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汉部见闻(下)

席卷天下 +A -A

  近千人合在一起,看去就是密密麻麻的一条大长龙,他们踩着纷杂的脚步在缓缓前行。可以看到的是,大概是五十人为一个纵队,会有一个身穿皮甲、手按腰间战刀的人行走在纵队的左侧。

  “当前的两人,该是徐正和吕泰两位汉部的统兵之将。”李总压低着声音:“听闻此二人虽为晋人,却是深得汉部首领信任。”

  李坛自然是有看到骑着高头大马领着少数骑兵走在另一侧的马队,当前的两人穿着一身下黑尚红的战袍,披着黑色的扎甲,身后还别有披风,骑马前行的时候披风飘扬着,看去显得威风凛凛。

  汉部的马队不多,将近三万五的人口也就只整合出不足两百,一般是作为传令兵,也会分配给一些军官充当临时的护卫。

  离得近了的时候,战歌已经停了下来,李坛其实也没有感受到多么强的气势扑来,顶多就是觉得那么多的士兵列队前行有些壮观罢了。

  确实是壮观的,毕竟一个身穿同样款式制服的群体,怎么看都会有一种集体感,再配上精良的装备,军队的模样就算是出来了。

  李坛不由自主地会将那些手持长矛的士卒与身穿轻便扎甲的人相比,最后发现似乎并无太大的可比性。甲士身高全部超过一米八,看着十分的强壮,列队踏步时亦是步伐整齐。长矛兵的升高落差有些大,最高的人一米八乃至于一米九,相对矮一些的是一米六,但基本看不出什么强壮。(该是身高多少尺,荣誉直接写米)

  队伍匆匆而过,停顿在路旁的人静静地观看,是等待部队过去了才有议论声。

  “汉部这是要出兵何处?”

  “未见辎重和民�,瞅着不像是要出兵。”

  “那这般大动干戈……”

  李坛没有加入谈论,他盯着远去的部队,似乎还撇了撇嘴?在他看来,汉部的军队其实也不怎么样,一看就是大部分没有经历过血战,比之李家的壮丁仅是在装备上有优势罢了。

  李忠当然看到了自家少郎君脸上的表情,他暗暗心优,祈祷千万不要因为李坛的性格闹出什么才好。

  汉部选择的栖息地并不算是多么好的地方,要是当地人都清楚一点,越是靠近海边越不适合发展,尤其是在农业上面。

  农业讲究什么?不谈农夫是否进行照料之类,只说风调雨顺一点,海边的风势太大,似乎一年也总有那么几天会有大风,辛辛苦苦栽种的粮食到了大风季节要损失多少?

  另外,海边的土地盐渍化相对严重。当然了,古人可没有“盐渍化”这么专业的名词,他们简单地称呼为“厄地”,也就是不适合栽种。

  继续向着东边前进,可以看到的东西非常多,更加可以看到已经渐渐形成规模的村落。

  “很是奢侈啊……”

  “是啊,夯土墙的茅屋,甚至能够看到石头墙。”

  “每个村落都有篱笆护住。”

  类似的谈论一直在持续,他们印象最深刻的却不是那些,是汉部这边的晋人太多太多了。那些晋人看着不像是奴隶,且不管是什么穿着,看着是有人在现场监督,但奴隶在干活的时候不该是充满了干劲。

  很明显,汉部是要在这个狭隘的半岛地区发展,又似乎是想要在某个什么位置建立城池,远远地可以看到其它道路上有收集石头和土料的马车向一个区域集中。

  建造城池什么的,几乎是想太多了,到来的晋人基本是理解为要建立兵堡之类的防御(警戒性)建筑。

  汉部的晋人,状况有好有坏,要看平时是干得什么活。

  “那边,那边需要栽种更多的桑树!”阿香看着很正常,不像是要疯了的模样。她指着一片空地,吩咐:“要至少八亩!”

