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新的威胁

席卷天下 +A -A

  刘彦有自己的势力了,也有了一些对他效忠的人存在,而这个其实只是开始,一个强大过程的。

  凡事有了就会顺着一个惯性继续发展下去,随着忠于刘彦的人越来越多,述求也会越变越多。

  对于一个新兴的势力来讲,君主的贤明只是必需的一部分。君主敢于用人,能够做出正确的取舍,那不过是一个合格的君主罢了,称不得多么的优秀。

  对于效忠于君主的人来讲,一个优秀的君主还需要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属于自己的血脉,在君主老了死去之后,君主奋斗下来的事业有人可以继承。然后,那帮效忠君主的人,他们的子孙后代也可以继续有效忠的对象,有本事就继续发扬门楣,没本事就借着老子的功勋混吃等死。

  “君上,派出的人手已经归回。”纪昌说的可不是找个身份匹配的晋人主母,他说的是东莱书院那边。他说:“书院没有搬迁,只是未能确定书院几位祭酒以及主讲在不在。”

  从东莱书院获得一些人才是早就确定的策略,但纪昌也说得无比明白,刘彦需要先获得朝廷的官职,要是以一部首领的身份,东莱书院或许会派人过来听从差遣,可别想有太突出的人才。

  刘彦对于东莱书院的好奇心很大,问了又问不出一个所以然,仅仅是知道书院的山长叫宫陶先生。宫陶是不是名字尚在两说,估计也不是,大概是个雅号或是什么的。然后,几个在青州有名的大儒都是那里的主讲,所谓的主讲并不是一直待在书院,只有祭酒才是真正的教书人。

  青州在历史上有出过什么有名的读书人吗?显然还是有的,比如孔家……

  对了,刘彦还真的就专门打探过孔家,诡异的是孔家压根就不存在,可能是南迁又或者是暂时性的隐姓埋名什么的。找不到孔家也就罢了,刘彦也没有打算与孔家有什么纠葛,到了一定的份上,孔家反正会再次出现,然后安然地享受“圣人之家”的地位。

  刘彦登高望远的习惯估计一时半会是绝对改不了了,他们现在的位置是在上湾地的马头山。

  马头山虽说是山,可海拔真的不怎么样,并且这边说起来环境还不错,不像大多数沿海的山满满都是怪石。

  按照参详下来的结果,这里会建立一个馆,说得更明白点就是一个办公的所在。然后,刘彦也需要有一个专门的府邸了。

  刘彦对于住的地方还是很希望可以讲究一下,毕竟有更好的环境,谁愿意往差了住啊?

  再则,以刘彦的身份,不自己建一座还过得去的府邸,汉部该是要被看低。不是开玩笑啊,堂堂一部首领住茅屋,那该是落魄到什么份上!

  另外,像是纪昌、田朔、徐正、吕泰……等等的一些人,怎么彰显身份,没有特别的待遇,又该怎么吸引更多有才能的人投效?

  从马头山的最高处�望,东面是茫茫大海,海风吹来其实还挺凉;西侧是一片看着相对平坦的地形,那里远远地可以看到有人群在忙碌,大多是在进行木材的砍伐,也有在规整地面,毕竟那边是要建立村子来着;北侧就是一半的海面,另一半离得近了像是一块小盆地,有当地人说可以搞什么渔业养殖,再远一些是又是一个山(窟窿山);南边地形与之西侧差不多,但是远远可以看到不错的海滩,是一种沙滩,可不是礁石林立的那种。

  要是在和平年代,搞一片休闲区其实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毕竟有山有水有沙滩,地理位置真的是非常不错。

  刘彦还真的就不知道一点,时间向后推移一千七百多年,这片地方还真的就是寸土寸金的所在,满布着各种会所,沙滩别墅区也在这里盛行。

  不过,现在是战火纷飞的年代,看去就是满目的荒芜,因为是位于海边也不是那么适合作为民居,毕竟现在的房子除了茅屋就是木屋,再好一些就是夯土屋子,风力稍微大一些就该被刮飞或刮塌。

  “不是一个多么好的发展区域……”刘彦其实不喜欢太靠海,夏天也许还行,但是其它季节生活在海边绝对是一种折磨:“分散式的村庄,布局上不能出错。”

  田朔赶紧行礼:“君上,不敢有所疏忽。”

  其实将人口分散了安排也是迫不得已,要是工业自然是能够集中人口,但农业只能是尽可能地人口分散,毕竟地皮就是那么大,更加不是每一亩土地都能种粮食。

  按照纪昌与田朔的布置,现有的三万多人口会被分成五十来个村庄,选出必要的村长之类,再配合上军事管控。然后,村庄再根据地形分配土地,当然是一种官家的拥农模式(合作公社),只有立功了才有资格拥有自己的私田。

  说白了吧,刘彦提出要屯田,就是曹操曾经干过的那种模式,可纪昌与田朔态度很接近,都认为根本不适合集中屯田。为什么?因为他们几乎没有地盘啊!曹操之所以能够大规模的屯田,那是因为曹操至少有一大片属于自己的领地,汉部现在连真正属于自己的领地都没有,算得上是“蜗居”在这一片狭隘的半湾地。

  因为可用耕田不会多,凑在一起屯田就真的不合适,对于农事比较拿手的田朔给出了一个建议,认为分散式的拥农模式不错,农夫农忙时伺候田亩,非农忙就按照纪昌所说,军管操练便是。

  该是怎么发展,刘彦还是觉得多听听几个管事的意见比较好,毕竟他虽然有两千多年的前瞻性,但先进的就未必是合适的,只有符合实情的才是正确的。

  “会有机会的。”纪昌有着充足的信心:“我们已经表现出实力和价值,国族对于外围领地从来不放在眼中,君上谋取长广郡郡守一职……除非有其他大族争夺,否则十拿九稳。”

  长广郡还有什么人可以与刘彦抢夺郡守一职吗?还真别说,肯定是有。所以咯,汉部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旦郡守一职被抢,那很不好意思,到时候可不管什么不能再出风头,该是直接弄死新一任的郡守。

  和平的日子就是惬意,安排种田和开发,对可安排的地皮做出布置,这种安逸的日子是随着王聪从襄国那边回来,才暂时出现变化。

  “什么?姚家让君上出兵两千听从号令?”徐正囔囔:“与我们交战的姚伊买,他是想要借机报复吗?!”

  还真别说,哪怕是姚伊买想报复,汉部又能怎么样,一个是朝中重臣,还是全体羌人的领袖,以姚家的实力和影响力,汉部还真的别想消停。

  纪昌脸上表情阴沉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问道:“是由姚家派人直接提出?过后,姚家可还有什么人前去找张管事?”

  王聪很努力地回忆并确认了一下,说道:“一直是由马信远出面,别无其他姚家人。”

  纪昌听后脸色尽管依然阴沉,可是很明显放松了不少。

  汉部与姚家目前并不在一个等级上,若是姚家想要食盐和武器份额真的没有什么,那本来就是被丢出去的“骨头”,但是要汉部出兵听从号令可真的就是触及了刘彦的底线。

  “我不会出兵,哪怕是出一个兵。”刘彦的脸色亦是非常的阴沉:“不管是什么人,哪怕是石虎,除非我乐意,否则想都别想让我派兵听从号令。”

  …………

  给林冲讲水浒传,给武松讲潘金莲,被公主逆推,告诉赵佶他会被饿死冻死在五国城,一切精彩尽在《大宋说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