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军队正规化

席卷天下 +A -A

  “你应该站在这里!”阿三长大了嘴巴,露出了泛黄的牙齿,狰狞着脸庞咆哮:“再次犯错,就是五鞭子!”

  被几乎是贴着耳朵大吼的士卒满脸的惶恐,他已经连续两次犯错。

  二百五十人是身穿亚麻衣,一手持着收场,另外一首拿着木盾,赤着脚立在沙滩边上。他们已经连续训练了将近半月,一直是在进行队列地排列和变换。

  各种各样的口令被喊出,士卒根据口令踏步前进或是停下,不同的口令中刺出长矛,又或是将长矛的后端锄在地上斜出去成为一个尖刺的刺猬。

  让长矛兵携带盾是经过研究之后的附属品,显然是刘彦想起了一个叫马其顿的国家就有这样的一支军队,那支军队的来源是佣兵,却能依靠长矛阵这种简单的阵型纵横欧亚两个大陆。

  当然,刘彦也在寻求组建骑兵,但那需要一个过程。

  汉部正式组建军队也就是近半年的事情,虽说晋人士卒们已经上阵打了不少次战斗,可要说正儿八经的训练真的很少,特别是在阵型的操练上面。

  因为组建的时间短,多次又是被迫上战场,军队哪怕是在建制上都比较乱,还是在这一次计斤城战斗结束后,一些士卒被提拔成为基层军官,才算是将该有的“指挥链”给补充完整。

  是的,军队需要士兵和军官,像是伍长、什长这种基础的军官更不能少。如果觉得伍长和什长官职卑微不该重视就大错特错,没有了他们来直接约束士卒,一支军队也就等于没有了协同的基础。

  汉部的军队规模小,哪怕是再小的部队却也要“五脏俱全”,一些敢战之士建立军功,他们成了这一支部队初代的军官。有了军官的框架,军队的建设才算是进入正轨。

  之前刘彦为什么没有将部队的指挥链完整起来?不需要多说的事情吧,没有经过实战检验,没有空闲的时间训练和培训,军官是那么好挑的?

  因为敢打敢拼,阿三向上爬的速度颇快,半年之间爬到了屯长的职位,成了二百五十名袍泽的上司。在他之上的军官其实并不多,毕竟汉部的军队规模真的小,一千的战兵也就是一个曲的建制,官职到了曲长就已经是到头了。

  汉部目前的曲长只有两人,徐正与吕泰,他们虽说是曲长,可是本部的建制并不完整,没人麾下仅有五百战兵。辅兵却是不能被算作正规战力,那是战兵的补充品,亦是服务于战兵的必要存在。

  一千战兵并不是固定的数量,战时的战损消耗,非战时的淘汰制,等于是无论是不是在战争状态都处于残酷的优劣淘汰。

  “谁想吃糠咽菜!谁能大鱼大肉!”阿三有脸庞狰狞的理由,他上一次演练的时候输给了同僚的那一屯,整整吃糠咽菜了三天,其本人更是一再被同僚取笑。他大吼着:“再来一次!”

  海风其实挺大,吹来的时候还会带着浓浓的腥味,满头大汗的晋人士兵却是没有太多的功夫去计较什么海风,更是没有闲暇观看好像挺赏心悦目的风景,只能是听从命令进行移动。

  大部分晋人士卒都是长矛兵,他们需要学的东西看似很少却非常重要。个人武技上来来去去就那么下可以比划,士兵要学的是杀人的技巧,不是好看的舞蹈,什么最实用就是学什么,哪来那么多的花俏。学会了刺、收、挡、抖,就是一直在进行队列的演练。没有太特别的,既是方形长矛阵罢了。

  一个集体是由多人组成,一个人就是一个个体,他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肢体调节能力。想要将集体变得有默契,不会有什么捷径,只有一次又次的演练,让他们哪怕是处于满脑子恍惚,身体都能不由自主地根据指令做出某些反应。

  本来吧,纪昌给予刘彦的建议是,让部族武装参与到普通部队的合练,可是很明显建议是无效的。

  怎么说呢?刘彦是可以向那些系统士兵下达命令,但也仅限于是移动和作战状态,太复杂的指令,例如让系统士兵配合谁,听从谁的命令,类似的指令智商堪忧的系统士兵根本就办不到。

