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文明或野蛮

席卷天下 +A -A

  纪昌想要到晋国“买”个贵女,有个不得不正视的前提,那便是刘彦至少需要是一国之王,若是身为赵国臣子恐怕是不带多大希望。

  胡人各自立国,称帝的却是极少,那是华夏正朔还在对他们产生压力。瞧瞧石虎就知道了,他没有石勒的魄力和能力,登基之后没有多久就去掉了帝号,改为天王。其余的胡人建立国家,称王现象比较普遍,称天王的更是不少,就是没有一家称帝。因为他们太清楚了,不称帝干什么晋国基本不管,事实上是晋国也根本管不了。

  有那么一个事实,胡人建国称王,可是胡人的国王基本有晋国那边册封的官职。哦,是了,后赵这边的石虎当皇帝的时候没有晋国的官职,但他改称天王之后,晋国倒是派来了人给予了官职。

  为了能够让刘彦成为一国之王,纪昌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至少是先将周边的豪强和大族给压服。当然,对崔姓女的追求还是比较实际,不过也存在一个前提,是成为长广郡的郡守。

  等待刘彦成了长广郡的郡守,纪昌会亲自到乐陵郡走一趟,无论如何也不能是庶出女。纪昌认为刘彦成为郡守不过是踏出第一步,要是时机允许就该谋求成为青州刺史或州牧。纪昌知道乐陵郡的崔家本身就是旁支了,再给庶出女就显得太寒酸,怎么也该是嫡系贵女才行。

  一旦望门崔家嫁出嫡女,纪昌无比清楚这会对刘彦的事业产生巨大的好处!不止是崔家会在刘彦身上下注,还有地方上豪强与家族会有一些态度上的转变。

  黄岛区附近的豪强这几日该来的基本是来了,纪昌先前已经接见了一批,今天将接见第二批。每一批是以十家为准,有特别需要的时候,纪昌会私下再个别接触。

  李坛如愿与李匡交流上,两个李家是亲戚,可说实话也就只是亲戚,平时虽说有接触,但家族层面上算不得多么亲密。倒是,李坛与李匡两人的交情不错,那也是李坛见到阿香或是李匡会显得激动的原因。

  “这么说来,承基已然是汉部管事之一?”李坛有些欣慰,又有些惋惜:“如此也好……”

  古时候表字不能乱称呼,同时表字也不能乱取,李匡表字承基,可以看出是担负着多么重要的使命,“承载基业”啊,自坞堡被内外夹击攻破,他就没有了基业。但,他没有打算放弃,既然汉部的首领可以做到有功则赏,他就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向上爬。

  李匡脸上带着迷惑,问道:“睿才此番前来是?”

  李坛将自己的目的说了说,最后又说道:“有承基在,可否给予引荐?”

  李匡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那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李坛购买兵器或是食盐,汉部本来也想要卖,只是希望李坛别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比如降低价格什么的。李坛奉父命,想要得到纪昌的接见,李匡也能猜测那是李家坞堡离汉部新的安置地太近,显得没有安全感。

  “睿才。”李匡像是动了感情,左右四顾了一下,将声音压低到两人可以听见的音量:“长史在寻觅下一个攻击的目标,睿才可听详细了?”

  “这个家父已经明了。”李坛扯了一下嘴角:“今次,小弟带来了三车粮食与一车布匹。若是这般汉部还攻我李家,该是要人人自危了吧?”

