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汉部见闻(上)

席卷天下 +A -A

  李家四辆马车装载的东西不是什么奢侈品,三车装包的麦子,一车是装着布。布分麻布和绢布,不过绢布只有少少的五捆,颜色上也仅是分了蓝色、红色、绿色、白色,其中白色布占了两捆。

  三车粮食大概是三千斤左右的麦子。得说一句天大的实话,那已经是秋季收粮之前,李家库存的十五分之一存粮。那一车的布,要是裁剪起来也能做将近六七百人的衣裳,绢布则是专门准备用来献给刘彦本人或家眷。

  当然了,李家可不知道刘彦事先并没有家眷,现在也就是拓跋秀一个未婚妻。事实上绢布在现在的年头属于稀缺物,很少有人会是一身的绢布衣裳,主要是制作内衣。毕竟,麻布太粗糙,与皮肤直接接触的感觉可想而知。

  李坛看汉部的士卒拿利器捅装袋的麦子已经显得火大,看到斗阿竟然要拿战刀去捅布,当即就出声:“那些布里面,有要献给贵部族长的绢布,够胆就捅下去。”

  斗阿可是知晓绢布是什么,要捅下去的动作顿住,扭头看向了一脸怒容的李坛,收起了战刀,扯着嘴角冷笑:“来到汉部的地头,收起脸上不该有的倨傲,可别因为被人看不顺眼徒惹麻烦。”

  “……”李坛听得愣了一下,他已经知道被刁难是为了什么,内心里有些悻悻然,脸上表情调整了一下,却依然是冷着脸。他或许认为冷着脸就不是倨傲?

  斗阿挥了挥手让放行。

  事实上吧,负责看守要道的斗阿这些日子碰上类似的队伍不算少,有胡人,有晋人,大体还是过来的晋人比较多,基本上都是带着礼物。

  “这个李家堡看去富庶啊?”小黑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人,他是斗阿麾下的伍长,与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姓氏:“其余过来的人,能赶上两辆车就算不错了。”

  斗阿却是知道一点,那是小黑不爽李家派来的愣头青竟然没有孝敬。

  胡人过来自然是通报,或是友善,或是谦卑,个别的胡人会给负责看守要道的汉部士卒塞一些好处。

  若说胡人塞好处的比较少,过来拜访却没有孝敬的只有刚刚过去的李坛这一行人,要不其余的晋人队伍多多少少都会给点好处。

  斗阿目光看着正在远去的李坛一群人,嘴角勾了起来:“我有一种感觉,他会惹麻烦,很大的麻烦。咱们就不好要死人的孝敬。若是他们能活着出来,到时候再做计较。”

  小黑“嘿嘿”笑着,应道:“长史想要找周边不开眼的家伙不是什么隐秘。”

  渐行渐远的李坛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头,他看到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能够明显地感受到那些目光里面的恶意。

  “少郎君,咱们……没有给予过路钱。”看着老态的人是李家的管事之一,他叫李忠,很是俗态的一个名字。他刚才会忘记提醒,纯粹就是看汉部的士卒看呆了:“手上的兵器确实精良,个别人身上穿着的皮甲从未见过,却不知是何物。”

  “没给就没给。”李坛深吸了一口气,想起了父亲的一些交代,后面尽管脸色难看却是改口:“还是拿些好处,就算是施舍了。”

  李忠应了声“是”,掉转马头回去了。

  旷野啊,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旷野,然后是遍地的荒凉,能有条路已经显得比较难得。

  李坛年轻,却是可以从所学的知识中得出一些结论,知晓那是汉部的活动踏出来的路,代表着汉部来往的队伍多,且显得频繁。

  靠近海边,风吹来已经能够闻到腥味,李坛等人顺着路继续往前走,过了一个坡地时,看到的是一处篱笆围起来像是驿站的所在。

  的确也是驿站,里面有汉部的人,亦是有一些胡人和晋人,李坛看到了一些熟人,那是周边家族的来人,远远地拱手就算是打过招呼。

  “东西放着。会专门贴上木犊,该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模样看着苍老的老王头,他其实也就是三十二岁罢了。他盯着李坛,指向了另外一边:“将马也牵过去,担忧丢失就留下人。”

  李坛顺着老王头所指的位置看去,那边的马厩确实是有不少的马匹。

  “少郎君,汉部……看着不简单。”李忠需要特别提醒:“为了老主人的大事,少郎君……”

  李坛懂,就是觉得有些憋屈。

  驿站里面的人真的不少,西骞建同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是作为驿站的负责人之一,老王头招待晋人,他负责招待胡人。

  这里算是黄岛区的第一道哨卡,不允许马队进入,然后过来的人有什么货物也是暂时囤放,对谁都没有例外。

  “你们拿着牌子,一个队伍只有一个牌子,丢失的话记得马上补办,否则会寸步难行。”老王头觉得自己说得很清楚,又是交代了一些事项,才说:“你们刚好是第十支队伍,准备一下,与其他人一块过去吧。”

  李坛特意看了一下手里的牌子,上面有看不懂的符文,那是一个墨汁写的“20”。

  驿站内的晋人算上李家就真的是十队,他们没有被要求留下兵器,是在一队身材高大,一路上沉默不语的甲士领路下,走过了坡地,向着东面继续前行。

  得说一句大实话,李坛看到甲士的时候很意外,他能看得出汉部的甲士其实称不得甲士,因为那是一种较为轻便的扎甲。但他注意的不是这个,是那些戴着面甲的汉部士兵无论怎么看都“很统一”,任何动作都给人一种磨子里印出来的感觉一般。

  “汉部的部族武装,以协同高效,作战悍不畏死而闻名。”伏伟与李坛是旧识,但其实不太熟,但现场他就认识李坛一人,下意识就想要多多接触:“看到了吧?”,他指向了远处:“到处都在劳作,建立村庄,整理田地。”

  李坛当然看到了,过了坡地一眼望去,俨然是处处都在建设,给人一种百废待兴的既视感。他其实真的不想看到这一幕,汉部在大肆建设,也说明是真的想要长久待着。这样的事情对于李家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们离汉部太近了。

  整个黄岛区会建立起五十个村落,每个村落基本是六百人以上,现在那些人就是在建设自己的村庄,因为事关己身当然是会比较尽心尽力。

  管理村庄的人直接由刘彦亲自任命,有村长也有保长,村庄管建设,保长却是要组织平时的训练。

  这一伙大概三百来人的队伍走着走却是发现前面的甲士停了下来,甲士在往路边移动,那个由老王头派来看似小厮的家伙,跑着招呼:“让道,让道,部队要过来了!”

  其实远远就能看到了,也能听到阵阵的脚步声,那是一支看去至少千人的部队,他们身穿统一制服手握长矛和圆盾,踩着纷杂的脚步,一杆杆长矛直竖向天看去颇为壮观。

  比较让李坛觉得诧异的不是越来越近的汉部大军,是远远听着好像是在齐声高唱什么,听着煞是有一种雄壮的气息,只是词听着有些奇怪。

  “终军,为武帝收服闽越的那位少年英豪;班定远,是五十骑叱刹西域的大英雄!”跟着一块让到路边的李坛听得入神,他扭头看了看,周边的人也都在倾耳倾听,每个人都听得非常专注,只是大多数人是一脸的茫然。

  也对,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典故,能听懂就怪了,但不妨碍他们听得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