  长久以来,刘彦如果不是不止一次亲临战场,还真的是有一种在玩游戏的感觉。但……真的怪不得他,系统士兵的智商就摆在那里,只能是期望晋升到“城堡时代”会发生一些良好的改变。

  在接下来,刘彦会对晋人士兵的装备再次升级,一切只因为新的城镇中心建好之后,“系统”的逆天能力在灵山岛竟然“变”出了新的金矿、铁矿、石矿。这样一来,只要是劳动力充足,刘彦的资源绝对不会缺。

  得益于一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导致搁浅的巨鲸,刘彦按照自己在络上看过的处理方法,对那头死去仅仅一天的巨鲸展开处理,去除掉不需要的部位,留下了可以利用的东西。

  鲸鱼其实是很好的东西,它可以说浑身是宝,但比较可惜的是刘彦仅仅知道鲸鱼肉怎么处理之后可以吃,骨头可以有什么用途,鲸鱼皮可以怎么利用,对于制作香水、蜡烛,或是其它却是不甚了了。

  “可以摸索一下的。”刘彦不是一个人,有不少人是跟随着一块散步。他扭头看了一眼田朔,说:“慢慢摸索,但是需要特别注意一点,不能随意进行品尝,捣腾的时候记得准备布料捂住口鼻,以防中毒!”

  其实,除了刘彦之外,特别是晋人,对于那头死掉的巨鲸是一种敬畏外加恐惧的态度。

  依稀记得当初,田朔看到巨鲸死在沙滩张口就问了一句:“朝廷的哪位王爵薨了?”

  啥意思?有一句话叫“大鱼死,王侯薨”,也就是一旦海边出现了巨型的鱼死了,国家肯定会死掉一个王侯。

  那个时候刘彦差点一巴掌拍死田朔,要是死一条就会死一个王侯,刘彦不用干其它事情,直接玩命地杀鲸鱼就好了,等待杀得后赵的王侯都死得差不多,取中原就显得容易了吧?

  要不是不懂得怎么利用鲸鱼,刘彦还真的就有心要捕猎这种大鱼,要深切知道这玩意的肉可是巨量,一头就足够数千人好好吃上十天半个月的。

  当然了,实际上是一头约有三十吨的鲸鱼就给刘彦贡献了将近四十八万的食物单位,那个时候他真的有种要脑充血的感觉。

  是四十八万的食物单位,要是依靠栽种粮食,那该是多少亩和多少成熟次数的产量?当时刘彦就决定了,一定要发展捕鲸产业,哪怕是不为吃,不去研究香水、蜡烛啥玩意,就为了增加食物单位!

  远处的喊声传来,刘彦停下脚步看向了沙滩的位置,那里有几个大大小小的士兵方阵,看着是在进行军阵的演练。

  负责操练的吕泰明显是发现了刘彦的这支队伍,得知刘彦在场跑了过来。

  吕泰是十分恭敬地向刘彦行礼,然后又向换上了劲装的拓跋秀行礼,之后才恭敬地说:“君上,可要过去看看将士们?”

  刘彦无视了吕泰那热切期盼的眼神,军队是该重视,但不能无限地惯着。他对军队已经是从优厚待,再表现得特别,极可能让军队变得骄纵。

  吕泰看似有些失望?他重新振作了一下,又请示:“君上,那属下就回去了?”

  刘彦点头,看着吕泰小跑着回去,扭头对纪昌说:“军队的各层军官选拔出来之后,训练有点像模像样了。”

  纪昌乐呵呵地应“是”,他看向了正在操练的士卒,说道:“他们按照屯的建制,每七日会进行一次对抗。君上已经缺席了数次,今次是不是……”

  刘彦还是摇头:“该给的待遇已经给了,没有给的也正在加速建设。”

  纪昌却是没有感到失望,反而是有种欣慰感,只是看到田朔咧着嘴在笑心里有些不以为然。

  对,刘彦这些天表现出来的是比较重视民政,但那又能代表什么,现今天下为乱世,任何民政都是在为军事服务!

  …………

  《我在东瀛种过田》:跟着徐福去种田,探索东瀛人种的神秘起源……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