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可劲折腾

席卷天下 +A -A

  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周边愿意出售奴隶给汉部,可是每一家都在尽可能地避免出售青壮,主要是以女性的奴隶为主。

  或许,他们是知道一点,青壮要是好好养一段时间,将虚弱的身体将养回来,训练一下再配以兵器可以成为士兵。他们担忧青壮到了汉部手里变成兵源,十分有默契地大量塞女人。

  女人……乱世之秋,算负担多一些,太多的人不会去思考没有了女人,该怎么有下一代的传承。或许,当今也只有刘彦会思考到这个?

  一些胡族中,女人其实也能够成为兵源,特别是以游牧中的部落最普遍,健壮的妇女跟着大队打家劫舍,干得不比男人差多少。

  问题是,晋人中的女子与胡人中的女子不一样,是从骨骼身材到性情上的不同。胡人健妇天生地养,自小生长的环境就是那么回事,再加上种族带来的性格,普遍不会畏惧厮杀。晋人中哪怕是有健妇,但敢于上阵厮杀者绝对寥寥。

  “女人多?很好!”刘彦的这个势力现在缺的就是女人:“来者不拒。另外……尽可能更快地购买那些菜人。”

  李匡恭敬地九十度揖礼:“诺!”

  刘彦挥了挥手,自己也开始走向了安置女人的区域。

  菜人这个名词不是首次出现在五胡乱华时期,甚至可以说菜人的历史非常悠久,久到覆盖到人类群体诞生就有。不过,很久以前菜人是原始部落征战的产物,等待人渐渐有了智慧和社会,吃同类只剩下一些野蛮且残暴的人才会干的事情,至此人群和社会产生了文明与野蛮。

  三国时期,菜人十分流行,结果是经历东汉末年的黄巾暴乱,再加上诸侯混战,人吃人和瘟疫,让一个人口众多的帝国十分主动地走向地狱。

  站在汉人的角度,异族拿本族的人当成菜人,那是一件令刘彦感到无比愤慨的事情,但他们太弱小了,只能以能够办到的贸易方式进行一些救赎。

  这座城寨的作用就是安置那些刚刚被购买来的奴隶,有晋人也有胡人,大多就真的是女性。城寨有分隔几片区域,那是刘彦为了防止出现疾病蔓延的事件发生,亦是男女进行必要的分开安置。

  刘彦是首领,走到哪都可以畅通无阻。他来到了安置女子的地方,走过之处有无数人弯腰行礼,那些行礼的人有早已经加入汉部许久的妇人,亦是有到来不久的新人。

  女子安置地,看上去非常干净,只是因为是女子的安置地,难免是会有一片云燕纷飞的景象。

  刘彦不猥琐,但他喜欢看那些女子带着笑颜,脸上的微笑总是要比满脸的苦楚好上许多。至于说会看到一些裸~体的女子?刘彦本人没有多想,那些赤~裸的女子虽说会害羞,可是她们不会尖叫。

  赎买啊,就是奴隶,她们等于都是刘彦的财产。且先不谈刘彦有没有将她们视为财产,她们的思想中自己就是那位汉部首领的财产。

  “夫君怎么过来了?”拓跋秀暂时是这片安置地的总管事:“却是需要更多的衣料。再有,夫君不需要再为这边安排肉食!”

  所谓的肉食是鲸鱼肉,那是刘彦让渔船尝试捕杀,但其实并没有捕杀成功,反倒是损失了近十条渔船。新的鲸鱼肉是又一条自行搁浅的鲸鱼,类似的事情经常有发生,只是从前没人敢去屠宰或者处理。

  刘彦的系统中,存进去会成为食物单位,想要再取出来并没有被限制。

  大多数被购买来的奴隶身体太虚了,现阶段汉部有不少牛羊,可是并非屠宰的季节,牛羊没养膘就杀,实在败家。

  为了让更多的人从极度虚弱中缓过来……,好吧,说白了就是汉部缺女人真的缺到了窘迫的地步,让刘彦显得异常重视,拿出了鲸鱼肉添加到食材。这样一来,那些新过来的奴隶在食谱上,与之战兵的待遇变成了一样。

