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君主无家事

席卷天下 +A -A

  刘彦需要一个身份,于鲜卑那边有一个可以被接受的身份,那么拓跋秀的存在就提供了某种可能性。

  汉人……或者叫晋人,想要发展需要有铁弗的这一层身份,那是被胡人接受成为自己人的前提,要不晋人别想在中原或是北疆拥有什么发展。

  经过与姚伊买的一战,刘彦起到了一层担忧,他很明确地告诉纪昌,自己的身份似乎并不是那么可靠了,因为汉部表现出来的许多东西与晋人几乎没有区别。这个只是其中的一层,另外就是刘彦想要在辽东那边有发展,贸易只是其中的一方面,还有未来可能出现的在沿海发展领地。

  纪昌对于刘彦到底是哪一族其实已经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目前的汉部,几大管事者都是晋人出身,只要保持这种趋势,刘彦哪怕是胡人也无所谓,是晋人……好吧,刘彦一再坚持自己是汉人而不是晋人。刘彦是晋人或是汉人已经成为次要,最为重要的是汉部能够生存下去。

  在沿海地区发展领地?纪昌将这个理解为刘彦想要更大规模地发展水军……或者叫海军。汉部已经享受到了海上的好处,例如因为汉部在海外有岛屿可以栖身,等于是有了一个安全的退路。

  千万不要小看退路的重要性,要是汉部没有在海上有退路,纪昌怎么都不觉得周边的势力会选择罢手,该是进行沟通,然后纠集起来发动更大的进攻。然而,就因为汉部在海上有栖身之地,那些势力很清楚就是战胜汉部也不会获得太大好处,还需要面临没完没了的报复。

  “你们……为什么笑成这样?”拓跋秀女性的直觉在提示着某种危机:“想打我的什么主意?”

  刘彦“咳咳”了几声,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我想接纳你,成为我众多的女人之一。”

  拓跋秀听得一愣,给出的反应却是比较怪:“理所当然的事情。”

  “……”刘彦反倒是有些纳闷了:“你……一直都在笃定这个?”

  “当然!”拓跋秀直截了当地说:“自你提出要与辽东各族交易,我就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幸亏刘彦从来都没有发表类似于嫌弃拓跋秀没身材和没相貌的话,要不脸可就没有地方搁了。他稍微一想就笑了,心想:“好像还真的是足够理所当然,一个外来人想要与辽东各族交易,怎么都需要一个桥梁,拓跋秀就是充当桥梁的存在。只是……这个女人似乎有些聪明过头了?”

  “相信我,兄长也早就有足够多的心理准备。”拓跋秀非常平静地接受现实:“要是我们能够在一次征战中起到一些作用,想必兄长提供的嫁妆会更丰厚的。”

  刘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看看拓跋秀很自然地用上了“我们”的字眼,那是连一个过渡期都不用直接接受了“联合”。

  本来嘛,刘彦和纪昌还以为会需要经过一段艰难的劝说什么的,甚至是要强迫……。好吧,看看拓跋秀的反应是不用了,但刘彦怎么有一种自己“上当了”的错觉?

  拓跋秀又说了许多话,包括怎么与代国取得联系,汉部应该做到一些什么,她最后咬着嘴唇:“你可以集中一些兵器,在两个月内送到代国吗?”

  按照打听到的信息,石斌在大肆纠集人手,最快却是没有半年以上难以做好出征的准备。考虑到大军出征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石斌用半年的时间来纠集部队,需要用两三个月来进行整合,随后还有辎重等等方面的需求,那样一来今年可别想出战塞北了。

  刘彦带着比较复杂的情绪,问道:“多少?”

  “主要是以枪头为主,以及少量的战刀。”拓跋秀嫣然笑着:“两千个枪头,二百把战刀。如果能够提供箭镞就更好了。那些是你给我兄长的聘礼。”

  纪昌赶紧打眼色,胡人婚嫁,聘礼越多,回礼的嫁妆就更多。要是认真算起来,拓跋秀索要的物资真的是挺多的,可能也就是一个开头,后面肯定是还有索取,但汉部要是能够提供,他认为最好还是提供。

  “还有什么,一并说了吧。”刘彦有一种买老婆的既视感,忍着内心的荒谬,又说:“最好一次到位,不然临时准备相当麻烦。”

  “食盐,长久的食盐供应。”拓跋秀理所当然地说:“由我来负责与辽东各族的食盐供应,那是属于我的月例钱。”

  不是土生土长的刘彦明显不太懂什么是月例钱。

  其实,拓跋秀提的那个很实在,现在哪怕是王室也是这么回事。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家庭,夫妻之间的财产根本不存在混淆,有家族的公共财产,有家主的财产,各房妻子也该有自己的一些赚钱渠道。妻子的赚钱渠道就是所谓的月例钱。

  纪昌却是眯了眯眼睛,这个为了获得某种身份便利的主母,似乎非常有主见,好像……是坏事又是好事。他就是不知道自己建议刘彦这么做,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刘彦抱着一种没怎么所谓的态度答应了拓跋秀的……请求?然后纪昌找了个借口离去,像是要特意留下两人独处的机会。

  “你的野心很大,作为我的男人,你也必须要有大的野心。”拓跋秀显得比较强势:“代国的公主不止我一个,想要让兄长重视,还需要我们本身的强大。代国目前有危机,但肯定能够发展起来,先帮兄长度过眼前的危机,日后我们获得的好处肯定更多。”

  得说一句实话,刘彦现在有些懵,他尽管是占据主动,但就没有想过事情不出现波折,成了省略过程,直接有了结果。

  “夫君有野心是好事,却要懂得藏拙,您表现得过于强势了。”拓跋秀似乎没有发现刘彦陷入某种混乱,她是选择离刘彦更近一些,缓缓地说:“可不要再出动大军征讨,做做买卖就挺不错。”

  刘彦真的是有些错乱,瞧瞧,现在女的都那么奔放吗?都还没有正式结婚,夫君的称呼都冒出来了?还是胡人的女人比较直接?对于拓跋秀的意见,他倒是非常认可,现在真的是不适合再有什么大动作。

  必要的、正式的婚礼还是需要有的,但不会是近期,肯定是要等待张石那边有确切的消息传来。

  拓跋秀听刘彦说完,矜持地点头:“自然是由您做主。”

  虽然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但刘彦听了感觉好受了一些。他之所以混乱,是觉得纪昌说的那个铁弗身份会很有用,也知道真的会很有用,因为例子有了太多个,比如刘虎不就是匈奴人的铁弗吗?刘虎就是借着这层身份发展了起来的。

  可能这么说有点奇怪,但……交易达成之后,刘彦与拓跋秀的关系确定下来,纪昌又加紧忙碌了起来。

  纪昌在忙碌什么?他在物色晋人身份的女子,寻找着、思索着,该是什么样的身份能够配得上刘彦,并且是要在刘彦与拓跋秀正式成婚之前,抢先一步先让身份足够尊贵的晋人女子嫁给刘彦!

  “先生这是在玩火。”田朔似乎是担忧,又像是嫉妒:“君上要是知道自己的私事被你这般操作……”

  纪昌看出来了,田朔这是嫉妒,无法掩饰的嫉妒。他看似平淡地说:“君主无家事,与胡人联姻是为了将来可以有个助力。寻找一位高贵的(晋人)女子却是为我等将来,想必……你也希望自己未来的子嗣是效忠君上与(晋人)女子所出吧?”

  …………

  《乱世扬明》:造枪、铸炮、建战舰,从海岛崛起,改变晚明命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