的表现已经看出端倪,知晓伏家会选择依附,倒是对盖家的依附比较不看好。

  伏家从来都是软趴趴的,不止一次臣服过谁,屡次都是依靠服软的态度换取生存。伏家会依附汉部,但根据李坛所知,伏家从汉部吸血才是真的,很难会做到什么尽心尽力。

  这种势态下还能在中原生存下去的家族,有一个简单的吗?没有的,李坛太清楚了,与生存相比,气节是个什么玩意?他们都在面临选择,可以让他们做出选择的太多了,汉部要是能够在长广郡站稳脚跟,除非是汉部要让人生存不下去,否则不会有家族选择硬抗的!

  “徐正、吕泰等辈不过是先行一步。”伏伟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李兄身有武艺,又懂兵法……”,他直勾勾地看着李坛:“前途不可限量呐!”

  李坛给的回应是一个傲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