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长广李家

席卷天下 +A -A

  “我们要主动过去?”李坛该说是一个比较年轻英俊的青年。他是李家的嫡长子,本身接收着相对良好的教育,却是因为这样颇有些傲气:“不过是一个新兴的部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父亲何必过多重视。”

  日头正盛,照射到护城沟渠,反射在本土城墙,两个身穿晋人喜爱的宽大衣袖站立在约有二丈的土城墙之上,他们是一个中年一个青年。

  威风在吹,远处麦田里面起了波浪,风势到处,青萌的麦秆一排排地低头。

  不存在什么多余的树木,有的就是提供灌溉的一条笔直的溪水,却是不知道李家为了这一套灌溉所需,动用了多少人力,又花了多少的时间。

  李明之已经四十四岁,他从幼年到这样的年纪,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因为中原局势变幻无常,他当过晋国的子民,经历过汉国(前赵)对晋人的肆意屠宰,又度过了赵国(后赵)相对温和的时期。

  说后赵对待晋人温和,那是在石勒的时候了,当时张宾还活着,尽管羯人残暴,可石勒听从了张宾的建议,相对优待晋人中的士人,或是收税,或是吸纳晋人中的佼佼者为朝廷效力,连带对普通的晋人至少不像现在这么肆意杀戮。

  “年景不一样了。”李明之那双眼眸里有着略略的浑浊,只有历经沧桑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眼神:“羯人对晋人的温和随着扬州之战已经结束……”

  其实,石虎先称帝,在“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的既定规则下,等于是直接与晋国朝廷成为敌对。后来,石虎又在一些文臣的劝说下改称天王,但石虎领导下的赵国与晋国的关系根本没有改善。

  “当今天王登位,从未将我等晋人当做人看。如此,为父才从堂堂的一县县长,成为乡野村夫。”李明之有太多的故事,是年轻气盛的李坛听得觉得不耐烦的故事。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高气傲,可现在根本就容不得晋人存在心高气傲这种情绪:“汉部新兴,若是灭亡在上一次的征讨也便罢了。他们撑了下来,朝廷不会为了汉部大动干戈。要是汉部有派人前往襄国活动,刘彦必然成为新任郡守。”

  都是能猜出来的过程,有太多的胡人都是这么当官的,干掉了弱小的对手,派人前去襄国上表臣服,然后大肆挥金撒帛,不出意外绝对能够达到目的。这也是朝廷控制地方的手段,鼓励地方胡人强族互相残杀,那些人杀得越狠,朝廷就越好统治地方。另一个手段是,一旦要对外用兵,地方上的任何家族都需要出人。两个方法都是“减丁之法”,听闻是出自张宾之谋。

  “不算被杀得鸡犬不留的不其城,汉部已经占领柜县和计斤县,不会再向其余县城动手了。”李明之的目光在坞堡内的各部来回扫视:“汉部解除了外部的威胁,目光必然转到周边。我们离汉部选定的栖息地太近了,只能主动示好。”

  就是这点李坛才不服气的,他们有防御完好的坞堡,有数千的庄户,能集结起一支不弱的武装。过去,他们不止一次遭受到胡人的进攻,屡次都能依靠完善的防御工事支撑下来,从未有一股胡人可以进入到李家的坞堡,李坛相信哪怕是汉部来攻,亦是奈何不得李家。

  “父亲,胡人……不可靠。”李坛那张年轻的脸上还没有续须,他带着深切的怀疑:“我们不与之交恶便可,何必讨好?哪怕是汉部来攻,我们挡下的胡人还少吗?”

  李明之看着自己儿子那朝气蓬勃的脸,内心里不能说没有感概。

  李家有家学,有相对于其他家族来说显得珍贵的典籍。那是李明之在担当县长的时候,利用职务的便利进行私藏的书籍,有四书中的《孟子》,有五经中的《春秋》,虽说都不是完整版本,但世间除了那些千年世家,谁又有完整的版本?