  阿香的身边有不少的少妇或是小娘,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然后是一些一看就是干粗活的男人。

  李坛看到阿香的时候愣住了,连迈步都给忘记。

  李忠不小心撞到了李坛,要说些什么却看到自家的少郎君一直盯着一个方向,顺着视线看过去也呆住了。

  穿着普通,可是阿香正在发布指令,确实看着比较显眼。

  “远房嫂子?”李坛看着有意外也有惊喜:“忠叔,我没看错吧?那是嫂子!”

  上一次长广郡的郡守清理郡内的坞堡,使用了卑鄙的手段攻破不少坞堡。很多幸存下来的坞堡吧,其实都是互相之前有那么一些血缘关系,显然李坛的这个李家与李匡的那个李家是亲戚。

  “站住!”小石最讨厌的就是对一些交代不放在心上的人,快步走过去拦下李坛:“找死吗!?”

  李坛突然间的举动吸引了近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原本与之有说有笑的伏伟立刻就是摆出与李坛不认识的模样。

  开什么玩笑嘛!要不是都忌惮汉部,他们又何必眼巴巴地跑过来。再则,过来的家族,要么是期望可以从汉部购买兵器,要么就是真的需要购买食盐,谁会给自己找什么不痛快?

  “那是我的嫂子!”李坛被拦下,总算是有点理智,没再迈步也没有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举动:“请让我过去,或将她请来?”

  小石很是不爽地看着李坛:“有什么事情,回来的时候可以再办。”

  李忠拉了拉李坛,压低了声音:“少郎君……”,本想劝说正事要紧什么的,可偶遇本以为已经死了的亲戚似乎也不是什么闲事?

  “嫂子!”李坛是没有动,但他喊了,惹得小石满脸的不善,可他会在乎吗?他对着将视线转过来的阿香,高声喊:“我啊,睿才啊!”

  阿香视线一直停在喊自己表字的李坛身上,眼眸里先是带着茫然,后面渐渐地清明,但回过神来立刻移开视线,颇为泼辣地喝:“听清楚了?还不做事!”

  长相憨厚的青壮叉手为礼,应了声“诺!”,带着几个同伴就该走了。他们需要从很远的地方移种桑树,那可是关乎到养蚕的大事。

  李坛想迈步,一方面是有小石拦着,还有就是李忠死死地拽住,一脸气急却是无可奈何。

  阿香掺和着众多姐妹的叽叽喳喳中去,她们这个村庄全部都会是女子,她可是作为村长的身份,会带着将近七百多的妇人就是做一些女子会干的活计。

  类似全是女子的村庄会有十个,近乎于是没有亲人,又是单身的女子分了十处安置。会分开安置,是男女混合……老是会发生一些令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情。因为强奸被处死的男人在汉部已经不下于六百,别提那些遭受侵犯后自尽的女子。有些事情并不是说要遏制就能停止,最后搞到没有办法只能是分开生活。

  女子村落养蚕只是其一,还需要种麻,那么就需要有织布,等于是会担负起汉部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

  正是因为这样,也许也有因为阿香曾经当过刘彦侍女,现在还能时不时过去伺候刘彦的因素,田朔在一些事情上是存在优待,比如在选址,还有对一些劳动力的指派上面给予方便。

  “夫人……方才那位好像是……”

  “闭嘴!”

  阿香脸色并不好看,她自然认出李坛来了,但……自活着出了不其城那个地狱,真的是不想再与过去有什么关联。

  “这样蛮好的。”阿香将视线收了回来,看着周边的景色,发丝在被海风吹拂,裙摆也是在半飘着:“姐妹们,动起来了。将麻田清一清,可别留下杂草了。”

  全是妇人的村庄并不算太大,村落也是由刘彦转门派了部队过来修建,主要是希望有士卒能与妇人互相看对眼,看能不能促成良缘。效果是有一些,但十分有限。

  认真的算起来,汉部接近四万的人口,夫妻一户的却是极少极少,大部分都是单身。

  汉部晋人的数量因为有发送号码牌,精确的数字是37871,这个数字还一直在增加,只是女性的数量一直与男性存在巨大的差距,令一些有远见的人感到忧心忡忡。

  …………

  遇到了难题,暂时恢复两更,依然是早上七点半和晚上七点半。请求推荐票依然给力,将这个难关解决,会再次每天三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