  当然了,那也仅仅是将养时的待遇,等待身子骨养过来了,该是什么待遇就要用自己的劳动价值去体现。

  “我部是需要众多的女人。”拓跋秀指着那些已经渐渐修复了健康的女子:“将她们赐给有功将士,将士怎么不对夫君感激淋涕。”

  这么说吧,当今年代……乃至于是以后,估计是到近现代之前,女人的社会地位也就只有在女帝(武则天)时代高一些,其余的历史阶段也就是两宋时期妇女的地位存在一些“平等”。不过,那是两宋手工业发达,妇女有自己的收入,再加上官府有意加强妇女地位。

  刘彦其实也不是那么排斥将女子作为赏赐物,他所担忧的是强行结合所产生的一系列后果。

  “以互相看对眼为前提吧。”刘彦一点眼神闪躲都没有,是非常平静地看着一队浑身没有片缕的少女从身边低头走过去:“她们已经足够多的不幸。”

  少女本应该是花季,却是看不到雪白的皮肤,大多是被晒成了小麦色,身上亦是存在各种的疤痕,基本是为鞭痕。

  想要找到符合刘彦审美观的女人其实比较难,毕竟又不是养尊处优的年代,两手不沾阳春水压根不可能,更加别提什么化妆,除非是极度天生丽质,否则也就是那个样子。

  是的,刘彦所见,除了极少的一些少女,大部分就是一层皮包着骨头,可能是因为营养跟不上的关系,少女基本是没有太饱满的胸~脯,一层层的排骨再加上平平的胸,话说……有美感吗?

  “一个月大概购入三百左右的女子,数量略少了。”刘彦看过相关的数据,胡人女子并不少,大多是杂胡:“让那些娘们学会说汉话。”

  拓跋秀性格彪悍,可是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温顺,答应了下来才问:“若是新建立女子村落,依然是归奴奴来管吗?”

  奴奴,是妻子对丈夫的自称,这样的称呼还要一直持续到了南宋被蒙元所灭。

  刘彦只是看一眼满脸期待的拓跋秀,点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双方确定关系,也就是现代人的刘彦才会显得很是“不合时宜”,他可不知道自己那么做,让包括纪昌和田朔在内的一些人忧心忡忡。从某些方面来讲,刘彦不过是在做现代男人都会做的选择,却是迫使纪昌和田朔等人更加急切想要寻找身份尊贵的晋人女子。

  纪昌和田朔也已经有目标了,他们将目光盯向了乐(lào)陵郡的望门崔姓身上。

  是的,崔姓是望门,一直都是。崔姓源于姜姓,始祖传为姜太公,鼻祖为炎帝神农氏。要说起世家传承,崔姓应该算是最为古老的一家之一。

  当然了,纪昌和田朔盯上的崔姓并不是主家,该是其中的一个分支什么的,但依然是望门。

  其实按照纪昌最理想的想法,该是向晋国那边入手,最好是买个司马皇室的贵女什么的。

  没开玩笑,衣冠南渡的司马皇室几乎丢下了一切,可以想象迁移到了南方之后该是穷到什么份上。他们丢下了大片的国土和子民,到了南方也就只剩下一个皇室的名头,皇位还是篡夺而来,等于是得位不正,只能是尽力笼络那些本地的强族与豪强,特别是谢氏与王氏两家,几乎是依靠着两家的支持才能够继续当皇室。

  皇帝做到了司马皇族的份上,皇族的血亲女还真的就是可以买。司马皇室的闺女本来就是被用于笼络长江以南名门望族的工具,只是需要一定的身份地位,更加需要有足够的财帛。可见司马皇族落魄到什么份上。

  司马皇族落不落魄关纪昌屁事。纪昌所想,既然拓跋秀是代国的公主,那从晋国买个公主……好吧,公主不好买,但买个翁主过来撑场面,不算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