  李匡笑了笑,点了点头。他的内心里却是比较郁闷,本来是想要达到某些目的,想来是难以利用李坛一家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直至有人来召唤李匡。

  “我明日便会离开,睿才若是有事可遣人去计斤城向南二十里的兵堡寻我。”李匡说了这么一句,快步离去。

  自然也是会有人来招呼李坛,他是被带着进入一间木材搭建的大堂,来到时里面已经坐了其他九家的代表,却是不见汉部这边主事者在场。

  大堂的布置比较简单,几排支撑架被固定在地上的长桌。长桌的左右两端又各自有着可以移动的长椅,早先到场的几家闲聊的当口,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过来的是汉部那边的人,她们端着一些盘子,盘子上面自然是各种餐具以及食物。

  自上古先秦到如今,分餐制的习惯一直都被保留和执行。各家代表,他们的桌前很快就摆放了各种工具以及不同造型的种类。

  餐具比较杂,该有的盂、盘、碗、盏、盅、勺、匙、箸、匕、叉皆有,其中盘、碗、盂自然是用来盛放食物,盘中有青菜或是肉块,碗中却是清水,盂则是盛放汤。对了,清水可不是用来喝,是用来清洗如勺、匙、箸、匕、叉。

  有底蕴的人才能从汉部的用餐安排上瞧出什么,他们一瞬间变得脸庞严肃,就是因为坐在长椅,不是蒲团,要不就该是屈膝跪坐调整成为正襟危坐的姿态。

  “太别扭了。”伏伟忍不住扭头对着一个看似英武的中年人说:“汉部待我等,到底是汉礼,还是……”

  英武的中年人叫盖宁,他撇了一眼不太熟的伏伟并未吭声。

  是的,如果是按照胡人的礼节,不会有那么多的餐具,就该是端来大盆,其它什么餐具都不会有准备。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点身份的人在这个年头身上都会有匕首。匕首的用途有两个,一是用来割肉,二则到了必要的时刻也能防身。

  如果是想要按照汉礼,不该是每个人都有单独的案几,还应该有蒲团,需要侍女在旁斥候,必须还要有炉火等等。

  一些人正懵着,一个身穿文士服的中年人出现在了门口,事先有过打探的人会知道来人是纪昌。

  来人正是纪昌,他走到门口却是没有进入大堂,似乎还皱了皱眉头,转头对身后的随从吩咐了什么,竟是扭身离……离开了?

  众人正要面面相觑,有一人匆匆忙忙地进来,来人叉手为礼:“诸君,却是劳烦随小人来。”

  李坛二话没说站起来,自见了李匡,又与之聊了聊,他可算是心情轻松得很。

  一群人先后起来,跟在来人后面走,他们也不开口说话,只是跟相熟的人眼神交流,大多是看到了迷惑,也有惊讶和不屑,大多却是谨慎为主。

  没有多远,不过是从一个大堂来到对面,他们走进去,目光扫视了一下,先是看到纪昌已经屈膝跪坐在正位的一个案几后面,现场亦是分隔左右各自空着五个案几,然后该有的蒲团也有。

  是了,看看摆在案几上的用物,再看每个案几旁边都有香炉,那就是真的是按照汉礼来摆设了。毕竟,除了大堂显得简陋,该有的基本都有。

  “诸位……”纪昌摆着长袖:“且坐。”

  还是李坛带的头,倒是让纪昌多看了几眼。

  纪昌一直在盯着看,豪强基本上都是很开眼的家伙,从他们各自选择的座位,基本上就能看出实力的强弱。

  “在下纪昌,添为我主幕僚,军中职长史。”纪昌该有的自我介绍不能省略,双手放在小腹的位置,眼睛扫视着众人:“诸君,且自我介绍?”

  一家又一家的代表原本已经屈膝跪坐,不得不又一个一个的站起来。秦尊左、汉尊右。现在依然大多是遵循汉礼,自然是从右边的人先自我介绍,越往后面的人就是实力越弱,这一点他们自己分得比较仔细。

  “如此……”纪昌说话不紧不缓,姿态也算说得过去。他安静下来,目光很是犀利地一个个注视过去,问道:“诸君,想要文明,或是野蛮?”

  那些各豪强过来的代表这才恍然,刚才那一幕幕是刻意为之,并不是汉部这边接待的礼节上出错。

  文明,或者野蛮?他们可以理解为是服从,还是抗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