  最让李明之遗憾的是,统治中原的是胡人,不……应该说遗憾统治中原的胡人不惜才和爱才,否则以李家的底蕴培养出来的李坛,无论怎么样都该在官场有容身之地。可惜的是,朝廷(后赵)不会是晋人一展才能的的舞台。

  “按我所说去做便是!”李明之还是在看坞堡的各处:“去了,别将那一脸的傲气挂在脸上。”

  李家的坞堡不小,外围挖有壕沟,壕沟被引来了活水,再配有厚实的夯土墙,土墙并不是直线,是一种有棱角的不规则形状,这就是外围的防御工事。他们显然是经过高人指点,知道有棱角的城墙才能发挥最强的防御效果,至少是防御的一方在弓矢上面会显得更有射界。

  算作内部防御的地方,一排排夯土的房舍连起来,哪怕是外围被攻破,那些连起来的房舍可以充当另一层防御设施。

  哪怕是房舍那一层工事再被攻破,进攻的一方还需要面对李家真正的核心,既是建造成为圆形的土楼。

  土楼看去颇大,它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墙壁厚度达到了一丈,整个土楼只有一个出入口,整个建筑的高度有五层的分布,注意观察可以看到第三层有不少呈现圆形但是狭隘的窗户。

  土楼第三层的那些狭隘孔洞平时是窗户,需要的时候就是箭孔,看去大概就是每三米有一个。

  在土楼的内部,中间是一个很大的露天天井,一层不存在住房,就是用以各种劳作的空间,地下还存在用以存放物资的地窖,顶层有可以晒麦子的平台。顶层平台到了战时,可以安排弓箭手,可以囤积檑木或石头。

  (一整个其实就是现代客家土楼加强版)

  李家的坞堡占地范围不小,里面存在可以耕种的土地,但大部分的田亩其实是在土墙外面。

  现在是夏季了,春天种下的种子已经长成了麦秆,到了秋季的时候,李家坞堡外的农田就该是麦穗垂头,形成一片的金黄。

  “为了能够在秋季有收成……”李明之将视线收回来看着李坛:“怎么也走这一趟啊!”

  是啊,与新兴的汉部交恶对李家没有好处,能够守住坞堡,外面的粮食怎么办?

  就算是不为别的,汉部有在向外出售兵器和食盐,李明之早就动心,只是迟迟不好付之行动。李家这一次不管是为了实际的安全需要,或者是为了能够与汉部交好获取兵器和食盐,都该行动起来。

  为了展现足够诚意,李明之选择派自己的嫡长子李坛前去汉部目前栖身的所在。李坛不会是孤身一人前去,会带上足够的武士,必要的礼物亦是需要拉上几车。

  李家的坞堡离黄岛区真的是略近,李坛是从日出那一刻出发,走到临近中午的时候,远远地就被汉部的人给拦了下来。

  “我等乃李家堡来人,为敬献贵部族长礼物而来。烦请通知贵部主事者。”李坛骑着高头大马,配合身上那身合体的劲装,看着尽显少年英武。

  拦住李家这一伙人的是斗阿(é),他现在已经是什长了,负责把控一处要道。

  李坛带着的人不算多,大概二十来骑,然后是四辆马车,马车上装载有礼物,大概三十来个的武士有些是徒步,有些则是坐在马车之上。

  斗阿扫视了几眼李坛。得说实话,他不喜欢李坛脸上的倨傲,那种表情会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态度上也就显得比较粗鲁。

  “检查一下。”斗阿挥了挥手,颇为厌恶地稍微昂起头,对李坛喝道:“全部下马!”

  陈群搞九品中正制,使人一出生就分三六九等,人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太艰难了。人一出生就命运固定了,那该是何等悲剧?以前是不太搞得懂,但斗阿现在有些略略懂了,对动不动就一脸倨傲的世家子自然没有半分的好感。

  李坛脸上闪过怒容,一想李明之的嘱咐,冷哼一声还是下马了,只是看斗阿的表情非常不善。

  …………

  《弃婿崛起》:富家天下的巨商,和老子拼银子,尔等疯了吗?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