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非友即敌

席卷天下 +A -A

  求推荐票,拜托!另,81章后面段落改了一下,可去看,不看也无影响。

  ……

  听了刘彦看似霸气(中二)的那句话,有人欣喜有人心优。他也不是单纯表现什么霸气,是太清楚那些人的秉性,只要底线被成功突破了一次,汉部就会变成予求予夺的对象,没完没了各种过份的要求都会接踵而来。

  “我们不会出兵为任何人流血。”刘彦一脸的坚定:“我们只为自己流血!”

  徐正与吕泰对视了一眼,他们将刘彦的态度理解成珍惜士卒性命,不会派出自己的士卒作为别人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去丢到某个艰难的攻坚战场,又或者是被丢下作为断后的棋子。

  作为汉部目前已经有过独立统军作战的两人,他们对于有这样的效忠对象内心的感动无以复加,都能从对方眼眸里看到一种名曰兴奋的情绪。

  乱世,不庸碌无为死于荒野,不被胡人宰掉做成肉脯,有可以发挥所学的地方,再有一个值得效忠的对象,对于武人来说是何等的幸运?

  文职方面的人却是心生忧虑,尽管地理位置不理想,甚至可以说与内陆相比起来简直糟糕,但前一脚他们还在憧憬着可以在上下湾地有什么民政上的建设,后一刻却听闻强大的姚家成了新的威胁。

  田朔两条眉头像是毛毛虫一般的挤动着,脸上的表情纠结到了一定的程度。他频频给纪昌打眼色,意思是让纪昌劝一下刘彦。

  大丈夫嘛,应该能伸能缩,为了长久的未来,暂时忍气吞声一下,是不是应该?

  古有勾践为夫差尝屎……呃,不,是卧薪尝胆,忍人所不能忍,才有三千越甲可吞吴。

  在田朔看来,暂时忍一忍,该派兵就派兵嘛,反正流民那么多,随随便便招够数量,再随随便便操练一下,糊弄一下也就过去了。按照他的理解,姚伊买是面子上过不去,丢两千人过去让出出气,换来汉部的安宁发展,似乎……还是很划算的吧?

  田朔可能没有听清楚,姚家需要部族武装,并且数量不少,对于部队的精锐也有要求,根本不可能随意糊弄。

  流民还真的就不是什么稀缺物,汉部一直有和外部在做奴隶交易,每隔一段时间都能获得一些人口。

  获得的人口并不全部是晋人,杂胡其实是占了其中一定的数量。田朔根据刘彦的安排,杂胡基本是往死里用,不是去挖掘沟渠,便是被安排开山挖矿。对晋人的话,田朔是比较温和,但若说有什么过分的优待则是想太多了。

  本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汉部虽说对待晋人绝对是中原最好的一个势力,但是任何的作为总是需要带来利益。那些晋人到了汉部,该有的劳作不会少,基本是充当伐木工和农夫。比起那些杂胡一来就被丢进某个矿场,可以当伐木工和农夫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君上……”纪昌是经过长久的沉默,经过详细的思考才说:“姚家……我们得罪不起。”

  算起来,刘彦现在得罪不起的人多了去了,后赵那些朝中的重臣有一个算一个,基本没有一个能得罪,但那又怎么样?

  “君上,认为修成侯会为了我们与襄平县公交恶吗?”纪昌要么是用错了词,要么是不知道冉闵与姚戈仲本来关系就恶劣:“君上,我们还是做出一些妥协吧?”

  田朔立刻接着嘴就说:“君上,两千士卒罢了,随随便便从流民中挑选,稍微操练一下……”,他说到这里迎接到了徐正和吕泰不善的目光,又看刘彦表情冰冷,选择闭嘴。

  “财帛上,又或是……拿出姚家感兴趣的?”纪昌极力劝导:“长广郡郡守一职我们志在必得,那……关乎到我们的将来啊,君上。”

  大人物随随便便动动嘴皮子,到了汉部这一边就成了巨大的麻烦。这种现象让刘彦更加渴望可以快点强大起来,也知道必要的时候低头是一件无可奈何的选择,总算是点头。

  “修成侯与襄平县公有间隙,或许这是可以利用的地方。”纪昌早就知道刘彦并非是要投靠冉闵,只是出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的心态。他沉思了一下,才继续说:“朝中的那些大儒贪婪,也能在他们身上多喂些财帛。此等人虽无实权,一张嘴却能……”,说着“呵呵”笑了几句。

  看得出来,纪昌对那些所谓的大儒是一种鄙夷的态度。要说之前,他还真的没有什么资格去鄙视,该说是羡慕又极度那些人可以在庙堂……虽然是胡人的庙堂,但真的是得享高位。

  现在,纪昌服务的对象是大汉主义者,且不管是不是汉人,但就是一个真正的大汉主义者。按照一些常识看来,哪怕刘彦再弱小也能算是正朔,那样纪昌就显得无比的高尚,可以在精神境界上占据制高点。

  “就那么办吧。”刘彦将自己的底线说了一下,最后改变话题:“军中士卒,战兵数量,辅兵数量?”

  这个还是需要纪昌来答:“战兵数量五百二十一人,辅兵数量一千三百零四人。”

  古时候喜欢在兵力讲“号称”,将战兵和辅兵的数量混淆,民�也被算进去,再乘于多少倍,一二十万的实际人数都敢夸大了喊出百万大军的数量。

  “按照君上的要求,战兵数量会增加,从辅兵中挑战敢战优秀者,增加到一千。从前次随军民�中挑选辅兵,维持在两千人。”纪昌比较特别地看了一眼徐正和吕泰,然后将视线转到了刘彦身上:“再有君上的八百部族武装,我部短期内并无太大忧虑。”

  长广郡……要说敌对势力,还真没有能够威胁到汉部的存在,可是刘彦从来都没有小看那些能够结寨自保的豪强和大族。

  这么说吧,拿黄岛区周边来讲,有一家姓李的豪强,他们的嫡系血亲和旁支加起来就有四五百人,依附于李家的庄户超过二千。一个家族罢了,可真的要火拼却能凑出近五六百的武装。

  类似于李家的豪强在长广郡至少二三十个,还有更强的大族。晋人在中原真的不是没人,是他们以家族的形式各自结寨自保,各家与各家之前除非是有血缘关系,不然基本不存在联系。好吧,哪怕是有血缘关系也有联系,但是到了遭受胡人进攻的时候……基本就是闭门自保。

  这么看的话,汉部除了拥有三万多的部民,没有了那层“胡人身份”,表面上看来真不比那些豪强或大族强多少。

  “获得了郡守的职位,君上就可以向他们收税,先让他们习惯我们的存在。”纪昌脸上的表情说着变得有些阴冷:“君上的事业需要更多的人成为助力,东莱书院是其一,各家豪强亦是不乏能人。若他们无法成为助力,还是全部去死较好。”

  刘彦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任何事业都存在分割线,不能成为助力那就是敌人,没有什么中立一说。

  目前对于汉部来讲,投靠的胡人家族不算少,反倒是没有任何的晋人豪强投靠。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就好像汉部去进攻不其城的郡守,晋人也没有任何表现一样。

  汉部需要对周边的豪强展开统治,马上就该对他们进行该有的统治,那么一切将会是以收税作为开始。

  “现在他们就是在观望。我们已经获胜,近期没有敌对势力再次来攻,那些豪强要是不过份愚笨,该猜得出朝廷会对我们进行安抚。”纪昌保持着阴冷的神色:“我们需要先挑出一些识时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